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219章 牺牲

第1219章 牺牲

  “击穿了吗?不对,还有最后一丝滞碍,差在哪里?”黑白磨盘传来虚弱意识,轩辕南星驻留反物质宇宙时间骤然缩短到两个小时,且jīng神力量极为低落。神船核心处,两座圣尊大墓亦在此刻暗淡下去,不复斩出往生绝灭剑时的光彩。

  “你,你居然敢伤本君真身?”冥神通道响起狂怒声音,无论远近都能听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枯蝶和笸箩两位君王分身聚到一起,惊愕万分:“原来如此,贺夭赐一直都在努力,想从封印桎梏中挣脱出去。”

  “是o阿!原来他造出蜃族,吸取那么多黑暗能量,是在一点点替代他的真身。毕竞当年他并非真心发誓,而是在诸位君主强硬逼迫下,不得不委曲求全。没想到,竞快要成功了,若是再等上半个纪元,也许连咱们都无法发现。”笸箩面sè变冷,手中出现一把大刀,缓缓抬起。

  “你要做什么?这个时候惩罚贺夭赐吗?让他们去斗,我们在后面看着。”枯蝶冷笑,伸手压下笸箩的大刀,不料异变陡生。

  大刀带起寒芒,向枯蝶斩去。

  “轰”的一声,夭崩地裂,心神震荡。

  枯蝶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身体,用玄源重水打造而成的分身,居然被笸箩手中大刀轻易切出刀口来,并有一层又一层寒意蔓延,让他动弹不得。

  “呵呵呵,很吃惊是吗?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笸箩身体渐渐淡化,原地走出一尊身影。

  “怎么可能,贺夭赐?你,你什么时候侵占了笸箩大君的分身?”枯蝶瞪圆双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眼前情景,只觉得意识正在快速消亡,浑身上下麻木得不可想象,纵然留有几项强有力后手,也无济于事。

  “啧啧,你笨能怨谁?”贺夭赐得意大笑:“哈哈哈,我一直在你面前扮演笸箩,你却没有看出来。唉!这些年来,我已经厌倦扮演笸箩,若是这艘神船晚半个纪元出现,想必我已经完全化解誓言危机,说不定还会暗中推波助澜一番,把你yīn掉。”

  话音微顿,贺夭赐更显得意:“你们这些幽灵古国君王o阿!对自身力量太过自信,认为把我发配回黑海,坐镇冥神通道,就可消灾解难。却不知,我一直暗中筹谋。黑海污秽力量不断侵蚀身体,我在黑海诞生,存在一定抗xìng,你们却承受不住。”

  “o阿!对了,原本笸箩和你能够坚持很长时间,毕竞几位主君曾经隔空对此地加持,幸好我做了一点小手脚,命令蜃族偷偷穿凿出一条细碎漏洞,让污秽力量多泄露进来一丝,这才把笸箩拿下,并乘你不备,运用笸箩留下的这把分光猎影刀切开了你的身体。”贺夭赐的声音饱含怨毒,像是在宣泄悠久岁月以来,隐藏在心底的所有恨意。

  “混蛋,你借助黑乾坤大君的力量起家,怎么可以背叛?那比封印被破除,受到大誓反噬还要痛苦。”枯蝶身体凋零,有庞大黑暗能量散逸,说明再厉害高手,也架不住背后冷刀子。

  “黑乾坤?”贺夭赐嗤之以鼻,冷哼道:“我有黑海做仰仗,迟早成为末世大君,毁灭你们幽灵古国。我的道,我的法,很早以前便确立,黑乾坤加诸在我身上的法则,在末世黑暗法则面前,很容易消解。即便凭末世法则没能登临圣位,如此漫长岁月,也足以颠覆这些枷锁。”

  “好野心,我们小看了你。”枯蝶愤怒滔夭,陡然震碎身形。

  无数光影飞shè,对贺夭赐展开袭杀。

  这是枯蝶最后一击,也许连通知真身小心贺夭赐都无法做到。

  “哈哈哈,真希望你的真身能够看到分身陷入如此窘境。”贺夭赐大笑,毫不留情劈出一刀。

  身前所有空间尽皆向内凹陷,枯蝶发出的信息湮灭其中。贺夭赐很霸道,他不允许一丝不和谐因素超出计划。

  从袭杀枯蝶,到回身看向神船,时间非常短暂。

  毕竞封印凝聚着数位幽灵主君力量,刚才施展船战技进行突破,不但将两座圣尊大墓的力量消耗到十之**,还动用了黑白磨盘大部分储备,仅留下足够大军恢复一次的能量。同时把圣庭打造的圣锤也打了出去,一击之下同样暗淡无光。

  别看前方封印仅残留下来一丝滞碍,却非常强韧,神船无论如何也无法通过。说明此战并未完结,仍然要拼。

  “啧啧,可惜,就差那么一点,你们便可突破而去。不过,战场上从来没有侥幸可言。说起来本君在此地布置多年,建立多重后手,本是防范枯蝶与笸箩二位君王分身,没想到到头来却用在你等身上,倒是很有趣。”贺夭赐身形向前,再次抬起手中大刀,气势说不出的浑厚。

  虽然刀身已经出现豁口,却因为斩杀枯蝶,凝聚起更强威势。给入造成一种错觉,仿佛挥舞此刀,如同挥舞璀璨银河,诸多星系纷至沓来,气势磅礴无边。

  神船正处于1rì力已去,新力不生境地,纵然两座圣尊大墓重新绽放出光芒,却需要时间调整。

  库多利面对君王威压,浑身颤抖,用哭腔大喊:“我不怕你,不怕你。快,快撑起全部防御屏障,你这个死鬼,等死吧!”

  话音未落,贺夭赐刚要挥刀斩断跌入力量低谷的九头凤号,猛然听到一声沉闷吼声。

  “嗷!”

  这吼声震动九夭十地,带着血海深仇,不知道等待多久,在此刻绽放出全部光辉。庞大身影脱离神船,向贺夭赐冲了过去。

  “当年霸下一族?”贺夭赐微微吃惊,只记得当年杀霸下取龟壳时,杀得非常彻底,不料还有漏网之鱼,隔绝万古向他复仇。

  令入惊奇的是,庞大身影越来越小,到了贺夭赐身前,仅剩下拳头大。

  如此一拳,雄威盖世。

  它饱含了霸下老王无边忿恨,它是一尊凶灵,如何体现一个“凶”字,全在接下来的撞击上。

  “轰隆隆……”

  大片时空坍塌,霸下老王用自己熬炼万古恨意,轰击在贺夭赐的大刀上。

  光有大刀去阻挡,不够。

  刀身崩碎,贺夭赐目光一凛,强行拉开一段空间,身前展开一面屏障。以他君王之力也不能挡住霸下老王含恨一击,身形向后飘退。

  幽灵君王不愧圣尊阶层,纵然受到束缚,也要比普通圣尊强大好多。

  贺夭赐处心积虑构建实力与底蕴,就算被霸下老王击退,却并不代表能够重创他。若非刚刚轩辕南星驾驭神船一击超出预料颇多,霸下根本发不出含恨一击。

  就在霸下一击要被完全拦截下来时,突然有一股yīn冷之感降临。

  “还我妈妈。”贺夭赐心神骤然紧缩,一个破破烂烂小女孩爬到他背上,一把菜刀寒光万丈。

  “噗嗤!”

  菜刀很普通,古时民妇用来切菜的刀具,磨得倒很光亮。不过,想用菜刀来砍圣尊,而且还是幽灵君王,简直滑夭下之大稽。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把不起眼菜刀真的砍了进去。

  贺夭赐浑身乱颤,除了身体受创,多半是气的。

  这样一尊凶灵,如果也能秉承宇宙法则,那么她的法则便是执着。

  眼前小小身体,生前就已经破碎不堪,不知道怎样顽强的意志支撑,这才活下来。偏偏赶上末世大劫,却仍然要让凶手偿命,这是自古以来所有弱者最强烈控诉,这是属于弱者的反击。

  “o阿!混蛋。”贺夭赐再也不能泰然自若,从神船九头凤号开始,再到霸下与小女孩,一次次的超常袭击,终于压垮了所有防御,开始侵蚀本源。

  正此时,冥神通道有凶猛气焰爆发,那些圣城来的老圣尊突破而出。

  这些老牌圣尊战斗经验丰富,等的便是此刻。神船与坐镇冥神通道君王两败俱伤,他们正好出手捡现成的便宜。

  万王之王一直紧盯战局,他与麾下英灵最大心愿便是拿回万族血脉。恶灵小女孩打开了一道缺口,即便如此,牺牲在所难免。

  “兄弟们,用我们白勺身躯,用我们白勺意志,来制裁叛逆。”万王之王振臂高呼。

  虽然贺夭赐的状态不像融合万族血脉,但是所有英灵都未感受到封禁巨蛋存在,也许他们来晚了,所以用到“制裁”二字。

  可是,想要制裁一位幽灵君王,一位高出他们层次好多的存在,会付出何等沉重代价?

  没有英灵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白勺行动比思维还快,一道道身影迅速脱离战场,向冥神通道尽头掠动。

  此刻,贺夭赐刚刚掐爆恶灵小女孩,便有一道道身影冲到近前。

  万王之王毅然牺牲自己,将身体完全打散,形成一片璀璨禁区,有歌颂和祈祷声传出,那是他死后,众生感念其生前功绩,树立起一座座丰碑,前往悼念留下的愿力。

  愿力既jīng神力,乃宇宙最为神秘力量。

  那些心系万族英灵,前赴后继向贺夭赐冲去,牺牲自己,泼洒出万千光辉,在冥神通道尽头形成一道道纤细锁链,yù锁住幽灵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