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二十章 为师,张悬!

第六百二十章 为师,张悬!

  传说,六品丹药,散发的香气,和名师的师言天授一样,可以汇聚灵气,让品质更进一步,堪比灵石。

  会长早已达到炼丹师五星巅峰,一直以来,都尝试炼制更高级别的药物,可惜,自身修为不够,再加上没有厉害的老师指点,从未成功过。

  本以为,只要修为不够,就不可能炼制出这种级别的药物,见到这一幕,这才明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洛丹师的实力比他低了两个大级别,就算从鸿远帝国而来,见识不凡,毕竟太过年轻。

  要说谁能最先炼制出六品丹药的话,也觉得自己更胜一筹……

  可现实就这样打破了!

  对方炼制出的这个灵液,浓郁的香气汇聚灵气,让品质瞬间提升,已然达到了六品级别。

  “是他……”

  瞳孔收缩,会长身体激动的颤抖。

  刚才的炼丹,他看了,洛丹师严格按照对方的吩咐来做,之所以能够炼制出六品丹药成功,很明显是这个青年的功劳。

  单凭指点,让一个只有化凡六重的五星炼丹师炼制出六品丹药……这也太厉害了吧?

  到底怎么做到的?

  “六品?”

  其他人听到呼喊,也全都嘴唇哆嗦。

  丹药级别越高,越难炼制,听过一星炼丹师,天赋绝佳,炼制出二品丹药的,可……五星炼丹师炼制出六品丹药……做梦都没想过。

  “炼制一次,无论信心还是对药物的掌控,都会更进一步,这位洛丹师……前途无量了!”

  “是啊,我怎么这么傻,刚才要直接冲过拜师,机会肯定是我的了!”

  “后悔啊,你们说,现在再拜师还来得及吗?”

  “恐怕晚了……”

  ……

  不少人露出了后悔之色。

  凭借五星身份,炼制出六品丹药,单这一次经历,就能让眼光、见识都有极大飞跃,以后突破六星,也就简单了。

  刚才要是没等洛丹师开口,他们就抢先拜师,机会恐怕就是自己的了……而不是此刻,望洋兴叹,徒增奈何。

  呼!

  这边感慨的感慨,震惊的震惊,作为当事人的洛丹师松了口气,看着眼前安静悬浮的药液,激动的脸色涨红,娇躯抖动不已。

  和别人说的一样,经过这次,她对炼丹的掌握再次增加了一个水平,可以预见,炼丹将会成为她辅助职业中,最辉煌的一个。

  回到鸿远帝国,也会让无数人为之惊叹。

  “厉害!”

  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青年,更加佩服。

  单凭指点步骤,就让自己炼制出如此高级别的药物,这份眼力和见识,恐怕号称鸿远第一炼丹师的丹院院长,都难以比拟。

  “老师!”

  将用玉瓶装好,恭敬的来到青年跟前,递了过来的。

  “嗯!”接过玉瓶,张悬眼中也露出了激动之色。

  本以为能炼制出五品级别的药液就不错了,没想到中和的药材年份足够,再加上毫无错误,居然一举达到六品!

  这种级别的东西,给袁涛使用,龙犀血脉肯定能开启很大一截,实力将会有着质的提升和飞跃。

  “能够炼制成功,说明你很有天赋,拜师之心,也十分坚定,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丹药授课学生!”

  忍住兴奋,张悬脸上再次平淡如水,仿佛炼制出六品药物,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丹炉随时都会爆炸,对方还能相信自己,按部就班放入药材,没有丝毫慌张,单这份信任,就知道,是真心想拜师而不是敷衍了事。

  “多谢老师成全!”

  听到眼前的“高人”答应,洛丹师兴奋地拳头捏紧,急忙拜倒。

  “嗯,你叫什么名字?”

  知道对方真心实意的拜师,张悬也满意的看了过来。

  “学生洛七七,老师也可以叫我七七!”洛丹师忙道。

  “七七?嗯,我以后叫你小七……”张悬点头。

  “是!”

  洛七七满脸欣喜。

  “好了,为师还有其他事情去做,就先走了!”

  奇珍楼闯石碑,炼丹公会炼制药液,折腾了下来,四、五个时辰过去,所谓的太子晚宴也应该马上开始,牵扯化清池的名额,再耽误不得。

  “是……”

  见他要走,洛七七满是不舍。

  “炼丹,不是一朝一夕学的,今天教你的,慢慢感悟,就能有很大进步!”看出她的意思,张悬道。

  洛七七应了一声,张悬不再多说,随手取出数十枚中品灵石,递给不远处的会长:“这是药材的钱!”

  如果不是这位会长拿来那些珍贵的药材,也不可能让灵液一举达到六品级别,他也不占别人便宜,按照正常价格付账罢了。

  来炼丹师公会的路上,孙强已经将那位六小姐支付的700枚中品灵石给了他。

  “这……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如此级别的药物被当面炼制出来,是我的荣幸,怎么能收钱……”会长连连摆手。

  “收下!”张悬随手将灵石一扔。

  对方不收,就是欠人恩情,他不想欠情,更不想后面麻烦,还不如把账结清,省的后来夹缠不清。

  “好吧!”

  见对方执意要给,会长知道了失去了一次结交的机会,忍不住摇头。

  “告辞!”

  将灵石给出,张悬抬脚向外走去。

  “老师……我去哪里找你?”

  见他走远,洛七七急忙喊道。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停住脚步,淡淡的声音响起:“为师,张悬!”

  ……

  “少爷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太子的晚宴都快开始了吧!”

  大厅外,孙强满是焦急。

  “是啊!”袁涛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向里面看去,不过大厅的大门紧闭,什么也看不着。

  张悬走进去,就等在这里了,现在都过了两个多时辰了,一点动静都没有,难免着急。

  再说太子晚宴很快就要开始,目的就是为了争夺名额,他这位鸿丰帝国诸侯国的冠军没及时出现,洪师还不活活哭死。

  当初名师大比,就让这位五星名师哭的够惨了,再因为这个,让他发疯,真不知这位老者,能不能承受得住。

  “小姑娘,能不能麻烦你进去一趟,把我们家少爷叫出来!”

  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孙强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女子。

  正是接待他们的前台服务员。

  “这个……不行,里面都是正是炼丹师,而且高的达到了五星级别,我不得到允许贸然进去,肯定会被指责,教训的,弄不好都会被开除……”

  女孩急忙摇头。

  正式炼丹师才能进入的大会,她一个服务人员,哪有资格!

  “这……都是炼丹师公会的人,你又只是找人,应该不会吧?”

  孙强眉头皱起。

  “会的!”

  女孩眼中露出敬畏之色:“炼丹师是上九流职业,地位尊崇,对规矩看的十分严重,从来不做违背规则和有失礼仪的事,你是是没见过,他们每个,都身穿专门的服饰,气度非凡……”

  正在解释,想说几句炼丹师的规矩多,就听到眼前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随即就看到一群三星、四星炼丹师,丧家之犬一样的跑了出来,有的帽子跑掉了,有的衣服扯烂了,有的太过着急一头撞在不远处的柱子上,躺在地上如同死猪……

  跟一群灾民有些似得,哪还有半点炼丹师的威严。

  “这……这就是你说的气度非凡?”

  袁涛、孙强眼睛瞪圆。

  “……”女孩眼前一黑。

  做为前台,她经常和这些炼丹师打交道啊,每一个都很有气质,带着生人勿扰的味道,怎么……现在都跟战败了的游兵散勇一样,丢盔卸甲,说不出的狼狈?

  不是在里面听课吗?

  怎么听着听着吓成这样?

  到底讲了啥?

  “不会是老师……又在里面搞事情吧?”

  见跑出来的炼丹师越来越多,一个个慌张的神色,袁涛想起来什么,咽了口唾沫。

  “这……”

  孙强摸着下巴,忍不住点头:“还真有可能!”

  少爷就不是安生得主,一个名师大比,弄的所有参赛者都疯了,现在跑进去找五星炼丹师帮忙代炼,会不会也弄出什么幺蛾子?

  换做其他人,不敢说,少爷……还真不一定!

  “你们少爷?怎么可能!放心吧,他只是个三星炼丹师,就算给十个胆子,也搞不出来啥发的!”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听到二人的交谈,女孩摇头。

  对方的老师和少爷,她又不是没见过,一个二十来岁的三星炼丹师而已。

  这种级别的炼丹师,整个公会随便可以抓出一大把,不显山露水,就算搞事情,又能搞出什么?

  “这可不一定……”孙强摇头。

  “你们想多了,我们公会可是有很多五星炼丹师的,三星炼丹师,在其他地方还算挺厉害,在他们面前,什么都算不上,大气都不敢出……”

  女孩摇头,想要继续说下去,就见眼前的大门再次“吱呀”打开,之前见过的那位“少爷”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恭送张丹师!”

  “希望张丹师以后有空来给我们讲课,我们公会将荣幸之至,感激不尽!”

  紧接着就看到会长和诸多公会长老,一个个谦卑的站在身后,送他离开,眼中带着恭敬。

  “……”女孩真哭了。

  不是大气不敢出吗?不是什么都算不上吗?

  这尼玛到底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