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147章 虎口夺食

第1147章 虎口夺食

  “好强,好一支银笛,天雷勾地火,竟然勾动宇宙诸多力量,而且那曲调极为惊人,正在cāo控空间法则,天罗地网非但困不住此人,反而会成为其无上助力。”轩辕南星看向法盘展现出来的情景,面sèyīn晴不定。

  “啊!老大,我们怎么办?不如趁着敌人尚未冲出宝库,咱们弃船而逃吧!”大蛤蟆和蟹壳巨人眼巴巴望过来,他们先前与红蜥三人交过手,自认不敌,身负重伤,实在不易再冒风险。

  “不可以,这是我的家园,绝不可以遗弃。只要宝库中三人先拼个你死我活,我们未必没有机会克敌制胜。”库多利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站到大蛤蟆和蟹壳巨人面前,水汪汪大眼睛既透露出央求之意,又带着一份决然与倔强。

  “小东西,你怎么就不开窍呢?那个梦小初得到了大琴族武器,太过可怕,就算咱们四人全部冲上去,也不够人家下一盘菜。”大蛤蟆苦口婆心劝说,蟹壳巨人一个劲点头,那支大琴族银笛在法盘上的投影越来越刺眼,低沉笛声隔空传来,让人骨头里冒凉风,好像一曲哀乐。

  “不走,不走,就不走。”库多利使劲摇头。

  “先退回圣尊墓室再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恐怕要开棺请尸了。”轩辕南星极为果断,见敌人锋芒太盛,又准备借力打力。好在他不是反物质宇宙生命,经过jīng神治愈术调节,苦毒造成的影响正在飞速消退,jīng神力量变得更为凝练,不再有崩溃之兆。

  “也好,退进大墓,让圣尊前辈庇护我们。”大蛤蟆和蟹壳巨人雀跃起来,他们觉得梦柯的宝贝侄子好歹悟透了大墓规则,外人进来却会受苦。到时候让梦小初也尝尝被鞭笞的滋味。

  不说轩辕南星如何准备。再说宝库之中,梦小初吹奏银笛,宇宙四劫迸发而出,有重重幻象降临,又有无尽神威绞杀,物质于此间完全不能存在,接着空间之力被调动起来,萧瑟之意侵染心头,宛如世界终结。预示大寂灭开始。

  笛声并不悠扬,而是低沉,一劫低过一劫,好像要走入地狱,参加永生不会结束的追悼会。

  那并非别人的追悼会,而是去悼念自己,生生世世都要受到镇压,生生世世无法走出。建立起恶xìng循环。于湮灭中湮灭,于空洞中空洞,仅剩下一道微弱意识,剩下的注定全部毁去。

  “啊!命脉宝轮燃烧,看我神眼齐天,洞穿万界诸天。”当红蜥的气势弱到极点,他突然全面爆发,仿佛宇宙大爆炸。气势疯狂飙升到顶点,有什么东西似在燃烧,强横力量扫过层层阻碍,yù颠覆银笛魔曲,视宇宙四劫于无物。

  “好机会。”看到红蜥气冲斗牛,不可一世,西蒙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刚才他险些被魔曲镇杀,即便身体能够在虚实之间快速转换,却也已经达到极限,再多转换几次,恐怕会当场殒命,毕竟三人之中,他的实力最弱,能够走到今天,凭的乃是诡计与一些小技法。

  就在红蜥与梦小初掀起无量震荡,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西蒙浑身绿雾缭绕,不惜损耗本源向宝库外冲去,他实在不愿意留在这个地方,相继背叛二人,只要对方抽出手来,必然大不幸。

  “哼,想走?走得掉吗?”虚空传来一声怒喝,银笛曲调陡然转换,杀机如同九天瀑流冲刷而下,凌厉得令人发指,快得超越时空,一闪即逝。

  “你不能。”西蒙身上气机连番变化,想要抵抗这漫天杀机,结果笛音冰寒刺骨,也不知道瞬间杀了他多少次,狂猛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待到缓过心神,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翻滚,他实在不愿相信感知到的一切,可是无论怎么确认都是真的,并非虚妄,好大一颗头颅从高处坠落,不等落到地面,便被天罗地网绞成碎片。

  梦小初杀死了西蒙,让他死得痛痛快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之处。笛声已近尾声,红蜥仍在对面,全身气势高昂,轰然出拳,颠倒空间。

  “你能杀他,却杀不得我。”红蜥眉心突然打开一条竖纹,睁开第七只眼,这是他隐藏最深的底牌,从来不曾泄露给外人,就算他自己,也刻意忘记有第七只眼存在,以免被高人探知。

  “咔嚓!”

  神光外显,惊动九天,更有一股摧枯拉朽大气魄,将附近错乱空间全部抹去,轩辕南星依靠圣尊墓制造出来的天罗地网,竟然被这股力量毁灭近半,可见红蜥第七只眼的厉害。

  与此同时,梦小初吹奏的四劫魔曲受到遮蔽,第七眼神光俨然超脱了时空限定,好似宇宙外落下的一道剑光,如惊鸿一瞥,如刹那芳华,当你细细追溯其痕迹时,已经不可得,不可见。

  “空,空,空,劫,劫,劫,空劫。”虚空出现震波,那好像宇宙的声音,在陈述一种至深劫数概念,波动恰恰在第七眼神光到来之前,爆发出宇宙四劫最后一劫。

  空间法则在这一刻好似凝滞,空劫一切成空,除了梦小初所在,周围一切化作气泡,包括红蜥在内,都要在这世间化去,是劫亦是空,难以驻留。

  “你竟然催动了大琴族魔笛全部力量,这怎么可能?”红蜥七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到身体化作气泡,缓缓飘散,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咳,忘记说了,我的真正职业是时间律令师,可以透过岁月向他人偷师,面对大琴族武器那么多年,总算有些成就,否则凭什么发宏愿,要与语妙争锋?”梦小初显露在外形体几乎涣散,不过仅仅半秒钟,便强行稳固下来,看上去完好如初,浑身气息与战斗前一般不二。

  宝库轰然巨响,完全崩塌毁坏,以梦小初为中心,形成一座巨大陨坑,方圆百米内寸草不生。

  以银笛吹出四劫魔曲,连天罗地网余威都被抹去,此间能够留存下来的物品实在不多。红蜥仅剩下的第七只眼,化作七彩晶珠沉入地面大半,看起来分量不轻。而那西蒙,自身并没有留下什么,唯独煞费苦心抢到手的黄金书悬浮在原地,可是表面暗淡无光,看来受创不轻。

  除了此二物,连宝物残片留下的都不多,库多利肠子都悔青了,哭喊着大叫,怨恨自己不该把这伙强人召唤到神船上来。看来要戒sè,sè字头上不止一把刀,而是千把万把,直接把他的心头肉戳成肉泥,这辈子恐怕都要引以为戒,不能看女人就流哈喇子,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就是现在,动手。”轩辕南星一声喝令,大蛤蟆伸出舌头,蟹壳巨人探出巨掌。

  “轰隆”一声响,大墓晃动起来。

  空间再次颤动,撕开两处裂痕。大蛤蟆和蟹壳巨人使出浑身解数,冒险将第七眼晶珠与破损的无法无天琴抢夺过来,并且赶在空间裂痕收缩恢复前,关闭大墓一切气息,不让外界有机会探知墓中情形,屏蔽了所有气机。

  “混账,敢在虎口中夺食?”梦小初暴怒不已,第七眼晶珠对他来说无所谓,可是那部记载曲谱的黄金书对他至关重要,也许可以窥得神曲,用手中银笛来演绎,到时候就算语妙持有律令宪章宝典投影,也有把握逍遥法外,绝天绝地,与之争锋。

  墓室之中,欢声雷动,大蛤蟆和蟹壳巨人庆幸不已,他们非常惧怕梦小初,要不是轩辕南星向他们保证,宝库空间所在刚刚复位,无论是谁施展过如此强绝力量,都不可能在瞬息之间真个恢复,否则他们根本不敢伸手。

  “好,有了这两件事物,应当可以放手一搏。”轩辕南星轻出一口气,将哭哭啼啼的小船长抓到面前,劝道:“哭什么?那梦小初与梦柯好歹出自同一家族,而且有着企图心,未必会伤害我,可是你们呢?赶快布置,若是银笛再奏响魔曲引发宇宙四劫,恐怕连圣尊墓都无法庇护我们,难道你想任人鱼肉?”

  “不想,我想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呜呜呜,可是全完了,我从财主变成了穷光蛋,让神船自己恢复,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更不可能雇佣船员,去黑海要地探索。”库多利哽咽着收住哭声,他知道此刻极为关键,大敌恐怕就要前来,想活命确实要依靠轩辕南星来救助。

  “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快。”轩辕南星感受到梦小初风驰电掣杀来,甚至连他的天地法眼都隔空击碎,让身影在法盘上遁去,已经无法掌握敌人动向。

  蓦地,墓室地面爆发出一道道璀璨纹路,一重重烙印全部亮起,轩辕南星引导圣尊墓的力量向第七眼晶珠压迫而去,通过这种方式快速研究它的结构,以便找到使用方法,对付梦小初。

  晶珠越来越亮,轩辕南星像是感应到什么,倒吸一口冷气,暗道:“了不起,这颗晶珠竟然初步具备了绝世概念,还有红蜥死之前尚未燃尽的生命力量,以及那滔天恨意,全部凝聚在眼珠中,或许可激发出一道凌厉攻击,阻拦敌人前进脚步。”

  轩辕南星转而调集墓室力量,向黄金书压制而去。因为无法无天琴与银笛同根同源,要说抵御梦小初的希望,全在这件大琴族武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