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175章 七杀凌威

第1175章 七杀凌威


  神船活了,为圣为尊,深不可测。

  “怎么可能,谁人驾驭此船?居然散发出如此气焰?”九皇老大目光凝视,脸上显露出惊异。

  “哎!老大,管他是谁cāo纵此船,我们九皇怕过谁?再者说,老师传下旨意,让我们把场子找回来,难道还能避而不战?”石皇扛着翡翠石柱,说话瓮声瓮气,震得隐身空间都在颤抖。

  “憨货,做事要讲究策略,纵然我们八皇齐聚,且有剑皇师弟的亟绝剑助阵,敌人势头明显提升颇多,先前那些算计怕是要全部落空了。”说话之人是一位红发男子,风姿卓绝不凡。

  “二师兄,你又在损我,不就是一艘神船吗?先前我们几人失利是因为多少有些轻敌,加之界皇师兄少了四师兄配合,并未发挥出全力。瞧一瞧,如今我们匿藏起来,借助黑海的空间异力封锁气机,那个大琴上师的传人就拿我们没有办法。”石皇嘟了嘟嘴,满心不服。

  “小心,神船过来了。”界皇声音透空而来,虚无缥缈,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玄妙。

  “轰!”

  颤音震盖八方,神船撞击而过。

  “怎么可能,他们是如何洞悉我们的?”冥皇发出惊呼,其他几皇身形滴溜溜转动,快步由藏身空间走出,均面sèyīn晴不定看向神船。

  “哈哈哈,原来是八只小老鼠,藏头露尾,令人发笑。”神船传出笑声。库多利又在卖弄他的小伎俩,装得老气横秋,霸道无双。

  “是何人驾驭九凤号?敢问尊驾高姓大名?”八道身影为首之人喝问。

  “娘的。没教养的东西,在问别人之前,要自报家门。难道你母亲没教过你?”库多利又在搞怪,叹道:“行了,你不要说了,就算你把名字报出来,本船长也不知道,只当你是蠢货。”

  “岂有此理,我乃黑龙圣尊座下大弟子武皇是也。不论你是谁,看我大破神船。”武皇雷霆震怒。身形一晃伸展出三对数百米长翅翼,尚未看清翅翼形态,只见飞霜斗转,晶莹漫天。

  “武皇你个头,动不动就称皇称王,也不怕别人听着腻歪,神船等同圣尊亲临。一看你小子就不信邪,那便来吧!决出一个高下来。”库多利威风八面,好像他便是圣尊,蔑视敌人。

  “哼,让你知道厉害。天外有天,寒意至尊。”武皇动了,漫天寒霜飞舞,令人难以想象的寒意正在冻结一切,神船庞大船身微微凝滞,速度由极快一下子转为静止。

  “嘿嘿,真是不自量力,大师兄他深入黑海险地修炼,吃的苦头比谁都多,武皇是那么好叫的吗?圣城中人确实在看老师颜面,可是我们师兄弟如果不济,怕是早就被人除掉了。神船再厉害,也不是真正圣尊,更何况有消息说,你们买了很多维修物资,八成九头凤号有重伤在身,根本就无法施展出全力。”冥皇言之凿凿,对大师兄武皇信心十足。

  这位武皇很了不起,乃九皇核心,不说攻击力最强,实力却是发展最为均衡的一位,若非有圣尊老师压制,迟迟无法找到自己的道路,也许上个纪元就已经成为一名准圣尊,名动黑海。

  空间颠覆,寒霜密布,这是宇宙超低温,已经超越所谓的绝对零度,世间万物皆要被其冻结。

  “好可怕,这就是九皇佣兵团的真正力量吗?难怪他们能够在圣城横行无忌。”副官宝座上传来声音,先前的气势衰竭下去,就当库多利傻样,觉得今天丢脸丢到家的时候,参谋官宝座和副官宝座陡然爆发,强大气机一升再升,令人惊恐。

  “我们说过,当华丽一战,区区武皇,何足道哉?”两个干巴巴小老头浑身放光,气焰陡然嚣张到极点,面对那超然于世寒冷,绽放无量宝光,连库多利和众幽灵都觉得太过璀璨刺眼。

  “咦,这种气息曾经在哪里见到过,古神船七杀号传奇船长?不,绝无可能。”冥皇感受到特异气息,禁不住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觉得实在荒谬,赶忙将念头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刹那之间,神船掀起浩瀚光爆。

  这是真正光爆,本不该在黑海出现,却创造出举世奇迹,变不可能为可能。

  要知道黑海具有无边吞噬属xìng,只要光的气息在雾霭中弥散,就会消弭于无形。然而,就是那么奇怪,华丽到极点的光大行其道,不但驱散数十万公里内yīn霾,同时将漫天寒意灼烧。

  寒意熊熊燃烧,武皇愣在当场。

  谁能想到,寒冷亦能燃烧,亦能发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唉!世上又有几人理解我们老哥俩对华丽的定义?也许只有这个小南星看出些眉目,这才开放权限,供我们调动能源。”参谋官宝座上荡起一丝波动,好似心中充满无限寂寥与怀念。

  “你啊!我们的神船已经不在,乐得清闲。如果能调教出几个看得上眼的小家伙,也不枉此生。你却想些不该想的,既然人家看得起,还想占据神船,良心何忍?”副官位传来波动。

  “哼,世人皆肤浅,谁懂得我们的理想与魄力?可惜,九头凤号只有一座圣尊大墓,而我们至少需要五座,才可逆转乾坤。”参谋官神情冰冷,思维如同利剑,呈环状散发出去,仅仅意念交叠,便在船外显现出奇景,如rì中天,耀眼至极,轰杀一切。

  “五座!想要聚齐谈何容易?我们为之努力多年,却被那些古神船围攻。所以,老东西你还是省省吧!这些年我在想,也许他们是对的,力量需要制衡,那种超越极限的巨无霸,即便真的能够突破圣尊阶层,可是想要跃迁到更高层次空间,却要付出极为惨重代价,到时候要以神船为食,谁人不怕?他们洞悉你我计划,自然要全力阻截。”副官宝座上传出和煦波动。

  很有意思,副官气息中正平和,非常看得开。参谋官气息却刚好相反,戾气横生,睚眦必报。

  不过,这二人的信念交锋,落到轩辕南星眼中完全不同。那就好像一个强大存在,正在自己与自己说话,给人的感觉十分别扭,却又觉得理当如此。

  “呵呵,原来如此,jīng神分裂。”轩辕南星摸了摸下巴,暗道:“嗯,不但是jīng神分裂,而且连身体和细胞都分裂开来,也不知道曾经遭遇过怎样的恐怖袭击,居然搞成这个样子。想要恢复原貌,希望极为渺茫!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发挥他们的专长。”

  两个老头在意识层面斗嘴,表面上却波澜不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若非轩辕南星并非反物质宇宙生命,对于jīng神波动异常敏锐,差点被两个老头蒙混过关。不,应该说是一个老头。

  轩辕南星笃定副官与参谋官乃是同一个人,也许外表和习xìng完全不同,可是他们的jīng神波动却同根同源,完全契合,乃是铁证。

  此刻,武皇大吼:“不好,快出手,点子扎手。”

  听到吼声,冥神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魔灵挡在自家兄弟身前,想让这个发展到极致的硅基生命为他们抵挡冲击,至少也要争取到少许缓冲时间。

  然而,光无处不在。

  既然两个老头有办法驱赶黑海yīn霾,借神船爆发出无穷无量光明,又岂会被一尊魔灵阻挡?

  光太快,光太亮,光太强。

  库多利在歇斯底里大叫:“你们两个老东西作死吗?***,快停下来,这一击就浪费掉五座能源室半数能量,太奢侈了,你们这是在烧钱。”

  “库多利船长,已经停不下来,就让我们帮你解决这些祸患。”参谋官眼角眉梢被戾气侵染。

  “轰,轰,轰……”

  随着无处不在轰鸣出现,所有亮光开始急速收缩。

  “唰”的一声轻响,时间静止在某一时刻,虽然不是真正静止,却远非八皇可以抗衡。

  光在穿shè,华丽至极。

  此情此景犹如万箭齐发,前一刻神船释放出去的光爆全部逆转返还,并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快速凝成古字符,且刻印在战场上。

  那是一个个jīng妙的“杀”字。

  “杀,杀,杀,杀,杀,杀,杀!”整个空间都在回应,响起七道至高宏音。

  也就是眨眨眼的工夫,虚空凝结出七个古字符叠加上去,七个杀字不分先后凝聚,镇压一切。

  “不可能,七杀凌威,怎么会是七杀凌威?那位传奇船长还活着?”冥皇全身发抖,被他拿来做挡箭牌的魔灵已经龟缩到极限,只余指甲盖大小一片结晶。

  “居然有人还记得我们,古神船七杀号已经于黑海解体,说起来我们两个老鬼与那些作古又复生的古人何其之像?魑魅魍魉,嘿嘿,就让我们来做魑魅魍魉!既然此生复仇无望,索xìng就用你们来撒气。”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异口同声说道,充满决然,凌威如天,恨意如海。

  “不,这不公平,你们的敌人是古神船联盟,我们九皇佣兵团不曾得罪过你们。”冥皇着急辩解起来,随手打出老师交给他的武器。

  “哈哈哈,可笑,黑海何时公平过?你们又是什么皇?敢挡爷爷的去路,你们老师来也未必够格。”两个老头摇曳生辉,遍体生光,疯狂抽取能量,将七杀凌威力量扩展到最强程度。

  就在八皇即将承受不住,全线崩溃的时候,有一道声音传来:“哦?本尊未必够格?是谁在狂言狂语,倒要好好计较一番。”

  “是老师?”八皇欣喜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