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83章 巅峰相对

第1083章 巅峰相对


  “好。”看到拓跋宏展现出来的强横姿态,轩辕南星非但不惧,反而轰然叫好。

  这隐龙要塞前方便是伯纳三族最jīng锐军团,此后三年不知道会遇到何等残酷征战,伯纳三族必定倾力来攻。如果连拓跋宏都无法战胜,拿什么去与外族强敌抗衡?要塞破,则人类文明危在旦夕,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沉重,没有惊天动地伟力,不足以镇压大敌,不足以守卫疆土。

  成就巅峰仅仅是第一步,轩辕南星今天要奠定无敌之姿,成为一尊人类文明战神,这样才能建立无上信念,无论在自己心中,还是在别人心中,都要做那宇宙乾坤至尊,走出自己的路。

  说句公道话,今时今rì的拓跋宏确实很强,他不断追溯远古jīng灵族起源,已将自己完全熬炼成近似远古jīng灵的存在,更在隐龙要塞禁忌前哨屠戮大敌,以血海洗刷筋骨,增强实力。

  二人交锋正到激烈时,拓跋宏全身腾起炽烈气焰,背后虚空结出无数光纹,好似一种强大的能量回路,按照某种机制组合在一起,竟然引发难以想象神威,附近星空所有游离宇宙能都被抽取过来,点燃这漫天光纹,越来越亮,越来越烈,刺得人双眼生疼。

  远古jīng灵族的魔神回路是对宇宙至理的探寻,可以召唤漫长岁月之中,所有jīng灵族强者散发的jīng神力量,只要是在银河系,无论你身处何地,都能接引来无上神能,灭杀强敌一瞬即可。

  轩辕南星倒吸一口冷气,拓跋宏的威势彻底点燃,狂飙到极处。

  “好强,可惜拓跋宏已经在这条路上迷失。真正强的不是他,而是远古jīng灵族,单单从虚空召唤来的力量,便隐然有了绝世风采。”轩辕南星并未胆怯,心中战意反而快速沸腾,曾经得到的伯纳战神意志已经完全剔除出去,不再存于体内,正是在那时得到升华,更显大魄力。

  随着战意沸腾,封印在源空间zhōng yāng的沉沦之剑兀自发出低鸣。不过,赤道风还在为沉沦之剑凝聚本源,没有个一年半载雕琢不会动用。

  压下沉沦之剑的躁动,轩辕南星身形略微飘高,与拓跋宏召唤来的神秘力量相对,那一道道玄奥难懂光纹已经燃烧到极致,好像虚空中多了一面布满条纹的发光墙壁,令人难以正视。

  “神树庇佑,寂寞花开,时间彼岸,为尊为圣。”虚空中响起轻吟,初时好似很遥远,片刻就刻印在脑海中,令人凭空生出一种清新之感,好似突然进入一座绿意盎然丛林。

  “这,这是神迹吗?”葛老发出惊呼,轩辕南星来到要塞,无视他们这些老人,只觉得此人傲慢无礼,现在看到神迹,却不由得浑身一颤,知道了彼此间差距,这位大帝已然凌驾众生。

  短短片刻,轩辕南星脑后呈现出一圈蓝sè光晕,边缘处郁结浩瀚金光,只要你是星判,只要你能察觉到宇宙能,就知道那浩瀚金光代表着什么。

  宇宙能,海量宇宙能,全部凝聚于一处,于帝尊背后缓缓流转。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谈不上神迹。

  真正让人震惊的是一棵树,一棵璀璨到极点,耀眼到极点的神树。此树刚刚显现,便从附近虚空抽取游离宇宙能,给众星判的感觉简直就是黑洞,而且专门吸收宇宙能,却又那般漂亮。

  不多一会,数十万朵由宇宙能交织而成的金sè花卉纷如雨下,就那样毫不吝啬的降落到隐龙要塞,让隐龙要塞所有执法者和星判得到天大好处,顿时觉得神完气足,全身充满力量。

  当然,拓跋宏和帮助拓跋宏的那几位审判长,是绝对没有资格享用这种好处的。

  兰新蕊正在与教宗对决,猛然间数千朵金花降临,在倩影身前背后飞舞,顿时扫去先前对战所有疲劳,只觉得全身上下力量澎湃,让她喜不自胜。

  教宗微微皱眉,暗忖:“不妙啊!这轩辕南星太sāo包了一些,正在与拓跋宏对战,怎么就敢浪费如此多能量呢?”

  稍稍分心,教宗衣袍被绿sè玄光斩出一道豁口,心中不由得一凛:“不对,轩辕南星依靠的是头顶神树力量。他,他竟然在瓦解某种能量基础,拓跋宏的魔神回路似乎有些不稳。”

  “叮,叮,叮,叮!”

  眼前火花直冒,二人身影互换。

  教宗心神转动间,不知道与兰新蕊碰撞多少次,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异端实在棘手,拓跋宏与轩辕南星被挪出大殿后,二人对战进入白热化阶段,对立封号向来是宿敌,只要将对手的封号徽章拿下,便有机会快速提升实力,还有机会领悟出不凡力量,审判长最多也就十三人……再说轩辕南星和拓跋宏,一个身后结出大量光纹照彻虚空,一个身后绽放出无量金光,更释放出庞大树影,光树冠便将隐龙要塞完全遮蔽进去,很多人抬头只见枝桠投影,却无法观测到树影全貌,令人敬畏。

  树影婆娑,金光如瀑,光看“借势”,轩辕南星强过拓跋宏千倍万倍。

  拓跋宏面孔通红,对方放出来的树影可不仅仅体积庞大,真正厉害的是吸收宇宙能,他身后的光纹竟然暗淡下去三分,能够吸引来的远古jīng灵族力量减少近半,实在是没有天理的事情。

  “你我斗了十多年,是该做个了断了。”轩辕南星说着盘坐下来,双目微闭,双臂在身前沿着玄奥轨迹划动,构筑出黑白光球,之后更让黑白光球融合到一起,一股惊悚级力量形成。

  虚空明暗交替变化,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拓跋宏却感到有一道闪电正向他袭来,这种念头实在古怪,让他条件反shè般向左侧稍稍偏转身体,不曾想真有攻击陨落。

  “咔嚓!”

  雷音滚滚,震耳yù聋。

  拓跋宏瞪大眼睛,只觉得活见鬼了,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感应,甚至没有看到轩辕南星如何动作,为什么会受到袭击,而且这袭击超出理解范畴,仿佛要将空间结构全部绞碎。

  “这是什么招数?”拓跋宏问道,那虚无闪电劲力惊人,更有世所罕见破坏力,仅仅一击便让他半边身体麻木,从远古遗迹挖掘出来的奇妙液晶甲胄发生质的转变,似乎有着崩溃迹象。

  “还未命名,我观宇宙能本源突发灵感,遂在大光明基础上凝结出大黑暗。这应该是最极端的黑暗,可毁天地,可断生机,可摧rì月,可吞万物。让其与大光明组合在一起,似乎更具威力,而且结出了特殊能量法则。”

  轩辕南星面sè淡然,接下来说出了令拓跋宏几乎吐血的话:“从未试过这种能量法则,姑且在你身上尝试一二。待到天下万法归宗rì,便是吾道成就之时。”

  “你居然想走出一条自己的路?通往何方,通往何地?”拓跋宏震惊,他从来没有发自身心的正视过对方,总觉得轩辕南星是凭着运气和一点小聪明成功,可是今天所闻所见,让他全面改观,直觉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这个得到大帝封号的男人心比他大,更拥有大智慧。

  “是要走出自己的路,虽然借鉴颇多,更妄想让联邦职业体系涅槃重生,但是它总归是一条通往绝世的大道,再艰辛也要走下去。”轩辕南星说到这里闭口不言,二人已经站在对立面许久,今时今rì确实要决出一个胜负来,生死各安天命,同时也是各自信念的较量。

  拓跋宏既然能够成为暴君,等若走上联邦权力巅峰,由他来执掌联邦铁幕,未必不会有一个灿烂未来。可是他遇到了轩辕南星,yù开先河做那武修大宗师。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们二人即便今rì不战,rì后也会争锋,而且轩辕南星需要暴君封号,来巩固他的绝对威势。

  轰鸣声又起,虚无之雷攻伐,大黑暗与大光明凝结,代表着一种宇宙极致。整个树影笼罩范围好似要返本还源为宇宙初开之时,种种光怪陆离,种种不可思议,种种玄奥至理蕴藏其间。

  “轩辕南星,我不服,你不会比我强,你为大帝,我亦为暴君,让你知道厉害。”拓跋宏全面爆发,他被压制得太久,心境已经失衡。

  当拓跋宏成为二级星判时,他刚回到家族耀武扬威,却被轩辕南星追得落荒而逃。之后苦苦修炼,本以为可以在封号徽章争夺战中大放异彩,却不曾想又见到宿命大敌,连他的祖父都被击杀,让他心生惧意。

  拓跋宏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惨,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强,却一次又一次落败。在星际舞台上,他才是主角,他才是天下最为杰出的英豪,怎么始终就是不如那个人,这是何等的悲哀?是人生大恨,所以今rì刚刚从前哨折返,便要力证自己最强,是联邦最耀眼的那颗星。

  轩辕南星双手搓动,时而作势yù抱,时而双手叠加,双手仿佛推动两个世界,一黑一白。

  虚空电闪雷鸣,明明什么也没有,却真的给人一种电闪雷鸣的感觉。拓跋宏不停后退,毁灭xìng威能不停陨落,速度比光还要快,封住了一切退路,避无可避,令人发指。

  照此下去,拓跋宏真的会败,而且比往rì落败都要凄惨。他不忿,他不甘,其背后光纹已结出无双烙印,一道道身影好似要挣脱而出,如有一支jīng灵族大军yù降临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