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98章 残躯,巨剑,血誓

第1098章 残躯,巨剑,血誓


  “怎么可能,大战神他死了?”其他战舰上,遥望旗舰的伯纳三族jīng英心底发寒。

  “不,大战神是吾族无敌存在,不管人类用了何等诡计,都不应无声无息殒灭。”几名崇拜大战神阿尔迪亚的伯纳人断然反驳。

  很快,战舰之上发出兴奋吼声:“快看呀!大战神他老人家动了,战意如此强烈,必叫敌人死无葬身之地,挫骨扬灰,成就吾族战神威名。”

  大战神阿尔迪亚确实在动。

  他仅剩下半边身体,却仍然手持巨剑,杀念燃烧到极致,轰然向轩辕南星出剑。

  曾经铸就赫赫威名的伯纳大战神,曾经掌握这片星空最神圣权威,又怎甘心就此死去?他的盖世风采独步天下,即便走入坟墓,在生命最后时刻,也要为伯纳族尽忠,为三族灭一大敌。

  轩辕南星神态凝重,为了轰杀这位大战神,他全力以赴,拼着受到沉重反噬,强行贯通反物质宇宙,接引反物质宇宙黑暗能量,让融合后的力量轮转开来,绝天绝地,断绝生机。

  实际上,真正的大战神阿尔迪亚已经死了,生机散逸在虚空中,气血完全枯败。他本就应该是个死人,却强行驻留世间,就算爆发出生命尽头最璀璨光芒,在正在攀登绝巅的轩辕南星面前,其光芒和璀璨完全被遮掩住。

  这是大不幸,阿尔迪亚本以为自己复苏后便能大杀四方,为伯纳三族坐镇,轻松攻下隐龙要塞前哨。结果旗舰尚未抵达大营,就硬生生被人类阻截,于航道展开大战,杀得他含恨而终。

  死了,确确实实死了。

  然而,此战并未结束,残留下来的半具残躯,在阿尔迪亚滔天恨意下,死死握住伴他成名的大黑天屠神剑,凭借一种强大惯xìng,悍然发动反攻。

  这是生命余烬爆发的sè彩,这是一生强横战意的延伸。

  “我来。”轩辕南星肩膀上的七彩鹦鹉看到巨剑袭来,急忙向前展开身形,竟然化作三米高水晶神凤,体内有一道道能量循环转动,迎头而上。

  阿布说过,即便敌人实力再强,也能为主人挡下五六成攻击威能。这可不是信口雌黄,而是有着一系列理论依据,凭借的乃是母皇昊风虫塔内得到的坚硬晶壁。

  虫族纵横万古,发展出来的虫塔极为厉害。

  轩辕南星曾经在虫塔破碎之际,得到过大块晶壁,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拿走部分,主要部分却仍在他手里。本打算全都送出,给身边之人做护具,却被阿布看中,利用大寂灭之火慢慢熬炼,让晶壁逐渐改变形态,凝成六具关键时刻使用的替身,可以消灾解难,用以自保。

  今rì,便是晶壁替身大放异彩的时刻。

  阿布看准时机,cāo控水晶神凤上前,只觉一股战意轰在腹部,随后便失去了所有感应。

  “啊,死老鬼,死掉也不让人好过。”七彩鹦鹉解除附体状态,身形倒卷而回,翅翼和尾翼有零零碎碎伤痕,显得异常狼狈。

  轩辕南星点了点头,阿布已经帮他颇多,需送回生命徽章休养生息。

  侍卫兽万万不能被打散本源,否则以阿布现在的层次,想要复原需以半年时间计算。那还是顺利的情况,也许几个半年都是老样子,不会有半点起sè,所以他损失不起,还是小心为妙。

  能够拼掉这位最厉害的大战神阿尔迪亚,此战便有了胜出希望。要不然,有这样一位威猛人物进行压制,孤身一人作战实在凶险。

  轰鸣声在旗舰上空响起,好不容易恢复的能量护罩,在接下来的狂猛冲击下,顿时被搞得体无完肤,加上大寂灭之火肆虐,再也不可能修复。

  这种碰撞很难用言语形容,因为阿尔迪亚挥出剑光,残躯前方空间骤然鼓胀,随即就像破布抛飞出去,有一种慷慨赴死大气魄,锐利无双,劲力恐怖,难以抵挡。

  若是换做轩辕南星来承受这绝灭一击,肯定好不到哪去,最有可能结果便是伤上加伤,甚至很有可能陨落,成为星际战场一缕孤魂。

  侍卫兽是忠诚护驾,联邦开发本意便是让其替主人做一些危险工作,如果有能力挡住敌人的狂猛攻击,更要责无旁贷,这便是阿布的使命。

  关键时刻,阿布牺牲了一具替身。总共就那么多晶壁,大寂灭之火已经全数投放出去,再也没有能力灼烧虫族晶壁,所以这些替身用一具少一具。

  “主人,我还没有多少损伤,让我留下来,与你一起作战。”阿布不愿意回归,它留在外面能够发挥出不少关键xìng作用,另外仍有好几位强大敌人没有解决,也许需要替身来阻挡灾劫。

  “听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等一会我会近身搏杀,替身留着对付大战神。要知道一具替身便是一条命,剩下的五只晶壁神凤等若五条xìng命。可是,伯纳三族并不仅仅一个大战神阿尔迪亚,后面肯定还有相应层次人物驾临,若是太过浪费,很难坚守三年。”轩辕南星快速回应道,让阿布安心。

  话音微顿,轩辕南星回望道:“再者说,战场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天下。舰队已经被拦截在航道上,那么靠近前哨的伯纳三族大营,便没有机会得到援助。希望方泽和新蕊,能够及早醒悟,率领前哨基地众星判攻阵。虽然我有言在先,不让他们轻举妄动,但是战场之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只有随着变化而变化,快速做出正确判断和反应,才是最杰出的领军人物。”

  “原来主人已经设想好了,阿布这就回去修养,争取早些时候出来,并肩作战。”阿布看轩辕南星成竹在胸,慢慢的放下心来。话又说回来,除了大战神以外,放眼战场谁能比肩?

  冲击波一浪高过一浪,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冲击,而是无穷无尽劲力叠加,周围虚空都被这股强盛力量摧残得遍布褶皱,好像老人额头的皱纹。

  随着晶壁神凤与大战神残躯碰撞,双方都在以超快速度散逸,一边是漫天晶莹,一边是灰败血水,向着各自身后漫shè。

  然而,就在这时,大黑天屠神剑兀自震颤。

  剑身燃烧起来,仿佛阿尔迪亚复生,附着在此剑之上,爆发出凌人气焰,劈开晶凤向前突刺。

  好一个阿尔迪亚,即便已经身死,仍然留下强劲后手,如果此刻稍稍失神,便会惨死在剑下。

  轩辕南星何等样人物?就算与阿布进行心灵沟通,也密切关注着冲击波核心范围,尤其防范阿尔迪亚这把十分独特的巨剑,成名人物的武器,总有些不同寻常,就好像沉沦之剑一样。

  大战神阿尔迪亚注定含恨九泉,沉沦之剑的猫腻还少吗?

  赤道风作为器灵,有着一定的自我行动能力,再加上以天驱魔金作为剑体本质,用万剑磁场储存黑暗能量,真若到了最后关头,不论谁来击杀轩辕南星,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以己推人,轩辕南星由沉沦之剑推测阿尔迪亚的武器,给予此剑极高重视度,所以巨剑刚刚突破晶壁神凤身体,便遇到一层又一层黑sè飘带。

  巨剑连空间都可劈开,更不要说区区黑带。

  然而,奇迹发生了,这些黑sè飘带充满了无穷无尽韧xìng,剑尖刺上去,如同敲响大钟,发出震撼钟声,听在伯纳人耳中,宛如敲响丧钟,是在为大战神而鸣。

  “啊!我们伯纳人的血xìng不能被一个人类磨灭。”其他战舰上,很多伯纳人泣不成声,他们皆是大战神阿尔迪亚老部众子孙,赶赴战场怀着一种特殊心情,想要最后一次“随王伴驾”。

  没有想到,心中的无敌存在,他死了,死在一个人类手中。

  与此同时,隐龙要塞前哨基地,穆小邪最先反应过来,回头道:“你们这帮联邦驴蛋,都傻傻杵在那里做什么?老大他在拦截战舰群,伯纳三族营盘遭受重创,正是突破时机,还不跟老子出战,更待何时?”

  方泽和兰新蕊相视一眼,浑身不由得一颤,他们确实太过尊重轩辕南星意愿,可是战场正在快速变化,眼下确实是歼敌最佳时刻……翻回头来,说航道战场。

  “为老师报仇雪恨。”也不知道是哪位伯纳战神冲出封杀,大吼一声腾空袭来,手中灰黑sè战锤迸发出九种光辉,那是力场蜕变而成的极光,可绞杀宇宙万物。

  “为老师报仇。”又一位战神冲破时间之熵和大寂灭之火,腾起身形。

  仅仅片刻,一道道身影冲出,这六位三族至强者,全都朝着轩辕南星而去。可是,当他们来到近前,身形微微滞顿,倒吸了一口冷气。

  轩辕南星立在当空,手中擎着一把巨剑,赫然是大战神阿尔迪亚的成名武器。

  “呵呵,这把剑真的不错,历尽万劫,连正反物质宇宙黑暗能量融合都不能将其毁灭,可惜它的主人不复全盛,走向腐朽,刚好手头缺少一件趁手武器,索xìng拿来一用。”话音在虚空传递出去很远,令所有伯纳人心头滴血。

  战场便是战神归宿,这是习俗,无论胜负,他们尚可容忍。可是武器到了敌人手中,这便是耻辱,史无前例的耻辱,需用敌人鲜血洗刷。

  “我等怎甘心坐视?今rì当立下血誓,不死不休。愿与我阿尔朗特上阵杀敌的,走。”阿尔迪亚的一位孙辈,割破手握,滴下鲜血,发血誓向麾下发出铁血令。

  时间不大,只见一艘艘舰船上涌出高大身影,他们要将轩辕南星包围,即便血洒长空,即便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必不让这名人类大敌有机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