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93章 皆是无畏

第1093章 皆是无畏


  “不可思议!这尊幽灵古王将一种强大虫族本源保存下来,而且非常完整。”轩辕南星痴迷的透视黑光本质,剥离出大量黑暗能量之后,陷入深深震撼。

  就在这时,战场内外所有人感受到无边战意席卷,好似一场jīng神风暴。心智不坚者,当场跪倒在地,脑海中一片空白。如果他们不能尽快摆脱心灵枷锁,对于rì后晋升将形成巨大阻碍。

  “什么人?”轩辕南星毛骨悚然,只觉得这股气息比手持烈华空殇二门,来自神秘组织的那位老牌巅峰高手还要狂猛三分,实力深厚程度经天纬地,绝对是联邦和伯纳三族疆域少有。

  “唉!本以为可以轻松拿下轩辕南星,都怪摩尔衮不济事,连重创此人都未做到,所以他们提前邀请老师出来,助三族成就旷世大业。”牛王烈尔汗身形暴退,剪刀眼中光sè明灭不定,“好jīng纯的战意。”轩辕南星不得不重视起来,一位拥有无匹战意的战神驾临战场,强大得超出极限,似乎正在燃烧生命,十分可怕。

  伯纳战神本来就是狠角sè,不计代价之下,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这不是战神,而是一尊死神。

  隐隐感受到,在那旺盛战意背后,隐藏着无比虚弱的生命波动。这是要用风烛残年来发挥最后一点余热!一个垂垂老矣、奄奄一息的老战神,为了伯纳三族真的豁出去了,愿献出生命。

  此刻,强大战意进行宣战,非是冲着某一人,而是冲着整个前哨基地而去,层层闸门挡不住战意传递,坐镇隐龙要塞的那些人类联邦高手当即有所感知,伯纳三族对于要塞是志在必得。

  伯纳舰队赶赴战场仍需时间,轩辕南星略微分神后,就将宣战抛诸脑后,他双眼紧紧盯住面前黑光中一缕缕上浮银丝,近距离感受能量波动,不愿错过天赐良机。

  “哇呀呀,气死本王了,两具分身就想拦我?给我破。”烈尔汗全身火气大涨,由人形火炬突然转变为刺眼火柱,随着手腕转动,手中巨剑化作一轮煌煌大rì。

  灼热波动延伸开去,虚空中明明什么都没有,却给人一种岩浆当空的感觉。温度由零下百度持续不断向上狂飙,片刻间就上升到几万度高温,如同靠近恒星,酷热难耐。

  轩辕南星两具分身相视一眼,知道这是烈尔汗决然一击,非同小可。

  “合体!”从两具分身之中,传出清晰意念。大光明与大黑暗忽然融合到一起,在威能彻底爆发之前,黑白身影向烈尔汗的巨剑撞去。

  不光烈尔汗有决然之意,轩辕南星亦然,他早就在两具分身体内留下绝灭指令,关键时刻可以通过合并让两种力量进行对冲。虽然威能扩散仅有几秒钟时间,但是足以给对手带来灾难。

  说白了,分身就是炸弹。

  原本祭坛还在时,也是这样使用分身。现在灌注大黑光和大光明,血能架起一座桥梁,等于点燃导火索,让两种极致能量得以瞬间冲撞,形成毁灭xìng能量cháo汐,对周遭进行无差别轰杀。

  “轰,轰,轰!”

  庞大亮光膨胀开来,与“烈rì”碰撞在一处。

  yīn冷与火热交织,烈尔汗身上时而蒙上一层赤sè,时而又有一层光质拂过,无论赤sè,还是光质,都好像橡皮擦一样,要将画面上的人物抹去,战场中心腾起浓烟,烙铁战甲发出呜咽。

  能量正在形成超大规模cháo汐,周遭一切事物均湮灭其中。

  仅仅这样是杀不死烈尔汗的,光他身上这副战甲便来历不凡。

  相传此甲是白犀族很久以前,一位称之为盖世霸王的强大万年战偶将自身磨砺到极限,眼看着就要达到世上仅有地步,却在最后晋升时功亏一篑,其身躯落入恒星腹地,又炼化了不知多少年,最后残留下来一些金属物质。

  这些金属物质被后世强者打捞上来,历尽千辛万苦铸成战甲,防御无双,火能滔天,为三族排得上名号的强大武力装备。

  果真,光明黑暗分身自爆后,待到余威渐渐散去,烈尔汗仍然屹立原地,除了身上这副战甲暗淡下去几分,他本人则完好无损。

  不过,经过能量cháo汐这么一冲,附近的灼热波动尽皆殒灭,再不复刚才情景,火能结成领域的威猛场面烟消云散,算是除去了敌手部分优势。

  轩辕南星仍在观察银sè光丝脉动,那是一种十分奇异的空间力量,刁钻,圆润,通透,却又透着无边神秘,为上古虫族掌握的空间大道,将其勘破重要异常。

  外界冲击波涌起时,幽灵古王散逸形成的黑光也受到冲击。不过,它好歹擅长防御,急忙将黑光聚拢到一起,显得比先前凝实许多。

  此时此刻的幽灵古王如同一大团果冻,不断运用柔xìng力量抵抗外力,待到冲击减弱时,似乎借此又冲去一些杂质,令轩辕南星惊奇。

  “咦,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偶然,而是自主进化。”真的很吃惊,偶然达到条件和自主进行,那是截然不同两种境界,要不是尚未透析出银sè光丝本质,倒是可以将幽灵古王秉承的虫族意识拘禁过来,好好研究一番。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所以必须抓紧时间探索。

  那边烈尔汗钢铁鼻孔喷出热气,脖子上两排气孔更是抛出废气,大光明和大黑暗叠加,这是从未在宇宙间出现过的力量,融合时爆发出来的威能堪比宇宙初开。可叹,持续时间很短暂。

  真的遗憾,只要威能再持续十秒钟,这身霸王神躯战甲肯定报废。不过,话又说回来,两种极致能量融合,哪里有那么容易?构筑大融合的血能当即便泯灭,那可是众伯纳高手的jīng血。

  轩辕南星本还打算用这部分jīng血浇灌虫王和兽王石像,解开摩根人设下的祭炼封印,让它们在沙场上扬威。可惜,血能实在不禁用,没有虫族那样的种族给你屠杀,就很难维系下去。

  仅仅屹立原地半秒钟,烈尔汗便动了,需趁热打铁,既然两具分身已灭,他必须一鼓作气。

  灭掉三具分身用了两剑,恍如炽热恒星降临,难道就没有损耗?

  这可是凝聚全力的攻击,烈尔汗表面不动如山,心中却惊觉实力正从顶峰走向下坡路,所以他不能有半分迟疑,也许拖个半分钟,力量便会大不如前,至少需要一点时间去恢复,可是巅峰高手相争,争的便是契机,争的便是须臾,一丝一毫误差,最终都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越是站在巅峰的人物,越输不起。生死之争即便能重创敌人,自己也肯定要付出代价,最怕的是境界之间有差距,敌人利用秘术逃脱同归于尽制裁。这个轩辕南星便深不可测,让人好生费解,哪怕将其轰死也要再三确认才能安心。

  烈尔汗鼓起战无不克信念,迈着大步,向前杀去。那团黑光比刚才更加浓郁,似乎正在酝酿某种恐怖风暴。作为白犀人一族的王,已经记不得多少年,自己不曾有过情绪波动,就好像jīng密运转的机械,永远只知道朝着目标去,除非自我封印的那一天到来,否则再无情感回溯。

  然而,在这具冰冷躯壳内,那几近没有知觉的本体,正在滋生负面情绪,好像又回到孱弱的青年时代,好像又回到万年前的战场,无数前辈在身体附近自爆,自己却躲入掩体瑟瑟发抖。

  这记忆已经久远到连自己都忘记,居然慢慢回溯到从前,加深了在心中的烙印。不得不承认幽灵古王很邪xìng,想从jīng神层面引导一场崩溃,让堂堂白犀牛王失去战心!可是,他烈尔汗代表着不凡,已经走出自己的风采,纵横了数千年之久,岂是区区负面情绪就能撼动的?

  猛然间,烈尔汗浑身一颤。

  此时此刻,仿佛回到童年,父母将他强行拖入一具机体,逼着他嵌入那冰冷的营养槽。有生以来第一次痛苦,与那无拘无束的童年形成鲜明反差。

  不知何时,心里蒙上一片yīn影。可是,想要让他们这一族繁衍生息,就必须这样做。他们很孱弱,他们连蠕虫都不如,看上去就是他族一团脑浆,所以必须用强硬的机械外壳捍卫自己。

  他知道,父母是对他好。然而,心中还是不止一次诅咒这种进化机制,梦想着找到其他进化方式,可是这何其艰难?沉入流沙数千载推演,也未能成功。要说此生遗憾,恐怕只有此事。

  “怪物,你是让我眷恋生命,阻挠我向前吗?不,虽然我们白犀人身体脆弱,但是心却是最钢强的。”烈尔汗不愧一代豪杰,在牛角战偶之中称王,他经得起考验,yù击溃眼前的人类男子不败神话,败便是凋零,败便是死亡,即便两败俱伤,亦然。

  外界并不知道,轩辕南星曾经有一次两败俱伤,差点在蛮荒星海死去。

  牛王烈尔汗有着自己的坚持与信念,而轩辕南星作为人类终极守护者,与整个人类文明同呼吸共命运,同样具有无敌信念。双方争的是气数,争的是继续在银河壮大的权力。

  没有孰对孰错,有的只是无畏,烈尔汗再度轰出一**rì,轩辕南星亦无惧无畏,直面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