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一根头发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一根头发

  “全是错的?”

  水千柔面皮一抖。

  今天遇到的刺激,比她之前一辈子都多。

  提前就交代,不要太多废话,这家伙说理会的……就这样理会?

  老师的剑法,圣子殿第一,整个大陆,都排的上名号,第一面见到这种级别的大宗师,普通人都大气不敢出,生怕说出什么,惹得不高兴,这家伙倒好……直接说全是错的!

  会不会说话?

  “你说什么?”兄脸色一沉,谢师目光中带着怒意。

  这已是公然侮辱老师了。

  一进门发现剑气,还以为是个高手,没想到竟然是个妄人!

  “让他把话说完!”

  摆了摆手,老者剑秦生打断谢师兄的话,看了过来:“这套剑法,传自先祖,祖先以此剑招,纵横大陆,虽不说百战百胜,却也纵横无敌,罕逢对手……全都是错的,不知从何说起?”

  “这……”

  迟疑了一下,张悬想开口说,却发现,错误太多,根本不知从那里说,真要全部说,估计对方,会被打击得一蹶不振,只好叹息:“太多了,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

  水千柔指甲捏进肉里。

  说不出来就敢开口?

  真的不怕死,还是活腻了?

  “老师,少听这家伙信口雌黄,我看他就是故意胡说八道,想要吸引你的注意!”

  气的快要爆炸,谢师兄向前一步。

  剑秦生皱了皱眉。

  他是剑道大宗师,整个大陆都赫赫有名,想拜入门下的年轻人,不胜枚举,但是因为收徒严苛,淘汰率太高,每年也有一些人,故意说出些惊世狂语,好吸引自己的注意。

  可惜,经过查探,狂语就是狂语,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他剑术通玄,更是八星上品名师,眼力惊人。

  眼前这位青年,说出刚才那话,气息沉稳,声音沉着,显然底气十足,和之前妄言的那些,截然不同。

  所以,才没生气,想要询问清楚。

  “还请老师允许我与他比试,看看剑法如何,就如此猖狂!只是个妄人的话,愿教训一顿,让他知道,天高地厚!”谢师兄抱拳道。

  身为学生,对方质疑自己的老师,再不出手,师道尊严何在?

  “你应该是今年的新生吧?”

  没有回答谢师兄的话,剑秦生看向了张悬。

  “是!”

  张悬点头。

  “嗯,新生之中,有一位张九霄,剑术不弱,莫非是你?”剑秦生问道。

  这次新生考核,他也去看了,这位张九霄,年纪轻轻就领悟了半步真解,天赋无可限量,该不会就是眼前这位吧!

  “九霄是我的朋友……”张悬躬身:“在下张悬!”

  “张悬?”剑秦生摇头。

  他只关注剑术高明的后辈,张悬尽管一口气冲到前五十,闹出很大轰动,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这样吧,你说我的剑法全错,想要问你,又说不出来……不如,和我的学生比斗一场,我会让他压低修为与你等同,二人只交流剑术,点到为止!”

  剑秦生摆了摆手。

  既然不是张九霄,料来对剑道的理解,算不上突出,不如让自己的这位学生,试探一下,也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自信,敢这样口无遮拦。

  “也好!”张悬点头。

  说不出来,展示给对方看,或许也能给予启发。

  “这边请!”见他同意,谢师兄冷哼,当先向前带路。

  片刻工夫,来到距离小亭不远的一处空地,直径二十多米,刚好适合比斗。

  哗啦!

  在空地站稳,谢师兄缓缓将长剑拔出。

  剑身离开剑鞘,整个人的气息立刻改变了,锋芒毕露,似乎随时都会刺穿空气,将人斩杀。

  咯吱!咯吱!

  尽管将修为压制到了元神境初期,依旧给人一种凌厉之感,仿佛他就是一柄长剑。

  “上剑心巅峰?”

  只看了一眼,张悬就知道对方对剑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上剑心巅峰,只差临门一脚,随时都会突破。

  如此年轻,就有这种能力,就算比不上张九霄,也算得上高手了。

  “你的剑呢?出手吧!”

  长剑平指,谢师兄将精、气、神,堆积到巅峰,冷冷看了过来。

  “我的?”

  张悬摇了摇头。

  同级别,再加上他对剑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了真解地步……用剑的话,实在太欺负人了。

  环顾四周,眼睛落在水千柔身上:“可能还要劳烦一下,向水师姐借一样东西!”

  “借东西?”

  愣了一下,水千柔随即恍然,手腕一翻,自己的长剑递了过来:“给!”

  眼前这位,曾经看过她的剑,想必是想借用一下。

  不过,别人的长剑,因为牵扯器灵的问题,使用起来比较麻烦。

  “呵呵!”

  并未接剑,张悬两步来到跟前,手掌轻轻一捏,女孩的一根秀发,就落入掌心:“剑就不用了,借头发一用!

  说完,中指食指捏住发根,体内真气笔直灌输进去,“嗡!”的一声,纤细的长发笔直竖起,如同一根长剑。

  “开始吧!”

  重新回到空地,张悬轻轻一笑。

  “你用这个和我比试?”

  眼眶一下红了,谢师兄气的身体哆嗦。

  他是圣子殿精通剑术的高材生,更是剑道大宗师剑秦生的学生,降低身份与之比试,这家伙居然只用一根头发就上场……

  简直是对他的蔑视!

  “嗯,我不想欺负你!”

  张悬点头。

  “你找死!”

  觉得整个人快要爆炸,谢师兄手腕一抖,掌心的长剑发出尖锐的轰鸣,笔直刺了过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位谢师兄,看起来愤怒,剑法丝毫不受影响,一出手,剑气就直对张悬七、八处穴道,将所有可能出剑的道路全部封死。

  “这家伙的愤怒是装的?”

  张悬暗暗点头。

  不愧是圣子殿的天才,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这家伙看起来愤怒无比,气的随时都会炸开,实际上内心却冷静异常,研究了自己的站姿,可能施展的剑招,以及后退的去路,一剑就彻底封堵。

  换做其他上剑心巅峰,哪怕是张九霄在这,也肯定会立刻手忙脚乱,出剑与之硬碰。

  但真要这样做,头发会瞬间断裂,下面的比试也就没继续下去的必要,一招就输了。

  一剑逼得不得不回防,果然是剑法高手,不容小觑。

  可惜……他的对手领悟了剑道真解的强者!

  轻轻一笑,张悬也不后退,也不侧移,指尖的头发,陡然斜刺,慢悠悠的化作一个弧度,指向谢师兄的肩井。

  对方锋利疾刺,不去抵挡,却刺肩井,看起来让人费解,但剑秦生看到这一招,却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

  不是的别的,正是他刚才在凉亭中,施展的其中一招。

  只不过,在对方的手中,更加精妙,更加流畅,给人一种符合自然,直指大道之感。

  “虽然只改动了一丝,威力却截然不同……”

  拳头一紧。

  身为大陆都有名的剑道大宗师,眼力毋庸置疑。

  对方这招,看起来容易,却牵扯到对时机的把握,对对手剑法的理解,一旦出手,威力之强,一根发丝,也不弱于长剑!

  “嗯?”

  他看出威力,与之对战的谢师兄脸色变了。

  对方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一出手,自己立刻觉得整个人真气运行的路线,被瞬间切断,胸口像是被当场撕裂,一阵剧烈的疼痛。

  “可恶!”

  眼睛一红,脚下游走起来。

  刚才是强攻,打算硬碰硬,占据兵器之利,斩断对方手中的头发丝,而现在,则是四处游走,寻找机会,一举反击。

  尽管只是短短的一招,轻视之心尽去,发现对方对剑道的理解,不在他之下。

  “这……”

  院中跟过来的几位师弟、师妹,看到谢师兄,只出一招,就做出了防御姿态,全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就连水千柔也一头雾水。

  剑秦生能够看出张悬那招的厉害,他们受限于实力,根本察觉不了。

  一看之下,还以为是师兄放水,故意让这家伙一般。

  “谢师兄还是太仁慈了!”

  “是啊,要是我出手,早就一剑将他劈了!”

  “放心吧,谢师兄出手,肯定会让其好看……”

  一个个压低声音嘀咕。

  “呵呵!”

  将这些听在耳中,张悬再次一笑。

  不得不说,这位谢师兄,的确很聪明,发现自己剑招并非简单的刺肩井,而是牵扯了无数个变化,立刻果断停止进攻,改为游走。

  不过,天道剑法,如果只是游走,就能躲避,也就没那么厉害了。

  捏紧发丝,张悬同样的招数,同样的出手角度,再次凌空一刺。

  这一下,已经不是肩井,而是咽喉。

  招数平平淡淡,却牵动了体内的真气,宛如刺入了流水中的漩涡,无论谢师兄如何躲避,如何游走,都会主动撞上来,根本躲避不了。

  同样的招数,同样的方位,就因为角度略微差异,时机把握不同,威力差了足足好几倍!

  亲眼所见,都让人难以置信。

  “这招……还有这种变化?”

  一侧的剑秦生,眼睛再次瞪圆,脸上立刻浮现出满满的不敢相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