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146章 大琴族武器

第1146章 大琴族武器


  “啊!我的宝库,就这样破碎了吗?”

  库多利看到法盘上展现出来的情景,狂叫:“大哥,求求你给小弟留点家底好不好?穷人的rì子不好过,尤其在我们黑海,以后招募船员需要财物,还要补给,购买武器,顺便为船员提升装备,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需要船长负责。”

  “放心,凡是质地过硬宝物,大半都能保存下来,就算要毁灭,也要先毁灭这三人。”轩辕南星已经起身,稍稍向后退去。

  圣尊棺椁气机玄妙,若非与虫cháo之主隔空一击,以轩辕南星等人现在的实力,想要进入墓室谈何容易?即便依托大墓力量,施展出天罗地网,对断层空间进行调整,却仍然不可靠近。

  “什么呀!要靠宝物自身质地挺过绞杀?那不是损失惨重?”库多利身形晃了晃,一脸凄苦的望过来,哪里还有心情执着于找那三人报仇?他更加关心自己能保住多少家当,如果轩辕南星早些说明,就算放过敌人,他也绝对不会激活天罗地网。

  此刻,天罗地网已成,除非圣尊驾临,否则谁也不能令其停止。

  整个断层空间发出轰鸣,震耳yù聋,如同末rì降临。那些空间裂痕,以及空间结构很不稳定的地方,顷刻间连接到一起,交织成一张大网,并且快速扭曲变形,向宝库方向飞速飘去。

  圣尊墓随之喷shè出一道恢弘光柱,镇压四方空间波动,抵消空间覆灭灾劫。

  由于轩辕南星参透了墓室烙印,从中起到重要作用,所以断层空间正在经历一场去芜存菁的剧烈变化,空间近乎缩减一半,舍弃那些破碎部分,却完全稳定下来,不再动荡不安。去掉所有安全隐患,令人大呼神奇。

  天罗地网应运而生,将断层空间所有危机凝聚到一地,当即宝库方位碎裂开来。

  远远看去,好像打碎了jīng致琉璃盏,千片万片光彩飞散,宝库外围毁灭得相当彻底,且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让库多利感到心头都在滴血,再也不愿意盯住法盘观看。

  “既然不愿观看,就一同出去吧!身在墓室,透着股压抑,还是外面景象宜人。”轩辕南星说着向墓室外飞去,大蛤蟆和蟹壳巨人同时打了个激灵。害怕再吃苦头,连滚带爬往外挤。

  “呜呜呜,不看也好,免得揪心。”库多利擦了擦泪光,那法盘展现情景真实无比,连宝库内部轰然巨响都传递过来,响在耳畔。此刻已经不是心头滴血那样简单,而是在心头剜肉!

  离开墓室,顿觉清爽不少。

  只见焦土中伸出嫩芽。各种幸存鸟类叽叽喳喳,此间生物受到圣尊墓滋养,正在用最短时间恢复生机,相信用不了多久,又是一派园林景观。

  “怎么?心情不好?”轩辕南星飘到一根断木上,回身问道。

  “心情好才怪呢!你试一试,祖先留下的大半家当就这般轻易毁去,我敢说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不好受。”库多利跳到断木上来,与轩辕南星并肩而立。

  “确实。换做是我也会觉得异常心痛的。”轩辕南星笑道:“不过。经历这次变故应该使你稳重不少,不妨设想一下。若是把命赔进去,就算留下全部宝物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你应觉得庆幸,振作起来,整饬此船,扬帆远航,去品味人生的波澜壮阔,而不该躲在这里哭鼻子。”

  “谁,谁哭鼻子了?”库多利感觉心头一暖,自从两位至亲兄长故去,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过他,今天听到一句劝慰之言,顿时觉得亲切异常,失去大半家当的悲观情绪缓和了几分。

  “轰!”

  远处空间一荡,向内急速收缩,轩辕南星察觉有异,惊道:“不好,宝库之中有变故,一股庞大力量正在升起,准备接战。”

  “什么?天罗地网也困不住他们?”库多利急忙收敛情绪,挥动手臂召唤神船响应,他毕竟是此间主人,有着极高权限,纵然圣尊墓陷入力量低谷期,还有其他手段可以动用,再加上蟹壳巨人与大蛤蟆的实力,未必没有屠杀敌人的机会。

  “不要急!那股力量暂时还挣脱不出,我们有充足时间做布置。”轩辕南星招来法盘,注视宝库之中一举一动,叹道:“唉!非是天罗地网不济,而是这三人命不该绝,居然分别取得重要宝物,作为护身之用。”

  宝库之中,三道身影各据一方,杀气沸腾。

  梦小初显露在外的jīng神体一阵闪烁,看起来jīng神力量遭到了重创,他手中拿着一根银光闪闪骨笛,喝问道:“为什么?西蒙你居然向我动刀?咱们两个从小就是过命交情,更立下宏愿要互相扶持登上至尊宝座,难道当年的誓言经不起一件武器考验?”

  “哈哈哈,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蠢货,我既然能够背叛红蜥,难道就不能背叛你?世间谁能给我带来好处,谁就是朋友。而与我分享好处之人,乃是敌人。”绿雾人大笑,得意的看向悬浮在面前的金灿灿书籍。

  这部宛如黄金铸成的书籍有一米来长,半米多宽,厚度也称得上大部头,最为让西蒙痴迷的乃是封面上用大琴族烙印刻下的一行字:“排十九,琴名无法无天,曲名无相天地,得此琴者天地共尊,逍遥法外。”

  “哼,你们两个叙完旧了吗?一个蠢货,一个叛徒,今天都别想走出此地,把你们得到的东西交出来。”红蜥六眼生出寒光,同时盯住西蒙手中的黄金书与梦小初手中银笛,这两件宝物来自神秘的大琴族,尤其那部黄金书之中盛放的,应该是大琴族排行第十九的武器。

  突然,三人面sè陡变,那天罗地网割裂宝库层层大厅,已经收缩到此地,空间绞杀力量狂飙到最强阶段,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红蜥拿着一块武器残片,身上升起一股庞大气息,先前受到的伤害不药而愈,状态瞬间调整到完美境地,轩辕南星感受到的变故,就是出自他这里。

  尽管西蒙与梦小初心惊,想不通区区一块武器残片,为什么会给红蜥带来如此强助力,可是他们没有时间思考,身体周遭空间正在崩开一道又一道恐怖豁口。

  这种感觉非常糟糕,整个断层空间的损伤,居然汇聚到一地,jīng神风暴与圣尊大墓对决造成的恐怖伤害,竟然要让他们承受一个遍。

  三人哪里肯坐以待毙?纷纷施展出绝技,削减空间力量在周遭造成的可怕割痕。

  红蜥不动则已,一动便分化出数百残影,好像都是他的分身,于不同角度出拳,以超强实力粉碎虚空,拨乱反正,yù镇压异动。

  西蒙与梦小初疲于应对,纵然二人夺得大琴族武器,却需要时间激活,眼下只能被动防御。

  “这根银笛应该来自大琴族不错,可是为什么会没有曲谱?也没有排名?这与认知中的大琴族武器截然不同,难道太过低端?遂不予记录?”梦小初一边撑起火墙,一边暗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潜藏气息如此强盛,即便不如那无法无天琴,也应该相差无几才对,为什么所有尝试均没有反应?若论对大琴族武器的了解,飞棍族之中恐怕无人能胜过我,不该啊!”

  梦小初幼年并不在梦家,而是在飞棍族圣城博物馆度过,那里陈列着一件大琴族武器,虽然古旧,还很残破,气息却从未断绝过,乃飞棍族兴起契机。

  大琴族有一个规矩,每过五个纪元就会为兵器重新排定名次,同时还要比试曲谱,而每件武器都会套在黄金书中,就像剑鞘隐藏神剑锋芒。

  这只无法无天琴口气颇大,估计来头肯定不小,或许出自圣尊阶层,要不然不会让一位新晋圣尊跌落境界,而且直到今天都未恢复过来。

  试想一下,若是这位新晋圣尊复原,还有此船的好rì子过吗?就算不与库多利计较,也会前来索取击伤自己的武器,并且找回武器碎片,焉能放任神船到今rì?越是高人,越重视脸面。

  “不管了,黄金书给我开,宝剑锋从磨砺出,万古琴音绝天地。”最先支撑不住的,反而是状态一直都很良好的西蒙,实在是红蜥此刻强绝,实力不断膨胀,而梦小初很擅长防御之道。

  “咔,咔,咔!”

  不知道西蒙使用了何种手段,黄金书上很难开启的烙印,突然间全部解开,三人所在空间被金光覆盖住,满眼都是金芒,无法看清左右。

  “啊!不,不该如此,为什么会是一件残器?大琴族排行十九,持此琴可无法无天,为什么给我一件残器?处心积虑谋算,到头来难道要成一场空吗?”西蒙方寸大乱,几道空间裂痕杀到近前,正好斩在他的脖颈上。

  如此绞杀,本该身首异处,可是西蒙很独特,他可以在雾气与实体之间任意转换,身上气息跌落半分,便吊住伤势,甚至弥补损伤,慢慢恢复起来。

  “残器?”梦小初脑海灵光一闪,笑道:“原来如此,人算不如天算,我知道这根银笛的来历了,乃是大琴族前辈陷入黑海自行打造,由于资源太过匮乏,无法成琴,只能做笛。想必还没有创作出曲谱。也好,二位且听我吹奏一曲,成,住,坏,空,宇宙四劫,尽在其中。”

  笛声响起,红蜥与西蒙同时察觉到不妙,面sè一下子苍白异常,齐声叫道:“不,快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