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她那么软 > 33.第33章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正版,请6小时后回来刷新, 有惊喜!

  睡完了,还要问联系方式做什么?

  难不成下一次还想睡?!

  姜瓷身体被折腾得还散架得快坐不直, 别说谈投资的事彻底没指望了,甚至,以后都不想跟他再见面。

  何况她私自认为像傅时礼这样表面上道貌岸然的俊美男人,实则,私底下是不缺女人陪的。

  睡一次换一个新鲜女人,才符合他的身份啊。

  傅时礼视线注视着女人眉眼间有一抹很淡的挣扎,薄唇勾勒起了几分矜贵的轻佻,语调极慢:“不愿意给?”

  要换其他女人,别说给了,都巴不得把手机送给他。

  而姜瓷听到这句话, 差点就老实点头了。

  她本能觉得被这男人缠上会很麻烦,又顾忌着他的身份不敢轻易去得罪, 同时更不想跟他之间有什么后续。

  在性冲动下睡一次, 是酒惹得祸。

  睡第二次又算怎么回事?

  “傅先生,我之前喝醉了。”

  酝酿了好久, 又想了想还是把这事说清楚来。她之间紧紧攥着自己手心, 眼眸布满了不知名的慌乱, 又嘴硬装作对这事很看得开, 语气带着诚恳道:“不好意思啊, 不是故意要主动对你……”

  车内, 气氛瞬间一静。

  姜瓷被他盯的头皮发麻,牵强扯着唇提醒他:“你情我愿的事。”

  傅时礼这么一听她说话,内心越发笃定她现在是想睡完不认账了?

  他当场一语道破:“你骗睡?”

  “我只是性冲动。”姜瓷急于否认,一出口又恨不得咬断舌头。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性冲动?”傅时礼薄唇间解读着从女人口中吐出的字眼。

  很好,这次没把持住,让她今晚白睡了一回。

  沉默了片刻,他说:“我只问你要一次,你想好,没有下一次。”

  是指联系方式么?

  姜瓷羞红的脸上表情坚定,巴不得没有下次。

  她手指抵着车门都在颤抖,长长的眼睫掩下不敢看男人,轻声说:“我,我回家了。”

  傅时礼这次没有阻止。

  他看着女人下车,双腿软的要站不稳,又强撑着一路跑进了小区楼道。

  直到,纤瘦的身影再也看不见……

  胆小成这样,也不知道刚才哪来的勇气拒绝他。

  傅时礼掏出烟盒,熟练的点燃一根,烟雾缭绕在空气中覆盖了车内的一抹淡淡女人香。

  等慢条斯理的抽完,他长指碾灭烟蒂,又将西装外套扔到副驾驶座上,驱车缓缓离开。

  姜瓷几乎是逃命一般回到了公寓里。

  打开门,连灯都没开就直奔了洗手间,她反锁上,怕室友突然进来,胸口内的心跳乱的很,完全是没有了方才拒绝傅时礼的淡定。

  镜子中,姜瓷抬起眼看一下就脸红。

  她这副模样,活生生就是被男人用力折腾完事了,小脸红晕着,头发是乱的,衣服也是,身子下还疼得,一阵阵的。

  姜瓷贴着墙壁站,脱掉衣服,用温水冲洗了一遍自己。

  她强迫着自己别去想,咬着唇收拾干净,穿好睡衣,披着半湿不干的长发就从洗手间走出来。

  公寓静悄悄的,漆黑一片。

  姜瓷才发现萧画还没回家。

  可能又去哪个女同事家蹭睡一夜了。

  她松了一口气,洗完澡后累得朝床上直接躺下,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把自己深深陷在了柔软的被子里,觉得这样舒服多了。

  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身体也就感到疲累到了极致。

  姜瓷将脸贴在枕头上,连呼吸都软绵绵的,残留的酒味几乎已经淡去,闻不见了。

  即便这样,男人在她身体留下的感觉依旧在,特别是一双腿,很不好受。

  关于这事,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反应么?

  姜瓷想了想今晚发生的事,觉得是有些荒唐了。

  眼眸下,一片茫茫然的。

  在中规中矩活了二十七年,她今晚,就这样把自己酒后交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要认真说起来,其实酒后失了身的后悔是没有,她虽然感情空白,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即便对男人不热衷,偶尔,身体有生理上需求也正常。

  何况,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就算抱头大哭也只是折腾自己。

  姜瓷闭上眼睛,伸出几根白皙手指,抓着枕头的一角。

  房间灯光暗着,只有窗户处微微吹进来晚风,不知过了多久,她红唇动了动,像是梦中的呢喃:“找了个男人试,感觉,也就这样……”

  第二天清晨,公寓的门铃被人催命似的按。

  姜瓷困兮兮的爬起来,穿好衣服走出去,眼睛半眯着,伸手将门给打开。

  站在外头的是李叶娜,提着早餐走进来:“醒啦?昨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打你电话也没人接。”

  姜瓷伸手揉揉自己头发,眼底一片青色:“没听见。”

  李叶娜将豆浆和小笼包拿出来放桌子上,转身,便有意无意的扫了几眼困得不行的女人。

  姜瓷没在意她视线,走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李叶娜跟了上来,试探地问起昨晚:“是傅时礼送你回家的么?”

  姜瓷拧水龙头的指尖一顿,提起这名字,混沌的脑海瞬间就清醒了不少,她抬头,从镜子清晰看见眼中缠绕着几根血丝,显然,昨晚是被累坏了。

  李叶娜似乎从她僵硬的表情里读懂了什么,抓住重点说:“圈内傅时礼的传闻不多,他单身。”

  姜瓷看了她一眼,脸蛋皱巴巴的,好嫌弃:“你是不是遗传了徐女士?张口闭口都是男人单身的哦。”

  李叶娜也不尴尬地说:“你妈妈给你在网上征婚的事还没完呢,她一早就把名单给我了,让我摁着你脑袋去相亲。”

  姜瓷认真地建议:“给你支个招,你可以砍了我的头,打包带去相亲。”

  她是不会去的。

  也只字不提和傅时礼昨晚发生了什么。

  洗漱完,便坐在餐厅里心安理得吃早餐。

  李叶娜在客厅跟徐琬宜女士打了一通电话,目光似有似无扫了几次过来。

  刚才在洗手间里,她好像是看到了姜瓷脖后,有一道很轻的吻痕,想看仔细点却被头发给挡住了。

  李叶娜暗暗揣测着,等挂了电话,她捏着手机走过来。

  姜瓷低头吃到一半,猝不及防就听见她问:“投资的事,傅时礼是什么态度?”

  “没戏。”

  “什么?”李叶娜声倍都提高了。

  姜瓷心态已经很平静了,因为要为投资的事被傅时礼又睡了一次,她会觉得得不偿失。

  她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最会止损了。

  “我们找别家吧。”姜瓷语气淡淡。

  她已经放弃了傅时礼,这男人,要不起要不起。

  李叶娜:“姜瓷,那些张总王总许总……比不上傅时礼大方。”

  一直以来,李叶娜都很看好姜瓷的前景,才会弃了明星不捧,去做个新人导演的经纪人。

  在她眼里,姜瓷的人生就像是抽到了一手好牌,有个在娱乐圈地位无人能撼动的母亲,还有几位有钱大富豪的继父。

  李叶娜是时刻暗示着她,只要愿意跟家里开这个口,新电影怎么会找不到人投资?

  偏偏这女人天生倔强,不愿意靠家里帮忙。

  连网上被曝出她是徐琬宜女儿这事,也是公司先不打一声招呼,为了宣传炒热度给曝光出来的,否则,恐怕以姜瓷的性子,会甘愿做一个普通身份的新人导演。

  现在混任何圈,没靠山怎么行?

  姜瓷坚持原则,她不想花继父们的钱,更不想跟母亲妥协结婚的事。

  李叶娜最后被气走,连带走了她没吃完的早餐。

  “……”

  姜瓷摸摸肚子,想说今天的豆浆很好喝啊。

  还剩下一口,也不让她喝完。

  ……

  投资的事暂时没着落,姜瓷直接在公寓里休息了一整天,她补了觉,直到天快黑了才睡醒来。

  放在旁边的手机进来一条微信消息,姜瓷打开看,发现是萧画随手转发给她的美味毒鸡汤。

  萧画就看两下,发了个表情过去,将手机放下。

  还没闭眼睛继续睡,突然脑海中记起什么人命关天的事,猛地裹着被子坐起来,她小脸有了瞬间的呆滞。

  这下完了。

  昨晚她根本没避孕!!!

  姜瓷紧张得的手心冒汗,赶紧换衣服起床出门。

  小区附近就有药店,她进去便朝店员要了一盒72小时的紧急避孕药。

  付钱买单,走时,不放心问:“这药百分之百见效吗?”

  一般会这样问都是初次经历男女事的,女店员见惯了,很官方回答:“服用越早效果越好。”

  “……”姜瓷咬唇,提着袋子一脸复杂走出药店。

  她都怕对傅时礼负责了,那就更怕为昨晚的行为买单。

  昨晚完全是喝醉了,加上被母亲短信刺激到才会一时冲动想找个男人睡觉,绝对是她想不开了,真要生个孩子,以她现在的经济条件也养不活。

  姜瓷冷淡的外表下,还潜在着渣女的本质,她熟知自己什么样子的人,从小看麻木了母亲一次又一次为了男人结婚又离婚,对别人口中称道的幸福,早就没了憧憬。

  她往小区走,两条俏生生细腿踩着鞋一路走的很快。

  “姜瓷。”

  不远处,似乎有人叫她。

  姜瓷眼眸茫然,循着声音转过去,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站在自己的后方。

  当年姜瓷拍下第一部电影时亏得血本无归,银行卡上的存款只够勉强度日了。

  她出于自尊心的缘故,就算缺钱也对家里开不了这个口,思来想去,才决定将公寓出租出去一半,正巧遇上了刚毕业来s市找工作的萧画。

  两个穷困潦倒的女人,几乎是相见恨晚,一拍即合住了整整三年。

  住习惯的缘故,即便是经济条件上不在拮据了,也没有分开居住,而是把卧室换了一张双人大床,继续窝在这一室一厅的小地方里。

  姜瓷说出住一辈子时,引来了身边女人无所谓的笑声:“你以为我会怕哦?这些年我们住在一起,不就是抱团取暖……跟女人一起分担房租,总比白住男人的强吧?”

  姜瓷睁开漆黑的眼,视线望了过来。

  萧画正好也瞧着她,伸出手指头戳戳她肩膀:“不过话说回来,瓷瓷,你估计是我见过最穷又励志的富家千金了,像我公司的老板闺女,投胎挺厉害的,出门标配兰博基尼,全身上下名牌,一件挑出来都是好几万,平时除了吃喝玩,就是追男明星闹脱粉,拼事业什么的,不存在的。”

  姜瓷安静听她说完,唇边的笑容微微自嘲道:“萧画,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很矫情?”

  有个大明星妈妈在事业上提供帮助,还一脸的不愿意。

  萧画吓一跳,摆着手,摇头晃脑的说:“我绝对没有这样想你!”

  姜瓷也不会在意的,启唇的声音淡淡平静:“李叶娜说过,我让她有种天底下的好事都被我一个人占尽了的感觉,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我要接受了母亲的好处,就得接受她的安排,利益交换而已,就看我愿不愿意牺牲婚姻,去走捷径来成就事业了。”

  显然,这几年下来姜瓷是一点儿都不愿意的。

  她骨子里就不是保守派的,否则也不会有点酒醉就去跟傅时礼玩了一夜情,即使是这样,姜瓷也不愿意挑个让她性冷淡的男人嫁了,来恶心自己。

  想到这,姜瓷内心突然有了一丝微妙的感觉,就像是晕乎乎的脑袋被人打醒了般,在事情都过去了好些天后,终于迟钝的反应过来了。

  傅时礼似乎没有让她感到性冷淡!

  还让她性亢奋?!

  那这个男人呢,对她又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