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148章 南星合道

第1148章 南星合道


  “无法无天,无相天地。”

  墓室地面层层浸染,烙印熊熊燃烧,轩辕南星虽然看不懂大琴族文字,但是那些字体包含真意,好似直接将声音传入脑海,玄妙难测。

  “曲是无相天地,琴是无法无天,同样霸道,同样超绝。听梦小初吹奏宇宙四劫魔曲,并非音波传递那样简单,而是一种jīng神韵律,每次波动都能勾起冥杀。那可是传说中,jīng神力量的至强展示,巅峰层次也抵挡不住。”轩辕南星倒吸一口冷气,释放出五道银辉,如手指般触摸黄金书,沿着黄金书上的琴谱烙印,一个一个探查下去。

  “铮”的一声轻响,有音符迸发。

  这并非轩辕南星弹奏,而是无法无天琴自鸣,不懂得大琴族琴曲,想要触及此琴,难如登天。

  仅仅一道音符就让jīng神层面近乎冻结,全身上下充斥着冰冷刺骨之感,幸而这把无法无天琴遭受过重创,更在宇宙四劫魔曲中,变得暗淡无光。

  要不然以此琴排名,单单一次自鸣,就能击伤轩辕南星。不论是以真身降临此界,还是借助梦柯外体以jīng神力量神游到此,必定付出难以想象代价。

  正是看出此琴损伤不轻,才敢借助圣尊墓力量进行尝试。说起来,要感谢西蒙,若非这位大叛徒将黄金书封面上的烙印先行解开,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不花时间破解,几乎看不到琴谱。

  “轰”的一声震响,圣尊墓所在遭到攻击。不用问,肯定是梦小初无疑。

  梦柯心xìng单纯,随便拉来的壮丁却不简单,听梦小初与红蜥和西蒙的对话,他们三人应该是某位深藏不露大人物指使,为了搞清摩柯迦叶元素出处。而且,这之后指不定还有哪些人物到场。轩辕南星时间有限。可没有办法慢慢布局,所以要行快刀斩乱麻之策,尽可能为梦柯摆平此局,走时也安心。

  “啊!老大,那个姓梦的小子快要冲进来了,我们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大蛤蟆跳到蟹壳巨人怀中,瑟瑟发抖,没有半点高手架势。

  “别担心,这里不是还有一颗第七眼晶珠吗?趁着红蜥残念尚未消散。你们拿着它前往大门所在,看准时机,投放出去即可。”轩辕南星抛出晶珠,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晶珠表面铭刻细碎法印,细看就会发现与墓室烙印极为相似,只不过构成模式乃是一环套一环,更显jīng妙。

  “怎么又是我们?换一换好不好?”大蛤蟆和蟹壳巨人本能的抱在一起。他们可不是英雄和勇士。最擅长耍滑偷懒,得过且过,悄悄运起意念把库多利往前推。

  “也好,库多利。”轩辕南星的声音在墓室中回荡:“这艘神船既然是你的家园,你就要担负起重任,拿着晶珠去阻挡梦小初吧!为我争取一些时间。如果不行,恐怕真的要弃船而逃。”

  “让我去?”库多利看到晶珠落到自己面前,浑身禁不住一颤。他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面对敌人。更没有想过身先士卒。可是想一想,人家凭什么帮自己?没有当场弃船而去,已经很够意思了,真到了出头之时,自己却畏缩不出?难道任由敌人攻打进来,阻断破解黄金书曲谱奥秘?不,绝对不能再退缩了。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男人。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库多利挺起胸膛,凝重的点了点头:“去,我去,没有人比我更适合阻拦敌人,最起码凭借神船授予的最高权限,能够与敌人周旋一番。作为神船主人,又怎能容忍外人在船上撒野?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小爷拼了。”

  “嚯,好志气,加油。”大蛤蟆和蟹壳巨人站脚助威,却没有一点出去帮忙的意思,他们要是知道此行如此凶险,肯定不会接受委托和任命。

  库多利整了整衣装,还有它背后那只蜗牛壳,带上第七眼晶珠出发了,墓室开始摇晃,敌人突破速度不慢,若是无人前去阻挡,真的有可能被他快速突破,从而打搅轩辕南星彻悟。

  对于大琴族武器,在场几人都不了解,纵然库多利有着一丝血脉,也已经极为稀薄,有与没有根本没有分别。所以,只能依靠轩辕南星,因为他的感应力量最强,又有律令术法辅助。

  飞棍族在反物质宇宙开创的律令术法,其神妙程度真不是盖的,几道律令下去,借助圣尊墓层层压制,黄金书顿时折shè出一道道光符。

  这些光符很了不起,每个符号都代表着大成就,仿佛叙述开天辟地至理,又似解析宇宙种种奥秘和玄机,于静谧处创造音符,于灿烂处锻造凌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侵染上一层杀意。

  不,也不能说是杀意。始有众相,意念交缠,杀意只是其中一种,最终涅槃,才能称作无相。

  当真无法无天,诸天涅槃,无相无sè,唯我独尊,整个宇宙就只剩下一个我,乃真我,我既是天,我既是地,我既是法,存于万妙中,归于寂灭处。

  轩辕南星浑身发抖,犹如聆听无上天音,又如耳边敲响洪钟,心中升起一丝敬佩,因为创造此曲之人必定超级逆天,想用自身意志在宇宙中杀出一条法则,人法地,地法天,天音创道。

  “神曲,这是一支神曲!”

  只见银灿灿婴儿脱离飞棍外体,将梦柯送到大蛤蟆与蟹壳巨人身前,他则一个闪烁,轰然撞向黄金书,好像受到吸引,魔障一般要以身殉道。

  “轰!”

  声浪扩散,大蛤蟆与蟹壳巨人再想阻止,为时已晚。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傻啊!梦柯的大侄子呀!你怎么就自杀了?”大蛤蟆与蟹壳巨人抱头痛哭,他们不是在为轩辕南星难过,而是在为自己悲伤。

  要知道,没有南星这个小家伙出头,去阻止大敌攻入墓室,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那梦小柯杀气极盛,能让他们活下去才有鬼呢!

  想一想,姓梦的在飞棍族隐藏得如此之深,指不定背后有什么人物cāo控大局,所以百分之百肯定,对方不希望身份泄密出去,怎么合计自己都是多余之人。

  “铮”的一声,黄金书中响起琴音,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接着“铮铮”两声,琴音宛如涟漪扩散,于心头鼓起风浪,有一种心cháo澎湃之感。不过,听着总有些别扭,好像欠缺很重要东西似的,cāo琴者似乎也觉察出不妥,琴音戛然而止,墓室之中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啊!大侄子,一定是大侄子,他没有死。”大蛤蟆和蟹壳巨人欣喜不已,可是狐疑地看向黄金书,吃惊非小,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们,我们拖累了他!大侄子,我们有愧!”

  大蛤蟆和蟹壳巨人痛哭流涕,心中大悲。

  “为了我们不值,不值得!”蟹壳巨人悲伤的看向黄金书,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年幼的小天才,居然牺牲自己来救他和大蛤蟆,以他曾经跟随圣尊大长老的阅历来看,轩辕南星正在用己身融合大琴族武器,称之为合道,亦是一种牺牲,这是要抛弃本体,成为一支琴的器灵。

  代价非常巨大,试想有谁会让自己从此成为一件工具?

  这是一条不归路,不曾听说过有人甘愿去做器灵,还能修持成为圣尊,武器就是武器,必须由人来掌控,从融合开始,便等于失去zì yóu,将心灵套上枷锁。所以,那些杰出之人,即便遇到再危险情况,也不愿如此去做。而那些资质不够之人,强行融合只会失败,身死道消。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

  琴曲萧瑟,琴曲飘荡,琴曲空灵,琴曲浩渺,众相皆生,众妙自成,天音乱坠,地涌金符。

  起先,那琴音还很驳杂,还很混乱,然而轩辕南星在快速调整,使之越来越有韵味,大势正在升起,用最短时间击破一层又一层封锁,以最快速度明见琴曲真意,妙悟真谛,穷究至理。

  如此紧要关头,也只能孤注一掷,轩辕南星可不想堕入梦小初宇宙四劫魔曲之中,与其受到反物质宇宙四劫污染,还不如现在就自行震散身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论实质,他仅仅是附着在梦柯体内的一段外来jīng神意志罢了,相信黑海力量再强横难缠,也阻截不住。

  可是,真的就这样离开吗?心中多少有些不甘,更放心不下梦柯,所以窥得一点机会,没有任何迟疑便撞击过去,与无法无天琴融合。

  这并非普通融合,而是合道,与此琴展现出来的法则之力合并,等若化作反物质宇宙某种至强韵脉。人如灵,寄托在一件武器上面。只有这样做,才可以感应到先人在琴中留下的细微痕迹,从而在最短时间内习得琴谱,要不然凭什么刚刚拿到大琴族武器,便能奏响绝世神曲?

  就在轩辕南星与琴合,与音同的时候,墓室外间突然爆发出一声轰鸣,接着就听库多利大声痛哭:“南星大哥,你为了我,为了神船,不惜与一件几近废掉的武器合道,你是我库多利的好兄弟,亲兄弟。不管海枯石烂,还是宇宙终结,这份情义都在,神船是我的,也是你的。”

  好嘛!轩辕南星虽说孤注一掷,却不代表他没有后路,可是旁人不知。不过,库多利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此刻的无法无天琴是一件残器,纵然跃身与琴体相合,又能发挥出几分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