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85章 霸绝于世

第1085章 霸绝于世

  “不可思议,他rì我们再战不迟。”教宗身前忽然展开一座光门,他迈步走了进去。

  刚才拓跋宏与轩辕南星碰撞的一瞬间,教宗和兰新蕊分开,远远观看战果。可是,谁又能想到如此激烈的碰撞,一方居然轻描淡写接下,而另一方则烟消云散,连一道痕迹都未留下。

  这种手段,这种成就,吓坏了教宗。

  轩辕南星高高在上,高得没有半点道理,与他对战让人看不到一丝取胜希望。非是教宗一人内心惶恐不安,其他几名审判长同样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形晃动之间借教宗展开的光门离去。

  这座光门原本是伯纳三族的传送手段,他们一众审判长在前哨基地恶战三年,打杀一位伯纳皇室成员这才将其弄到手,却不曾想最先使用之时,居然是为了摆脱一位“同僚”的威压。

  联邦建立审判长制度,可不想让他们团结起来,而是要让其对立。只有对立,只有将权柄分散开来,才能确保联邦正常运转。说白了,这些审判长就是终极打手,为的是威压那些星判。

  轩辕南星缓缓飘落,重新归坐。

  这时候,从前哨基地回来好多人。毕竟要换防的不止审判长,还有众多星判和执法者,他们错愕的看向前方,感受到大帝无匹威压,不知道谁带头,俯身跪倒在地,黑压压的一大片。

  执法者在前哨只属于基层战斗人员,隐龙要塞防御战规格相当之高,为联邦千年仅见。能够保住xìng命回来便是胜利,要知道很多人永远的留在了前线。连审判长都死伤惨重,更不要说这些基层人员,他们皆是功勋卓著之辈,轩辕南星又怎会与之为难?

  “欢迎你们归来,勇士们!无论审判长层面如何争锋,你们才是联邦的强盛基础,同时也是联邦命脉。”轩辕南星头顶显现出婆娑树影,忽然间降下金sè光雨,好似甘露灌顶,为大战归来勇士洗去满身疲惫。

  “回联邦修养去吧!相信你们会将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技艺传授给身边之人,接下来三年由我和我的同伴守护天龙行省,守护联邦。”轩辕南星猛地起身,高声说道:“凡是敢侵略我联邦疆域的异族,杀无赦。凡是犯我人类文明天威者,杀无赦。凡是本座前方之敌,杀无赦。”

  这声音隆隆作响,顺着前方通道传递出去,穿越虫洞直达战场,在伯纳三族阵营附近回荡。

  “嘶,什么人,敢小视我伯纳三族?”有伯纳大公爵当即作出反应,想要逆转回声,然而却浑身狂震,只觉无边威压笼罩,撼天动地,霸道绝伦。

  “我乃人类审判长,轩辕南星。”声音到时,身影随行。

  就是这么快,轩辕南星已然从隐龙要塞来到虫洞另一面,他没有进入前哨基地,而是笔直向伯纳三族阵营冲去,孤身一人与大军相对,一如既往的疯狂。

  “轩,轩辕南星?”不知道有多少伯纳人听到这个名字时,身体不由得颤抖,这是一个煞神般存在,让伯纳三族高手铭记在心。

  人的名,树的影,若论与伯纳三族作战个人战绩,无人出其左右。轩辕南星便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只要往那里一站,等闲伯纳高手不敢靠近,只有大公爵一级的人物才敢迎战。

  伯纳三族可不知道人类前哨基地正在进行一场大换防,由于三个月来连场恶战,他们损失同样惨重,所以暂时安静下去,并未发动进攻。没有想到,他们这边刚刚安静下去,人类阵营却发生变化,那个让皇帝陛下暴跳如雷,让一支伯纳集团军覆灭的人类男子竟驾临两军阵前。

  “是他,轩辕南星,绝对不会错的,我曾经远远见过此人强大身姿。”有伯纳侯爵瞪大眼珠看向屏幕,情不自禁握紧双手,额头上青筋暴露。

  “安静,不就是一个人类吗?他有什么了不起?瞧把你们吓的。”有大公爵当即藐视,放声说道:“哼,不要忘记我们的战神大人已于昨天赶到,虽然大人登临战神位时间短暂,但是实力绝对有望排在当代战神前六位,作为三位大战神阁下的首徒,杀轩辕南星易如反掌。”

  话音刚落,猛然听到一声炸响。

  “轰隆隆隆!”

  轩辕南星出手了,当即就从高处向下劈出一道璀璨夺目剑光。

  这一剑正是无上绝剑,虽然生命徽章能量尚未恢复完全,仅能展现出近半威力,可是此剑光仍然威震八方,显现出无敌纵横之姿。

  剑光比要塞炮更盛,所到之处伯纳战舰尽皆毁灭破碎,防御工事如同纸糊的一样,脆弱不堪。

  “不好!”伯纳大公爵惊叫一声,背后呈现出黄金罗盘,兀自发出低鸣旋转开来,瞬间释放出超强力场在母舰巨大舰身外叠加。

  数位大公爵一同出手,每人背后呈现出黄金罗盘,浩瀚力场在母舰外叠加,形成一面巨大的深蓝sè宝镜,又似一面厚重盾牌,挡在剑光之前。

  无上绝剑本来极快,可是一路冲杀而至,轰碎数十艘伯纳战舰,有这些障碍物在,给了那些伯纳大公爵准备时间。

  “咚”的一声,如同敲响丧钟。

  伯纳阵营zhōng yāng母舰陷入震荡,能量护罩荡起一片涟漪,随后应声而破。不过,大公爵联手防御确实起到了作用,剑光与深蓝sè宝镜同归于尽。

  “好狂。”伯纳三族高手怒火冲天。

  “尔等来我人类疆域,在这座隐龙要塞之前,欠下一笔笔血债,今rì就由我来讨还。”轩辕南星神情凛然,身体笔直向伯纳三族阵营落去,视三族各种手段为浮云,简直狂得没边了。

  “杀过去,让他饮恨战场。”十几名伯纳公爵yù联手迎战,却被高位者拦了下来,有大公爵冷笑:“稍安勿躁,我方在此地摆开阵势已经三年之久,一直都在布局,岂容一个人类上门撒野?他不来还好,真若靠近大营便是自寻死路,多少暗藏杀机等着他,让他化作宇宙灰烬。”

  “哦?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布置?”公爵们彼此相视,这才认清族中对此地重视程度,连他们都隐瞒,隐龙要塞肯定非比寻常。

  说时迟,刹时快,轩辕南星距离伯纳三族大营已经极近。

  脚下虚空陈列着密密麻麻战舰,有的地方磁光翻滚,有的地方光彩夺目,如果超强感应能力还在,扫上几眼也许便能看清虚实,可是现在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管伯纳三族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都要好好掂量一番,再进一步打乱其部署,为接下来的三年迎得一份余地和胜算。

  “攻击!”

  “攻击!”

  “攻击!”

  同一时间,所有伯纳大公爵下令,伯纳三族阵营中有青蒙蒙亮光聚集,紧接着心底响起阵阵雷音,好像有什么了不起东西即将出世。

  再看密密麻麻战舰之中,那些翻滚的磁光与耀眼光芒腹心处,皆快速伸出黝黑炮口,不等炮光出现,便能察觉到一股恐怖杀机蔓延。

  “反物质能量?”轩辕南星微微皱眉,随即摇了摇头说:“不,不是反物质能量,应当源自某种强大事物,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生机,其来源十分奇异,对于宇宙万事万物构成大劫。”

  瞬间,身影便被炮光湮灭,为了防止轩辕南星逃窜,周遭空间被炮光完全封锁。隐隐感觉到空间结构发生逆转,就算找到空间节点进行传送,也必然徒劳无功,非但不能逃离,反而要被错乱空间序列撕扯成碎片。

  看到炮光奏效,有伯纳大公爵笑道:“哈哈哈,叫你狂,叫你傲,连我方虚实都未掌握,就送上门来,真不是一般的傻。该,活该,原来闯下赫赫威名的轩辕南星也不过是个莽夫。”

  “快看,他怎么没事?”有伯纳人惊呼。

  轩辕南星是莽夫吗?真若是莽夫,哪里活得到今天?

  非但不是莽夫,而且是智者,拥有大智大慧,从隐龙要塞最近三个月情况,算准了伯纳三族同样付出了代价,正是相对薄弱期。如果今时今rì不出手,等到伯纳三族缓解过来,或者是从境内调来更多大军,那么接下来的三年就不好过了。

  所以,该出手时就出手,将伯纳三族的战斗节拍彻底打乱,按照自己的战斗节拍来,才好克敌制胜,从容对阵,甚至形成反攻也不是梦想。

  敢于只身一人前往战场,与整个伯纳三族阵营对阵,所仰仗的无非是他和赤道风重新铸造起来的祭坛。这座祭坛没有别的能力,唯独在反弹威猛攻击上面有着得天独厚优势,堪称神迹。

  遭受万千炮光轰击,轩辕南星连根汗毛都没掉,非但这样他身上衣袍鼓荡,袍袖间生出一股股无匹摄力,竟然将大部分炮光吞掉,此情此景惊呆了所有人,这还是人吗?无法理解。

  伯纳大公爵并未叫停,所以下方炮光更加激烈。

  层层叠叠炮光轰入虚空,只见轩辕南星身上衣袍鼓胀,大袖连挥,威力超绝炮光竟然被无情刷走,没有半点威能泄露而出。

  “怎么可能?”伯纳三族高手尽皆愕然,就连那位寄予很高期望的战神也停住脚步,皱眉看向当空霸绝之人,只觉得神威盖世,凭空形成一种压力。

  “我说过,今rì当血债血偿,杀无赦。”轩辕南星双眼放光,战意沸腾,斗气狂飙,翻手间便把青蒙蒙亮光倒灌下来,却正是先前刷走的超绝炮光,尽数向伯纳阵营轰去,轰鸣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