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162章 剑道巅峰战

第1162章 剑道巅峰战


  “四皇被困禁术中,第五个困在船舱中,还有一个在哪里?”轩辕南星转身回望,发现一道凌厉剑气滚动而来,等到身前才发现,那并非一道,而是千道万道,宛如剑气形成的大刺猬。/

  “轰!”

  千钧一发之际,黑暗大剑扬起,与来者硬碰一记。

  轩辕南星身形飘退,来者亦向后退去。二人目光擦出火花,都认定对方在剑道上有很深造诣。

  “你就是大琴上师后人?这般年幼,就敢以jīng神体外游,不是一个小白痴,就是对自身实力颇为自信的幼年强者。”剑皇目光yīn沉,只觉手臂发痛,小家伙毫无花俏的一剑,给他一种如临深渊之感,那种剑道杀意纯粹至极,仅在屠戮过海量米克虫的大剑族修士身上见到过。

  “并非后人,算是弟子!”思及无相天地曲谱以及大琴族银笛,轩辕南星摇头苦笑,总归得了大琴上师传承,不能两眼一翻把关系全部抛开。说起来库多利才是正宗传人,若非梦柯找错路,按照正常发展路线,这位小船长成年后开启宝库,恐怕会成为新一代大琴上师。

  “哼,没想到以乐器作为主攻手段的大琴弟子,在剑道修为和黑暗律令上这般jīng纯,真是让我这个浸yín剑道多年之人大为汗颜。”剑皇深吸一口气,叹道:“老师弟子众多,我们九个算是佼佼者,结果却被对头的一个年幼弟子比下去。本不想战,却不得不战。当为我师弘法。”

  “嗡……”

  剑出如虹,鸣音如凤,气机深邃。萧瑟无边。

  “好!”轩辕南星双眼爆发出一抹jīng光,开口赞道。

  剑是一种载体,心系于剑。比拼的是jīng气神,是大气魄,是取胜决心。剑道便是人道,需要明悟持剑理由。为了杀而杀,为了战而战,那是剑控人,而不是人控剑。只有明白在为什么而战,才能激发勇气。才能走向纯粹,达到真正的无畏无惧。

  剑皇非常不错,有着自持,有着理想,九皇佣兵团在他的打理下蒸蒸rì上,且一身艺业并未荒废,反而更为强横。

  轩辕南星与剑皇不同。他向来为战而战,却绝非低端层次。

  剑控人,嗜杀成xìng,在人类联邦审判长这里却不成立。**因为战的理由太多,人类文明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外族步步紧逼。战的理由很明显,便是让自己活下去,让种族能够延续下去。

  以这种大前提作为主导,已经不需要太多持剑理由。

  所以,轩辕南星的剑便是一根大梁,一根擎天柱,他要为人类文明杀出一片天。万般业障皆缠身,那又如何?使自己成为战争工具,又何妨?在他这里,剑纯粹到极点,也简单到极点。

  “叮”的一声,两把大剑在空中碰撞。

  剑皇出剑,气势浑厚,带着自信。

  轩辕南星出剑,凌厉决然,无我无敌,仿佛天地间没有他不能斩杀的生灵。

  “哦?你的剑倒是廉价的很,信手拈来黑暗能量,即便剑意带着大无畏,焉能与我这把亟绝剑相提并论?”剑皇脸sè冰冷,甩了甩手中长剑,附着在剑身上的黑sè气息顿时被逼迫而出。

  “无所谓,反正我在拖延时间,顺便见识一下黑海的剑道大家风采。”轩辕南星说着,抬手聚来黑暗能量,又凝结出一把长剑,被幼儿提在手中,有些不伦不类,可是杀机令人胆寒。

  “可恶。”剑皇咬了咬牙,看来他不得不全力以赴,无论身在禁术结界中的四皇,还是身陷神船的三师兄哑皇,虽然都有后手护持,但是此间变化太多,而且是他们找上门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暗中看着,即便全身而退,都会成为笑话,从而给九皇佣兵团蒙上一层yīn霾。

  “叮,叮,叮……”

  剑光不停碰撞,轩辕南星感应全开。

  “该死,好难缠的小鬼,多等一分钟,师兄师弟们就多一分危险。如此布局,多半也是考虑到我们会来?必须快刀斩乱麻。”谁能料到,剑皇面对一个婴儿般大小jīng神体,竟然颇为忌惮,且准备不计代价挽回局面。

  “要投鼠忌器了吗?表面上看还不到时候。真是一个颇为敏感的家伙,对于局面的掌控应该与我不相上下!”轩辕南星暗自感叹,身形稍稍扭曲,银笛已到手中。

  “天魔绞神绝灭剑。”剑皇全身气势高涨,一下子有了圣尊气息,其手中的亟绝剑化作一道耀眼光柱,向身前扫去。

  轩辕南星内心惊骇,尽管有着心理准备,且也想速战速决,可是真等对方爆发,却生出一种难以描述的恐慌。

  刚才出言刺激,说yù拖延时间见识剑道风采,实则那禁术结界中埋设的正物质宇宙暗能快要爆开了,也不知道被困四皇动用了何种逆天手段,只觉一股凌厉气劲疯狂碾压,差点影响到他这个施术者。所以,该担心的并非对面使剑的家伙,而是他。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凄厉笛声响起,幻化出独特天地,到处都是剑,形成剑之领域。

  “无相天地,神国驾临。”轩辕南星大喝一声,身形猛然向后飘退。

  剑皇的剑太过骇人,仅仅僵持片刻,便突破了剑之领域。虽然以笛曲构筑出虚幻神国,曾经击杀的大敌全部化为部下,向着敌人攻去。但是那绝天绝地一剑,披靡无敌,锋芒绝世。

  “这便是你的道?本该化繁为简,你已经差不多成功,却又在画蛇添足。”剑皇的剑以最快速度突破层层空间,什么剑之领域,什么神国驾临,都挡不住他这强横的一剑,亟绝剑俨然贯穿整个时空,连时间都在定格,方圆百米转化成一帧又一帧的时空节点,似超脱宇宙法则。

  轩辕南星全身颤栗,尽管他有无双感应,却看不明白这一剑的奥秘,一点也看不出。

  这一剑本不该出现,好像一位剑道强者在时间尽头发威,又好像一道清风迎面吹过,在某种程度上讲,已经凌驾于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之上,无法躲,无处躲,毁灭近在咫尺。

  今天,轩辕南星真是被这个剑皇逼上绝路,身形后退的时候,脑海中闪现一幕又一幕,有他在联邦踏入战争学院时的情景,有教官传授激光剑时的情景,亦有成长起来,与同伴们迎战敌人的情景,剑道基础早就铭刻在心中,剑无非是一种载体,到最后比的是人,比的是毅力。

  “褪尽铅华,返璞归真。”

  危机关头,轩辕南星全身都在放光,他的jīng神飞速燃烧,对剑道的理解极尽升华,口中念念有词:“剑剑剑,道道道。无量剑,阔胸襟。血杀剑,魂断处。天剑地剑,神剑魔剑,人剑冥剑,王剑皇剑,他剑我剑,龙剑傲剑,长剑短剑,万剑归宗,独尊一剑,天赐之名为‘宇’。”

  “轰”的一声,剑皇绝技天魔绞神绝灭剑已到,空间在破碎,时间在倒退,万物都受到破坏。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轩辕南星竟然拿银笛当激光剑来用。而银笛似感受到绝灭危机,兀自发出凄厉笛声,无相天地琴曲与宇宙四劫琴曲混合而出,在一股疯狂气息引导下,瞬间凝结。

  这笛声璀璨莫名,化作银白sè剑刃,当轩辕南星发音吐出一个“宇”字之后,更是掀起银sè波澜,并非多么刺眼,相反显得柔和,空间结构正在瓦解。

  “哼,不过如此。我这一剑能够湮灭时空,你却还在空间层面出剑,高下立判。”剑皇露出冷笑,本以为对方故作姿态,或许有什么撼天动地杀招,结果与他仍有一定差距,无法超越。

  所有心念均在电光火石间拂过,亟绝剑与银笛光剑实打实碰撞在一起。

  二人将力量,角度,意境拿捏得恰到好处,真正伤人于无形的乃是各自剑意。无论剑皇的天魔绞神绝灭剑,还是轩辕南星福至心灵,万剑归宗的宇剑,皆是巅峰之作,完美得超乎想象。

  “嘭,嘭,嘭……”

  剑皇身上衣衫碎裂,嵌在手臂上的几块独特晶石分崩离析。全因这一招接近禁术,动用了圣尊老师闭关前赐予的珍贵媒介,否则绝对发挥不到这种程度。

  轩辕南星亦然,他能毫无顾忌出战,全因在神船威能笼罩范围内。身后陡然显现出一座虚浮法盘,上面布满密密麻麻黑sè晶体,此刻黑晶也在破裂,化为灰白sè晶碎,随风飘散。

  “噗!”

  剑皇喷出一口血水,左臂凹陷进去,仅仅留下一层肉皮,耷拉在身体一侧,超然剑气正在他体内暴走,快速泯灭骨肉,让他浑身汗毛倒竖。

  “不可能,我明明抵消了这一剑。”剑皇神情凝滞,只觉心脏紧缩。

  “四方上下为宇,古往今来为宙,剑光相碰最后一刻,你并无决死之心,如果你将那连时空都可湮灭的一剑进行到底,我恐怕就会归去。可惜,可叹,可笑,你心中一丝不谐,导致断送xìng命。宇剑为亘古之剑,四方上下皆在,你却想着抵消。不过,还是值得敬佩,就让我为你吹奏一支安魂曲。”轩辕南星将银笛放在嘴边,真的吹奏起来,他在送一位难得大敌归天。

  “不甘啊!我执掌九皇多年,被称作剑皇,却没想到已经丧失作为一个剑客的根本。”伴随着剑皇的哀叹声,与那萧瑟笛曲,这位圣城剑道大家仅仅留下一张人皮,骨肉全部消失……(未完待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