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84章 大寂灭,了无痕

第1084章 大寂灭,了无痕

  “这个拓跋宏简直逆天了,居然从历史长河中召唤来一支幽冥大军。”葛老等人惊悚,心神摇曳,遍体生寒,难以平静。

  此时此刻,从光纹中走出一尊尊顶天立地身影。每一尊身影都仿佛拥有巅峰实力,还有一些飘渺身影刻印魔神回路,其气息竟然与进入异度空间前的审判长相差仿佛,真正的深不可测。

  轩辕南星面无表情,树影摇曳生辉,对面便是远古jīng灵族大军,好多强者脱颖而出,身体越来越凝练,好像真的要从远古走来,威震银河。

  “有趣,jīng灵族逝去数亿年,却仍然有如此浓郁的jīng神力量残留当世。摩根族也好,jīng灵族也罢,尘归尘,土归土,逝去的终究已经逝去,岂容这棺材里的尘灰重现世间?”轩辕南星说着,缓缓睁开双眼,他的双手原本处于微妙状态,正在融合大光明与大黑暗,想不到随着洪亮话音,他的动作戛然而止,左眼光明旋转,右眼黑暗翻滚,气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哼,少装神弄鬼,杀。”拓跋宏得到jīng灵大军之助,重新点燃信心,发出狂傲笑声,用力挥动手臂,背后众远古jīng灵齐齐绽放神威,种种奇妙jīng神力量叠加到一起,向轩辕南星袭去。

  瞬间,轩辕南星置身于猛烈风暴中,到处都是银sè波动,好像无形大手拨动琴弦。冥冥中有股韵律产生,绽放出无穷无量杀机,如同割草机要从身边割过,视联邦大帝审判长如草芥。

  “这些jīng神力量太过腐朽,对我无用。”轩辕南星泰然自若,周遭银sè波动狂舞,待到切割到他的身体,顿时燃烧起来,银sè光焰透着柔和,并不刺眼。

  “jīng神神焰?你的jīng神力量很强,可是又能承受几次攻击?”拓跋宏冷冷笑道,他绝非危言耸听,远古jīng灵族留在世间的jīng神力量确实已经腐朽,正是因为腐朽,才有着超强侵蚀力量。

  “我有我的道,自巍然不动,撼世dú lì。你大可试一试,这些古人的残留意志,是否有能力影响到我的道。”轩辕南星自信而强大,身上淡淡燃烧起来,眉心一缕缕银sè辉光正在搏动。

  “攻击,全力以赴攻击,摧毁此人。”拓跋宏发狂了,死命催动魔神回路,甚至不惜将自身能力献祭,唤醒了一个个jīng灵族强者的残留意志,于隐龙要塞上方虚空显现。

  “哈哈哈,好,正好借用这超然jīng神力量来验证诸多猜想。”轩辕南星放声大笑,洒脱不羁。

  “噌、噌、噌、噌……”

  拓跋宏好似拨动无数银sè琴弦,于jīng神层面发出一声声高亢琴音。只是这琴声并不美妙,而是透发出无穷杀机,仅仅余波就让隐龙要塞好多执法者晕眩,修为不济者更是当场吐血昏死。

  起先种种银sè脉动还有踪迹可循,随着琴声越来越密集,攻击也越发的神秘莫测起来。无形无迹,无sè无相,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镇杀,成为宇宙间一缕残魂。

  “这当是远古jīng灵族镇魂曲,却被你胡乱领悟,倒行逆施,成为一首魔曲。”轩辕南星微微摇头,带着一种惋惜,却并未手下留情。

  能够自行领悟镇魂曲,这个拓跋宏的悟xìng确实不错。

  此人毕竟没有观察过宇宙能本源,不了解能量运转最深邃奥秘,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易。

  正所谓一法通万法,轩辕南星一派宗师气度可不是装出来的,他如今高屋建瓴,看到拓跋宏展现出来的姿态仅生出感慨,并不觉得这是举世无双之法,他在逆推魔神回路,领会其本质。

  除了感慨,也觉得庆幸。

  若不是那么多摩根祭坛毁灭,析出千余种可堪大用能量法则。又有幸目睹二代娜迦神树借宇宙能本源与时间力量对抗,今时今rì能否胜过拓跋宏还不好说。

  也许这便是命运,轩辕南星总能历尽艰辛,压过拓跋宏一头。

  不过,今时今rì的轩辕南星已非压过拓跋宏一头,二人所选择的道路不同,虽然武修之路异常艰辛,但是初始状态便绽放无敌之姿。

  “万物寂灭,乾坤逆转。”轩辕南星双目轮转,一yīn一阳,身上银白sè神焰陡然冲起,火苗腾至四五米高,整个人好似一只人形火炬,照在许多人心中,摒除远古jīng灵意志带来的影响。

  他发宏愿收集三千能量法则,决意踏出一条旷古绝今大道。如今正是风华正茂之时,已隐隐形成一种大气魄,形成一种大格局。

  拓跋宏根本不理解轩辕南星此时的状态,正如夏虫不可以语冰,他们二人格局不同,所修至理不同,并非实力相差悬殊,而是境界天壤之别,其结果便是一方占据压倒xìng优势。

  “咔嚓”一声震响,虚空宇宙颠倒过来,无垠星空化作磨盘,密密麻麻琴弦般银丝轰至轩辕南星身前,尽皆崩溃,化作漫天晶莹,徒增虚妄。

  接下来一个字便可概括,那就是“静”。

  真的很静,心中几yù沉沦,想要享受甜美宁静,想要陷入那无边的寂静之中,安详的睡去。

  很多星判极力反抗,本能的感觉不应睡去,也许一旦睡去就无法醒来,这并非祥和,而是大恐怖,大悲哀。想一想,无声无息失去生命,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活着似乎成为一种奢望。

  轩辕南星再次闭上双眼,神情安详。

  这种安详让刻印魔神回路的远古jīng灵强者为之一震,好像前方不是什么敌人,而是开满山花的故乡,那里有着亲人,有着美好,仿佛回到童年,体会无穷爱意,他们出世征战,不正是要守护这份宁静与平和吗?

  寂静处传来洪音:“汝等已完成大业,心之所向,勇往直前,无我无敌,傲视远古。你们皆是jīng灵族不朽英灵,可歌可泣,可钦可佩,却如何容忍为此人所用?jīng灵族的傲气呢?难道连最后一丝气息也要磨灭?难道在那遥远的天地,就没有值得眷恋的故土?还不归去,更待何时?愿汝等长眠,愿汝等找到逝去的岁月。”

  声音一脉一脉,一波一波,好似宁静海湾的波浪,又好似静谧夜空的星光,形成指引,绘出天路,令魔神回路召唤来的jīng灵族大军顷刻间崩溃,很多强者身影就此安息隐没,十不存三。

  “啊!轩辕南星,我和你拼了。”拓跋宏暴跳如雷,他实在搞不清,为什么费尽苦心,强行接引来的英灵会听对方劝说,丝毫没有前兆的化作烟幕在眼前消失。

  真的难以理解,让拓跋宏既惊又怒。

  “还没有看清彼此间的差距吗?”轩辕南星摇头叹息:“我为帝尊,谁与争锋?这条路已被我舍弃,你却一直想要走到尽头。无奈,你越是想要抓住手中细沙,越是会顺着手指缝向下流淌,舍既是得,得必须舍,有舍有得,无舍无得。真正能傲视古今之人,需留下惠及众生的大业,让这份辉煌永驻人间,而你迷失在力量之中,无法正视自己,更是在迷途越走越远。”

  “哼,信口雌黄,既然没有回头路,今rì当玉石俱焚。”拓跋宏正在做一件事,他将那些不愿回归的jīng灵族强者残存意志全部吞噬入腹。

  在魔神回路影响下,一道道光影向拓跋宏的鼻孔和嘴巴中钻去,不知道有多少jīng神力量叠加到一起,占用了这具身躯,让毛孔渗出血滴,让满头黑发脱落,让身体不停抖动,发生巨变。

  说起来时间长,其实从轩辕南星和拓跋宏进入虚空对战到现在,也不过三两分钟,很多时候话音在jīng神层面传递,几乎一个瞬间便能领会其意,所以并未过去多久。

  不过,这种层次的大战惊心动魄,每一分每一秒都需倾注全副心力。在场的每位星判都觉得已经过去好久,希望赶紧分出胜负,否则他们实在吃不消。

  拓跋宏身体疯狂膨胀,基因正在快速转变。这是一种极端进化,却过于刚猛,他需要找东西来发泄力量,好让心灵平静下来。

  “诸圣与我同在,禁忌力量,宇宙破灭。”随着吼声,一尊已经不似人形的身影冲撞过来。

  “你累了,安息吧!”轩辕南星缓缓说道,双手陡然打出万道光辉,虚无之雷陨落而下,全部都是大黑暗与大光明叠加产物。

  拓跋宏在蓄势过程中,轩辕南星同样在蓄势。这是一次史无前例大碰撞,极致能量掀起浩瀚能量风暴,两种近乎不存于宇宙的威能在较量。

  从远处看去,仿佛两条光龙相撞,随后便是常人绝对想象不到的冲击波,仿佛整个虚空都要炸裂开来,那处贯通前哨基地的虫洞竟然平移出去三米,空间秩序发生变化,隐龙要塞已经将防御壁垒提升到最高等级,却仍然有些吃不消,而这仅仅是二人交战余波。

  待到战场归于平静,光影重新显现出来,轩辕南星盘坐虚空,安然无恙。

  “嘶,拓跋宏呢?”很多人难以置信,强横如拓跋宏居然灰飞烟灭。只有少数几人隐隐洞察到一丝脉络,刚才有一种傲视古今力量降临,那是让人心惊胆战的手段,推演出绝伦大寂灭。

  “寂灭无痕,你还不配与我玉石俱焚。”无情话语于虚空回荡,却道出一种事实,拓跋宏苦苦熬炼登上巅峰,却不配与轩辕南星同归于尽,甚至连击伤大帝的资格都没有。

  那些隐隐感受到大寂灭的人物,比旁人更加疑惑,难道拓跋宏临死一拼,连让轩辕南星受伤的资格都没有?那么岂不是比历届即将归隐的审判长还要强横?又或者大帝身具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