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94章 空间和时间

第1094章 空间和时间


  四米高雄壮身躯宛如一座巍峨大山,笔直轰向前方。然而,就在前方,烈尔汗首先要突破的是幽灵古王身体形成的黑sè“果冻”。

  轩辕南星的源能力以黑暗能量为本,可以毫不费力的进入古王身体,甚至让古王产生一种虚幻满足,因为这个生命身上散发着诱人波动,省得它恢复身体后,再费力去吞噬了。

  幽灵古王智慧不高,只按本能行事。它不知道这个进入自己身体的生物极度危险,除了正在妙悟保存在体内的虫族空间法则本源,更是用它来做护甲,起到一层缓冲作用,抵抗外敌。

  烈尔汗爆发出冲天光焰,单是他身上这副战甲便蕴藏庞大火能,恰好是黑暗能量克星,前方黑sè果冻抖动起来,幽灵古王感受到绝大危机降临,再不做点什么,肯定会被这股能量湮灭。

  攻击越来越近,轩辕南星非但不惧,反而变得极为兴奋。

  因为受到外界杀意刺激,幽灵古王强行调转体内空间属xìng能量,先前剥离黑暗能量才能看到的银sè光丝呈井喷状态,快速凝为光带,飘忽不定,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美感。

  “原来如此,主要就在一个飘字上,制造空间液泡,利用自然形成的空间纹理,进行一系列变量转移,虫族真了不起,在万古前就已经达到如此造诣。”轩辕南星赞叹不已,终于探索出幽灵古王体内潜藏的本源空间属xìng,收获不菲。

  点点滴滴萦绕心头,对于空间法则的理解更上一层楼。空间法则之中也有区分,为了武修士体系崛起,高端力量越多,潜力也就越大。这便是根基,rì后辉煌全要靠它。

  “轰”的一声巨响,心头狂颤,烈尔汗以不可思议速度杀到。

  这一刻危险万分,热力在虚空扩散,好似展开一层朦朦胧胧大气层。威能快速凝聚着,全部融入到接下来的一剑。灿烂,宏大,神秘,庄严,就连轩辕南星古井无波心中,都掀起一丝微澜,那双看遍能量法则的眼中映出红光,而且红光正在迅速扩大,仿佛要将瞳孔吞没。

  烈尔汗全身光芒四shè,他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勇往直前。与此同时,幽灵古王释放出大量银光,在身前交织出一面巨大银盘,并以最快速度将崩溃开来的身体强行收缩成五米直径大小,借着空间属xìng逃遁。

  轩辕南星暗自摇头,看出幽灵古王逃不出这一剑,最多拖延半秒钟,仅此而已。

  昏红笼罩,瞬间突破银盘。不过,却也因为银盘的存在,使这一剑剧烈颤动起来,从而导致剑速骤然下降,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微微凝滞。

  如果没有意外,下一刻将是毁灭。

  烈尔汗笃定自己会胜,方泽再次握紧拳头,穆小邪皱起眉头,兰新蕊头顶显现树影,却哪里来得及救援?轩辕南星并未进行防御,是他轻敌,还是另有算计?

  剑光宛如昏红大rì,掀起一幕末rì奇景,要将黑光全部泯灭。

  幽灵古王在jīng神层面发出一声尖锐刺耳咆哮,各种负面情绪开始叠加,非是冲着敌人,而是冲着它自己。曾经融入体内的那些信息片段,正在重新经历死亡。正是因为死过一次,才不愿意再次灭亡。那种漫长岁月的折磨,那种虚无缥缈的空寂,对它们这一族堪称绝世大恐怖。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负面能量生物也是生物,具有一定的生物特xìng,最直接体现便是较高级幽灵也怕死,它们对灭亡有着一种深度恐惧,不愿意再度回归寂灭状态,那是一种残酷刑罚。

  如果烈尔汗这一剑没有殒灭其本源的威力还好些,最多破碎百年就能恢复过来,勉强承受得起。可是,这一剑的威能超出幽灵古王承受范畴,隐隐有着湮灭本源的特xìng,已经不是靠恢复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真的破碎殒灭,从此不存。即便有一天复原,也要以十万年计算。

  此刻,幽灵古王以一种近乎自残的方式,将种种负面jīng神波动作用在自己身上,就好像重新经历千百次死亡那样,猛然向外爆发出排山倒海jīng神风暴。

  轩辕南星谨守意志,不受外界干扰。

  尽管jīng神风暴强横,却无法真正动摇烈尔汗的战心,昏红大剑仍然向前席卷,甚至比刚才还要快上一线,带着一抹惊人残光,就要将前方所有物质和能量绞碎。

  千钧一发之际,幽灵古王身体突然换了一种气息,那是史无前例的暴烈,那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气,它化身一只虫,一只银光闪耀巨虫,带着极为浓厚母皇气机,俯视银河。

  “果然如此,本源之中蛰伏着一段残念,堪比大圣尊王虫母皇昊风。不,似乎比母皇昊风还要强大许多,是一尊先天没有受过损伤的超级母皇,绝天绝地,阻断银河。虫族,真的超出想象极限,不知道它们如今在何方,是否已经绝灭,否则将成大患。”轩辕南星喃喃自语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烈尔汗看着银灿灿虫影,亦感到吃惊。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一剑势大力沉,凝聚着全部力量,不是想收就能收回的。再者说,也没有必要收回,无论幽灵古王变成什么样子,始终是一只形体被震散的畜生。

  在烈尔汗眼中,摩尔衮战死,做下的唯一对这场战斗有帮助的事情便是幽灵古王破碎,并未给他造成太多麻烦。如果连区区一只形体崩溃幽灵古王都不能轰杀,他有什么资格做牛王?

  勇往直前,无畏无惧,果断狠辣,决战生死。

  剑光到,银光尽皆破碎。纵然虫影拥有唯我独尊气息,却仅是一尊虫影,强大也有限。

  轩辕南星默然盘坐,一丝丝银光擦过他的面庞,随即扩散形成一道道微弱涟漪,他好似木雕泥塑一般,仍然不为所动,并未发力抵御。

  这一刻不能动,只要一动,就会破坏幽灵古王好不容易唤醒的母皇残念,这等若幽灵古王的杀手锏,是在豁出一切拼命,未必没有机会避开昏红大rì绞杀。

  “嘭!”

  虚空传递着闷响,烈尔汗这一剑比yīn阳分身自爆更加狂猛,掀起能量cháo汐向外冲击,在虚空形成一圈极为明亮的浩大光晕。伯纳三族阵营亦受到波及,也不知道多少残破飞船被冲击波推开,引发一系列连锁碰撞,逼得一些完好舰船逃窜。

  隐龙要塞前哨基地展开能量护罩,倾力抵抗能量浪cháo冲刷。

  这场能量cháo汐掺杂着大量火能,炽热而浑厚,席卷到近前时让人感到一阵窒息,基地前方很多防御工事开始熔化。随着能量cháo汐冲压,防御工事变成另一副模样,很多厚重装甲墙上坑坑洼洼,斑驳不堪,犹如经历亿万年风雨洗刷。

  如此威势,宛如小型超新星爆发,幽灵古王在耗尽所有银光后,割舍掉一大半浓郁黑暗能量向远方遁去。它已连幽灵王都算不上,估计在意识中,对人型生物产生了极端恐惧。

  轩辕南星好整以暇站在原地,火光点燃黑暗能量,正在身前熊熊燃烧。

  烈尔汗停住身体,手臂不由自主颤抖,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剑居然连对方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这超出他的预计。

  “你早就预料到,那幽灵古王有能力挡住我这一击?”jīng神层面传来的话音有些苦涩,全力发出的一击成了过眼云烟,甚至被敌人蔑视,他烈尔汗也体会到摩尔衮死亡前的那种无奈了。

  “不,你很强,我只是抓紧时间感悟空间能量法则。你并未败在我手中,而是败给远古时代虫族母皇手中。出乎意料的是,这种空间法则还在估量之上,远远超出预期,如果能够模拟出来,当可独步天下。”轩辕南星目光深沉,身形随着意识在动,背后呈现出一片神秘幽蓝。

  “想要轻易干掉本王?做梦。”烈尔汗咆哮,战斗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不管对方有没有把他放在眼中,取得胜利才是王道。

  烈尔汗晃动身躯,霸王神躯战甲重新冒出火光,他不顾一切疯狂的催动能量,似乎想将这具机体能量榨干,即便真的会死,也要重创大敌。

  蓦地,一缕缕幽蓝垂落。

  每一缕幽蓝都如山岳般沉重,如海洋般浩瀚,时间仿佛凝固。

  不等烈尔汗看清幽蓝是何种力量,轩辕南星已经旋身后撤,竟不愿意沾染一丝幽蓝,全凭金灿灿宇宙能充当闸门进行宣泄。

  “时间,你居然……”烈尔汗瞪大眼睛,这才知道轩辕南星为什么敢孤身一人迎战整个伯纳三族阵营,那是宇宙间最为神秘的力量,任何人沾染少许,都会成为一段枯骨。

  “轰”的一声,烙铁战甲破碎,火能开始龟缩。

  紧接着,雄壮身躯慢慢倒下,一丝丝幽蓝穿透机体,让其本体迅速衰老,化作飞灰。

  这世间除了寿命悠久的二代娜迦神树,又有哪个生命能逃脱时间法则审判?轩辕南星深知时间之熵用一点少一点。可是,他并不后悔,就算引来伯纳三族更为强力人物,也仅仅是武修道路上的少许障碍,没有这等举世罕见熬炼,何以傲视群雄?何以建立未来数万载的辉煌?

  就在烈尔汗倒下之际,那艘伯纳旗舰上,孤零零坟墓传来一丝悸动,突然有剑光斩出,将大墓劈成两半,走出一尊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