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百三十章 古牧的老师也来了【二合一】

第四百三十章 古牧的老师也来了【二合一】

  “孙强叔叔?”

  正想帮忙解释,听到这话,魏余青嘴唇一抽,差点咬着舌头。

  能成为毒殿殿主,无论实力还是用毒水平,肯定都极其强大,就算谢久晨堂主亲临,恐怕不敢保证能够战胜。

  遇到这种强者,就算是他,都要保持最大的尊重,不敢轻视。

  这家伙倒好,一开口“叔叔来了”。

  你这是从哪里论的?

  就算这位古牧,是杨师的徒孙,也跟你也没太大关系吧!

  一个鼎力境的小家伙,开口至尊巅峰强者的叔叔……

  还如此大模大样,气势逼人……

  魏余青觉得脸绿了。

  本以为就过来找人,小事一桩,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靠谱。

  “你说什么?”

  “哪来的蠢货!”

  果然,听到这家伙如此嚣张的话语,众人立刻炸锅。

  古牧堂主强大无匹,一直是他们的偶像,啥时候冒出一个叔叔?

  而且,就算有叔叔,也应该是实力强劲的化凡强者吧,怎么可能是你这个模样猥琐,只有鼎力境的家伙!

  “放肆!”

  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孙强眉毛一扬,不怒自威:“快点把人叫出来,免得麻烦,不然,惹怒了我,信不信让古牧那小子拆了你们骨头?”

  “古牧那小子?”

  魏余青嘴角再次一抽。

  觉得继续听下去,心脏病非要犯了不可。

  “你……”

  一众青年也气的脸色铁青,正想问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

  “发生了什么事,又有什么人过来?”

  转头看去,就见一个模样威武的青年,大步走了过来。

  刚敲响大钟,这才没多长时间,又响一次,啥时候毒殿这么惹恼了?

  “吴毒师,你来的正好,这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说是古殿主的叔叔……”急忙迎了上去,众人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老师的叔叔?老师没说过还有什么亲戚啊?”

  眉头一皱,吴熙满是疑惑的来到跟前。

  虽然奇怪,并未鲁莽,抱拳开口。

  “在下吴熙,家师正是古牧殿主,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又是从何而来,我也好向老师禀告。”

  见这家伙态度恭敬,孙强满意的点点头:“如何称呼?我是你们老师的叔叔,你叫我一声爷爷即可!”

  眉毛一跳,吴熙身体一晃。

  做为殿主的亲传,他在毒殿的辈分一向很大,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鼎力境家伙,竟然自称他爷爷……

  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炸开。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对方真是老师的叔叔,这种称呼,的确没错。

  “阁下自称是老师的叔叔,不知……有何信物?”

  强忍住怒意,抱拳道。

  “给!”

  手腕一翻,孙强将张悬给的令牌扔了过去。

  “是老师的令牌……”

  看了一眼,吴熙脸色一变。

  老师的令牌,他以前就见过,只有一枚,没想到在这个胖子身上拿出来,难道……这不起眼的家伙,真是老师的叔叔?

  “前辈稍等,我这就去通禀!”

  神色凝重,再没有刚才的模样,急忙抱拳,称呼也从阁下,改成了前辈。

  “嗯,去吧!”

  大手一摆,孙强傲然。

  见平时威风八面的吴熙,前倨后恭,这副态度,几个青年傻眼了。

  本来都以为这家伙吹牛,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之前来了一个自称殿主老师的,威风八面,气势无双,让人深信不疑。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叔叔,最关键的是,实力这么低,看起来,这么不起眼?

  ……

  毒殿大厅。

  古牧端坐在位子上,一脸恭敬。

  二十多天时间不见,他的实力比之前更加饱满,气息隐隐,距离半步化凡,也只有一步之差。

  看样子伴随时间推移,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跨出那一步,脱胎换骨,鲤鱼跃龙门。

  他的前方是个白须老者,满是沧桑的眼睛,宛如深潭,看不到尽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老者旁边则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一身白衣,手拿折扇,口齿红润,仔细看起来,模样比自认风流的季墨公子,都要英俊好几分。

  甚至可以说,后者与之相比,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差的太多了,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尤其是皮肤,光滑白皙,就连张悬这种天道金身修炼到第二重的,都略显不如,也只有赵雅,才能与之媲美。

  安静的坐在凳子上,少年虽然没说一句话,却给人一种压力,就连白须老者,都以他为尊,不敢多说。

  “老师,这就是赤焰莲子,服用后可以帮助半步化凡,多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机会冲击化凡境成功!”

  手腕一翻,古牧殿主向老者递过来一个玉盒。

  玉盒打开,里面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红色物品,散发出惊人的灵气,让人嗅上一口,就情不自禁的豁然开朗。

  赤焰莲子!

  当初在红莲山脉得到的宝物。

  “嗯!”

  点点头,老者接了过来,递给身边的少年:“公……公子!”

  “你要来这,就是为了这东西?”

  叫“公子”的少年,看了一眼,便将玉盒合起。

  别人眼中珍贵无比的赤焰莲子,在他眼中,好像不值一钱,并不在意。

  “我听说这东西,对公子的身体有好处……”

  老者急忙解释。

  “费心了!”

  听到是为了他,“公子”点点头,将玉盒收起,不再说话。

  “做得不错!”

  见一向眼光高的“公子”,收下赤焰莲子,老者这才松了口气,看向古牧殿主,满意的点点头。

  “老师对我恩重如山,学生孝敬是应该的!”

  古牧连忙起身抱拳。

  眼前这位,正是他曾经的老师,四星毒师,金从海。

  对方还是三星毒师的时候,就收他为学生了,一直培养,后来突破了桎梏,离开这里,一走就是二十年。

  可以说,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对方的指点,密不可分。

  否则,别说三星巅峰毒师,可能还在二星上趴着,无法进步。

  得到赤焰莲子后,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就将消息传递了出去,老师这才专门绕弯,来到这里。

  “东西拿到,快些走吧!”

  对于这种寒暄,“公子”并不在意,手中的折扇一摆,站起身来。

  “是!”金从海点头。

  “老师,不知……这是要去哪里,这么匆忙?有什么要学生做得,必当竭尽全力……”

  愣了一下,古牧殿主忍不住道。

  本以为老师过来,能小住一段时间,顺便指点一下,争取突破桎梏,冲击更高境界,没想到刚一来到就要离开,让他满是失落。

  “公子要去轩辕王国下属的一个一等王国,没什么需要你去做的,就安心待在这里吧!”

  笑着摆了摆手,金从海拒绝。

  “轩辕王国下属共有二十七个一等王国,不知公子和老师要去哪个?我都比较熟悉。”

  知道老师以这位“公子”为主,古牧殿主急忙道。

  “天武王国!”金从海道。

  “天武?我前几天刚从那里回来,实不相瞒,这枚赤焰莲子就是从此处分部得到的!公子和老师要过去,我可以带路!”

  眼睛一亮,古牧殿主急忙道。

  他从天武王国回来,也就十来天的功夫,刚好可以给老师做向导。

  “你刚回来?”

  听他这样说,刚才啥都不在乎的“公子”转过头来:“那好,我正好有个事问你。”

  “公子请讲!”古牧殿主一脸恭敬。

  停顿了一下,“公子”正想询问,就听到一个着急的脚步声传了进来,紧接着吴熙出现在视野:“老师!”

  “怎么了?”

  见学生打断“公子”的问话,怕他生气,古牧殿主脸色一沉。

  “外面有个人自称是你的叔叔,非要进来……”

  吴熙忙道。

  “我叔叔?”

  古牧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我什么时候有个叔叔?”

  他父亲是家中独子,啥时候冒出来个叔叔?

  “可……他手中有你的令牌。”

  吴熙急忙将孙强给的令牌递了过来。

  看到令牌,古牧脸色一正:“难道是师叔祖派来的?”

  这个令牌他只给了一个人,就是那位神秘的“师叔祖”。

  虽然年纪不大,却有着鬼神莫测的手段,他之所以能在短短二十来天,就快要突破至尊巅峰,正因为曾经得到了这位前辈的指点。

  出手解决了身上的隐患,帮忙驯服熔岩兽,让他为妻子报仇,再次有了时间和希望。

  说实话,对于这位神秘长辈,感激之情不弱于眼前的老师。

  “什么师叔祖?”

  一侧的金从海听到他自语的话,忍不住看过来。

  “这件事我刚好想向老师禀告……”

  古牧殿主连忙来到跟前:“不知……老师可否有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师叔?”

  既然是他的师叔祖,自然也就是这位的师叔。

  “师叔?”

  金从海一头雾水:“年纪不大?叫什么名字?”

  “叫白蟾……不过,这应该是化名,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清楚!”

  古牧道。

  白蟾这个名字,后来让廖勋查过,只是天武王城的一个普通医师,应该是师叔祖怕人知道,借用了身份,而他的真实姓名,并不知晓。

  “他人在哪?”

  见他说的含糊不清,金从海接着问道。

  每个修炼者,一生都有不少老师,不过大部分都是半师之谊,真正授业,带有大恩的,通常只有一位。

  他的老师,多年前就已经故去,没听说还有什么小师弟之类的,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叔是啥意思?

  “从红莲山脉分别后,就再没见过,不过,我给了他一枚令牌,现在有人拿着过来,应该是他的子侄、或者学生!”古牧接着道。

  对方既然称呼自己叔叔,应该是这位师叔祖的晚辈。

  “我的老师,金城雪先生,十三年前就已经故去了,从未向我说过师门传承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如果是我一脉,应该能够认出来……”

  眉头皱起,金从海想要看看这个所谓的师叔,到底什么来路,迟疑了一下,看向“公子”。

  “我去天武王国只是兴之所至,晚去几天也无妨,既然是你师门的事,自然要调查清楚,免得有人鱼目混珠!”

  “公子”知道他的意思,摆了摆手。

  “多谢公子!”

  见对方并未因为自己的事耽误,而感到不高兴,金从海眼睛一亮,转身吩咐一句。

  “让他们进来吧,我正好看看,你说的这位师叔,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

  古牧点头,对吴熙摆了摆。

  青年走了出去,时间不长,两个人影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当先一个,实力只有鼎力境,体型肥胖,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带着淡淡的傲气,正是孙强。

  身后一个老者,则是一位至尊巅峰强者,气息沉稳,目光如电。

  魏余青长老。

  三人走进来,吴熙还没来得及介绍,孙强就眼睛一撇:“你们哪个是古牧?”

  见这家伙,没有任何礼数,直呼殿主其名,举止带着傲慢,吴熙等人脸色不太好看。

  “在下就是!”

  古牧也眉头一皱,抱拳道。

  “令牌想必见到了,我们家老爷,让你去轩辕王城一趟。”

  毫不客气,孙强直接来到主位坐了下来,粗厚的手掌摆了摆:“抓紧时间准备吧!”

  “不知……师叔祖,要我去轩辕王城所谓何事?我该准备什么?”

  古牧看过来。

  有令牌作证,对方肯定不是假的,而且之前他也说过,无论是谁,只要手持令牌过来寻找,所提要求,必然竭尽全力帮忙解决。

  孙强脸色一正:“老爷的事,我做为下人,不敢参与,劝你最好也不要问得太多……到了地方,老爷自然会告诉,也会知晓!”

  “这……是!”古牧点头。

  见一个实力连辟穴境都没有的家伙,面对堂堂毒殿殿主,至尊巅峰的超级强者,非但没有丝毫畏惧,语气中还带着呵斥,魏余青长老晕的直翻白眼。

  本以为这家伙实力差,又从小地方过来,没见过世面,他至尊巅峰,兽堂长老,可以帮忙指点,顺便带他长长见识……

  结果……和人家一比,自己成了土包子。

  面对毒殿这种人人谈之色变的恐怖所在,他吓得不敢多说,对方侃侃而谈,毫不在乎,连殿主都想呵斥就呵斥,想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

  太猛了吧!

  到底哪来的自信?

  难道真以为他们不会杀人?

  什么事都不上心,毫不在乎的“公子”也眼睛瞪圆,有些发呆。

  见过二的,没见过这么二的。

  这点实力,随便一个学徒,都能随手捏死,居然在这里侃侃而谈,毫不畏惧,难不成背后的人物真的很厉害,吃准了古牧不敢动手,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这位朋友,不知你们家老爷,如何称呼?”

  实在忍不住,金从海开口。

  对方这么自信,理直气壮,他也疑惑了。

  如果真是假冒,肯定色厉内荏,能够看出来,而眼前这家伙,是从内心生出自信,毫无惧意。

  说明有绝对的底气……

  这绝不是冒充能够拥有的。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我和古牧殿主说话,有你插话的份?”

  孙强眉毛一扬。

  “我日!”

  身体一晃,魏余青长老差点没当场吐血,转身就逃。

  孙强实力低,看不出眼前这位老者的强大,他可是一进门就注意了,气息内敛,波澜不惊,绝对是一位化凡境的超级强者!

  正因为有这样一位存在,他一动不敢动,啥话都不敢说,这家伙倒好……直接骂上了!

  完了!

  本以为来这里找个人,是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任务,现在看来,恐怕要挂这了……

  不光他这副表情,“公子”和古牧也差点咬着舌头。

  一个武者五重鼎力境的小人物,对化凡境强者这样说话……

  这已经不是胆子大,而是脑子有问题了。

  “你……”

  被直接呵斥,金从海脸色铁青,一甩衣袖:“我是古牧殿主的老师,四星毒师金从海,难道也没说的份?”

  “古牧的老师?四星毒师?”

  孙强一愣。

  还以为对方只是个打酱油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不过,并不紧张,而是双目的看过来。

  “四星毒师又如何?就算四星名师苏凡、凌宇恒,见了我们家老爷,也要行学生之礼,呵斥一句,也不敢反驳,怎么……你难道还比四星名师都有架子?”

  吓唬我啊!

  告诉你,强哥也是见过世面的。

  当初四星名师的“小苏”在老爷面前都要点头哈腰,不敢大声说话,自己也是说一不二,一个毒师而已,再厉害,还能强的过天下第一职业?

  给你脸了是不?装啥装!

  “苏凡、凌宇恒?你说的可是万国联盟名师堂的,苏师苏长老、凌师凌长老?”

  正想生气,听到这话,金从海脸色一变。

  苏凡、凌宇恒做为四星名师,在万国联盟十分有名,不光实力强,更重要的是,身为名师堂长老,地位就算和万国联盟王室的权贵比,都丝毫不弱。

  这样高贵强大的两位名师,在他家老爷面前,行学生之礼……真的假的?

  要是真的话……他这位老爷,到底是何许人?如此厉害?

  金从海神色瞬间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