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传剑

第五百九十七章 传剑

  万剑齐鸣,龙吟啸天是剑心境的表现,达到这种境界,长剑孕育出灵性,与人契合,如驱手臂,让人的战斗力增加一倍不止。

  领悟这种境界,基本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主了。

  甚至,不少势力的国主、宗主,也都没达到,迷雾中,到底是谁,施展出了这种境界,让外界的诸多长剑,难以自制?

  又是谁,剑意未出,已然剑气弥散,气息纵横?

  “肯定是廖武志,我们两个宗门都住在万国城外的山脚,每天早上都看到他迎着瀑布练剑,剑鸣山谷,声动九州,当时就觉得就算不是剑心境,也至少达到剑意巅峰了!”

  “你这样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恰巧看到了他练剑留下的痕迹,剑意挥洒数丈之外,地面留下痕迹,恐怕也只有达到剑心境,才能让坑洞如此规律,深浅相同!”

  “廖武志,号称寒气宗无上剑道天才,自然不是盖的。”

  “是啊,剑心境一出,同级别碾压,张师实力本身就不如对方,恐怕这次想要胜过,难了!”

  “你们的观点我不赞同,我倒觉得是张师达到了剑心境!前几关的情况,你们又不是没看到……”

  ……

  感到迷雾中,剑气纵横,让人震惊,台下的诸多名师一个个面容凝重。

  “剑心境?”

  空中归来的吴天豪,身体一颤。

  当初他想挑战张师的并非拳法、掌法,而是剑法,本以为凭借他对剑的领悟,击败对方轻而易举,谁知张师直接接受了挑战,陷入被动。

  本以为,再有一次机会挑战,肯定用剑,再不多此一举,感受到前方的剑气纵横,顿时变得再无自信。

  不管领悟剑心的人是谁,能与之对抗,剑术又怎么可能差?

  至少不是他这种修为可以抗衡的。

  “张师……能赢吗?”

  康堂主等人也满是担忧。

  “放心吧,肯定能赢,只是……”赵飞舞秀眉皱成疙瘩。

  “只是什么?”

  知道这位二公主,和张师的关系不错,几人看过来。

  “张师的剑术,毋庸置疑,早就达到了剑心之境!”赵飞舞点头。

  当初在轩辕王国的祭天台,张师就施展出下剑心境界的剑气,她和金从海等人站在蛮兽背上,看的一清二楚。

  现在伴随实力增加,对境界的领悟,肯定更加强大了,如果说里面施展出剑心境的人是谁,她可以确定,必然是张师无疑。

  就算不是,对剑的领悟,也绝不比这个差。

  “只是……他没有合适的兵器……”赵飞舞接着道。

  张师一路崛起太快,身上的灵石不少,兵器却几乎没有几个像样的。

  当初在洪海城阵法师工会,雕刻阵盘,用的剑还也是借来的。

  与人比剑,对剑的理解固然重要,兵器也同样占据很大一部分作用,如果没有足够级别的长剑与之抗衡,领悟就算更强,恐怕也会落入下风。

  “那……怎么办?”

  康堂主等人一愣。

  本以为有杨师这么厉害的老师,物资肯定不缺,没想到连一柄灵级中品的长剑都没有,真要这样……还怎么比?

  早知如此,就随便帮忙借一个了,这下比试已经开始,就算借也已经晚了。

  “等结果吧,谁都没办法!”

  赵飞舞摇了摇头。

  几人正在担心,就听到迷雾中一个郎朗的声音响起:“还请洪师撤开阵法!”

  “战斗结束了?”

  众人再次呆住。

  不想被人看到比试结果,现在却要撤开阵法,岂不表示二人的战斗已经出了结果?

  这才几分钟?两分钟不到……难不成就有人胜,有人败了?

  速度也太快了吧!

  呼!

  疑惑的眼神中,眼前的迷雾缓缓散开,紧接着露出了两个人影。

  张师和廖武志,都站在刚才的位置,似乎从未动过,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势和剑痕,本以为很危险的剑术比斗,单从场面上看,就好像还未开始一样。

  “这……到底谁赢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张师的剑呢?”

  “对啊,不是比剑的吗?张师怎么没拿剑?”

  “不会是张师弃剑认输了吧?”

  ……

  比试的双方虽然都没动地方,但廖武志手持长剑,寒气逼人,而张师,赤手空拳,也不知是将剑收进储物戒指了,还是根本就没拿出来。

  不过,就二人的样子,根本看不出输赢。

  “我输了!”

  正在猜测,就听廖武志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这位天才摇了摇头,手中长剑一收,放进储物戒指。

  “廖师输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片哗然。

  张师到底做了什么,两分钟不到,就让剑术通玄的廖武志,心甘情愿的认输?

  “张师剑术通玄,我自愧不如!”

  不理会台下众人的惊讶,廖武志摇了摇头,看向眼前的青年,抱拳道:“我达到下剑心初期,觉得再想进步,十分困难,不知张师可否指点我一二,告诉我修炼的方向!”

  整个寒气宗,除了他达到剑心境,再无其他人,就算想晋级,也没了方向。

  眼前这位青年,虽然年纪比他还小,但对剑的理解,已然超过他太多,如果能趁机请教,对以后的修炼,肯定有极大的帮助。

  “指点?”

  没想到这位廖武志输了如此坦然,直接请教,张悬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手掌一伸:“剑来!”

  “是!”

  眼睛一亮,廖武志急忙将长剑取出,递到跟前。

  手指一弹,长剑脱壳,阴森森的剑气,激荡而出,如同光芒,耀眼夺目。

  “张师这是……要指点廖武志?”

  “看样子是,只是……指点的话,为何不用自己的剑?别人的剑,都是认主的,一旦灵性反抗,反倒施展不出剑意和效果!”

  “是啊,好奇怪……”

  ……

  看到张悬要剑,众人全都眉头皱成疙瘩。

  长剑达到灵级,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灵性,一旦认主,只要主人不死,外人很难驾驭,张师既然要传剑,为何不用自己的兵器,而借助别人的?

  正在奇怪,想看看这位张师到底怎么做,就听到他手中的长剑,一声尖锐的鸣响。

  “灵性激荡,主动认主?”

  “一摸廖师的长剑,就让其认主了?”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想让灵级兵器认主,十分麻烦,有些人天天擦拭,好几年都不曾成功,张师倒好,廖师还在原地站着,他手掌一碰,对方长剑就激荡不已,和之前的青鹰兽一样,打算认主……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廖武志也没想到,吓的瞪大眼睛。

  他当初为了让这柄剑的灵性认主,花费了足足半年之久,甚至还用心头血滋养了整整一个月,才让其彻底臣服,剑意大增。

  对方就摸了一下,就跪求这认主……这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看好了,我只施展一遍!”

  正在震惊,就听到张师淡淡的声音响起。

  急忙稳住心神,双眼集中的看过来。

  台下也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眨眼,生怕看漏了什么。

  能将领悟剑心的廖师击败,他们也想看看,这位张师到底对剑领悟到了何种境界。

  呼!

  众人目光集中下,张悬手中的长剑动了。

  之前寒气逼人的长剑,在他手里,好像没了光芒,也没了威力,像一根稻草般,毫无重量,又好像是手臂的延伸,丝毫看不出违和。

  哗啦!

  长剑对廖武志劈了过去,来到跟前,随即收回,因为速度太快,甚至有不少人都没看清。

  当啷!

  张悬将长剑插回剑鞘,抬脚向台下走去。

  “好快的剑法!”

  “这是张师对剑的领悟?”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就连廖武志也一头雾水。

  张师刚才一剑劈下,速度虽然很快,但……凭借他的实力,还是很轻松能够做到的,甚至,还可以比这还快……只是这样,也不值得自己学习啊!

  呼!

  正在疑惑,转身带动的风吹来,一个头发从额头上飘了下来。

  “刚才……斩断了我一根头发?”

  看到这个缓缓掉落的长发,廖武志瞳孔一缩。

  他头发浓厚,一剑劈上去只斩断一根,不伤其他,对力量的控制,简直骇人听闻了,难不成……

  不愧是张师,果然可怕!

  “一剑断发,而廖师不自知?”

  “这是什么剑术?对剑掌控到了什么境界,才能做到?”

  “不知道……不过,恐怕已然达到了下剑心最巅峰,甚至……中剑心的境界了吧!”

  “中剑心?”

  台下所有人哑然。

  一剑斩出,断一根头发,这份掌控力,不是亲眼所见,不敢相信。

  “多谢张师指点……”

  廖武志抱拳,态度恭敬。

  “你看懂了?”

  张悬停住脚步。

  “看懂了,张师一剑断发,掌控力骇人,意思是让我,多修炼掌控力……”

  廖武志忙将自己的领悟说出。

  话未说完,就见张师摇了摇头,背影在月色下,显得异常失落:“看来……你没看懂!”

  说完轻轻一挥衣袖。

  呼!

  一道风吹了过来,刚才掉落的头发,被轻轻卷起,瞬间四分五裂,断成了几十小节,四下飞舞。

  “这……不是一剑?”

  瞳孔一缩,廖武志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