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全是错的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全是错的

  “是!”

  头皮瞬间炸开,水千柔差点没喊出来。

  刚说让这家伙,小心一些,千万别惹得老师生气,一来到就将守护院子的剑气给抓了……

  就不能消停点吗?

  “不好意思……我这就放开!”

  嘴角一抽,张悬满是不好意思。

  刚来到门前,见一道剑气笼罩,生怕伤到眼前的女子,悄悄抓了过来……没想到是这位剑秦生大宗师,留下的门禁!

  剑气锋利,很容易伤人,在门口放这个,等于谢绝客人,谁还敢来?

  不过,不欢迎别人,是对方的事,将人家的门禁撕扯下来,等于有些无礼了!

  手上的力量一松。

  剑气挣扎了半天,没想到会突然松手,像是被抓住的野猫,陡然放开,立刻失去了准头。

  嗖!

  大门上的石柱被瞬间切断,门头“吱呀!”一声,掉在地上,大地轰鸣,满是尘土。

  “这……”张悬傻了。

  只是放开剑气,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靠谱,将大门斩了……

  刚来到,不仅将人家封禁抓了,还将大门拆了……是不是有些太不礼貌了?

  可他……真不是故意的。

  “……”水千柔更是眼前一黑。

  一路上交代好几遍,让他小心,这下好了……还没见面,就闹出这么大动静,这怎么解释?

  “什么人!”

  一阵郁闷,还没来想好该怎么回答,就听到院中一声大喝,紧接着七、八个人,将他们围在中心。

  “谢师兄,是我……”

  脸色一红,水千柔急忙上前。

  “水师妹,怎么回事?”

  谢师兄皱了皱眉。

  “这位张师,听闻老师的名气,想过来拜会,是我粗心,提前没交到剑气的事,这才出现了这事……”水千柔解释。

  “老师的剑气,锋利无匹,提前不知道,却没被所伤,反倒将门楼弄塌,看来这位朋友也是个用剑的高手!”

  眉毛扬起,谢师兄一双眼睛,将张悬仔细打量。

  他三十来岁的样子,一身青色长衣,手中拿着一柄长剑,带着惊人的气息。

  看修为,已然达到了圣域六重,领域境中期!

  “学过一段时间剑法,只知皮毛而已……刚才剑气突然出现,反应不过来,才弄成这样,实在抱歉!”张悬急忙道。

  过来目的是为了求人,还是谦逊一些为好。

  更何况他也一向谦逊、低调。

  “抱歉就不必了,老师这道剑气,留在这里,是为了检验来者对剑意的感悟,能提前发现,并且不被伤害,说明对剑道天然敏感,有不弱的悟性!”

  微微一笑,谢师兄点了点头:“过去见老师吧!”

  “见老师?”张悬一呆。

  这态度不对啊!

  别人看到他拆房子,全都气的嘴唇乱颤,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怎么眼前这位,非但不生气,还要邀请他去见这位剑道大宗师?

  难不成,怕现在提赔偿的事,把自己吓跑了,先骗进去再说?

  又或者……拆房子是一种考核?

  很多强者都有怪癖的,就好像悝圣,都是残魂了,还要磨铁棒……也许这位所谓古板的剑道大宗师,就喜欢别人拆房子。

  真要这样的话,他不用说,百分之百的满分。

  推测出这个想法,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水千柔,想从她脸上看出答案,就见女孩也一脸的迷茫,似乎并不知情。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真要让我考核,将这个院子拆了,也不算什么,地方不算太大……”

  纠结了两个呼吸,张悬松了口气,轻轻一笑,抱拳:“那就有劳谢师兄了!”

  说完,紧跟在这位谢师兄的身后,走进院子。

  水千柔老师的这个院落,因为坐落在圣子殿内,范围不大,却十分精致,被一个巨大的阵法笼罩,剑气四处游走,似乎在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运转,给人一种剑意纵横之感。

  长期在这里修炼,对剑道的理解,绝对能突飞猛进,进步极快。

  明理之眼悄悄运转,将阵法仔细看了一遍,确定了阵眼、阵心的具体位置,知道真想动手,能将整座府邸,一瞬间拆成废墟,渣都不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谢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边观察,水千柔则急匆匆跟了上来,忍不住问道。

  她也是老师的弟子,只知道门口的剑气,不允许外人随便闯入,什么时候,变成一种测试和考核了?

  “今天老师去看了新生选拔,说有几个好苗子,对剑道理解很深,所以,改动了一下剑气的威力。过来的人,能够提前发现,不被伤害,说明对剑道极其敏感,一旦出现这样的人,就让我带过去,你一早上就出门了,还没来得及细说……”

  谢师兄压低了声音。

  圣子殿选拔新生,如此大事,很多长老都会去观察,好寻找能够继承衣钵的天才。

  剑秦生,尽管有些古板,却也想先祖留下的剑道传承下去,也希望能够找到好苗子,进行培养。

  “原来如此!”

  明白过来,水千柔这才松了口气。

  没惹的老师不高兴就好。

  绕过一座花园,一个凉亭出现在眼前,一位老者,正手持长剑,站在其中,似乎在修炼着某种武技。

  “老师正在练剑,我们等一会吧!”

  谢师兄摆了摆手。

  “是!”

  停了下来,张悬仔细向亭中的老者看去。

  他的动作十分缓慢,却给人一种舒展大方的感觉,如同公园正在打太极拳的老人。

  每一剑下去,都像是封锁了一片空间,让人无法躲闪,只能迎接。

  “好高明的剑法……”

  张悬眼神一凝。

  尽管没学习灵虚三剑,但领悟了剑道真解,在剑法一道上,绝对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别人可能看不出修炼的是什么,但他一眼就看出了不凡。

  老者的剑招很慢,却蕴含了最基础的剑道在里面。

  “竟然和天道剑法有些相似!”

  忍不住赞扬。

  剑,讲究轻灵,以快为尊,但修炼的时候,并非动作越快越好。

  快剑,尽管让人难以躲闪,可打不中目标,再快也是浪费力气。

  就好像没有学过武功的泼皮,双手拿刀,一阵乱砍,速度又快又急的话,也有威胁力,但遇到真正高手,可能一根手指下去,就躺下了。

  战斗,光速度快没用,还要精准。

  没有准头,再快也在做无用功。

  这位老者,施展的剑招很慢,看起来如同更好的展示剑招,但每一招,都直指大道,引起空气的震颤,似乎连空间都能封锁,竟然和他的天道剑法,有不少相似之处!

  这种剑法,与人对敌,没有一点多余,一旦长剑出手,必然能够击中要害,或者,让人不得不防。

  正因如此,张悬的剑招,才能让人觉得那么恐怖,同级别、相同境界,无人能敌。

  “不过,也只是相似……还差了一些!”

  震惊过后,张悬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些招数,尽管和天道剑法有些相似,可毕竟不是!

  看起来只差了一丝,实际上却有着天地之别。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对方以这种剑法与之对战的话,哪怕和甲字巷的傀儡相同实力,也能轻易将其击败!

  不是剑法弱……而是,他施展的是真的天道剑法,对方施展假的,就好像模仿一样,一旦交手,如同真假辟邪剑谱,处处被克制,自然而然就落了下成。

  “虽然不知道这套剑法是那个第三任殿主,还是他研究出来的,能做到这点,已经很可怕了,不过……还是太可惜了!”

  心中叹息。

  天道剑法,是他搜集无数剑法秘籍,得出来的,已经达到大巧不工的境界。

  对方一个普通人竟然也能理解到这种水平,无限接近,可以说很恐怖了。

  呼!

  心中正在感慨,凉亭中的老者停住了招数,收剑而立,气息平稳如同山岳,真气内敛,从外表什么都看不出来。

  要不是亲眼见识剑法的神奇,都怀疑,是不是只是个普通人。

  “这位小友,我见你刚才摇头,难道觉得我的剑招有何不妥?”

  轻轻一笑,老者看了过来。

  “不妥?那倒没有!”

  张悬停顿了一下:“应该……全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