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一发碎剑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一发碎剑

  沉浸在先祖留下的剑法,不知多少年,剑秦生熟知这套剑术的所有变化。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刚才那招,可以演化出十八招不同的攻击方式,但绝没有这个角度,这种进攻的方法!

  看起来轻轻一刺,却如神来之笔一样,让人不得不防,却又无法防御!

  “这需要对时机把握,以及对手招数了如指掌才能做到,就算是我……也要花费许久才能想到,战斗之中,死亡只在毫厘之差,如此紧张时刻,能够做出这点……”

  剑秦生不敢相信。

  这招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结合了一个人对剑术的领悟,以及对对手的把握。

  即便是他,想要施展出来,都极难。

  “你……”

  他心中感慨,对面的谢师兄只觉得胸口憋闷,快要炸开。

  尽管不理解对方这招到底精妙在那里,但头发丝刺过来,他全身的气息再次被打断,不想办法,就会直接撞到上面,躲都躲不开!

  对方手中的,虽只是一根头发丝,但灌输了真气,比起锋利的长剑都丝毫不弱,真要刺过来,完全可以刺穿咽喉,甚至将头颅切割下来!

  “退!”

  知道继续前行的话,重伤无可避免,一咬牙,左手捏了个法诀,猛地向前一拍。

  啪!

  空气发出音爆,借助力量猛地向后退出。

  因为陡然改变力量,体内沸腾的真气再也控制不住,五脏六腑像是被大锤撞击了一般,脸色变得涨红,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连续两招,一下都没对碰,就直接受伤……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谢师兄这是干什么?”

  他们的眼力,看不出来张悬这招的威力,只看到谢师兄占据了上风,结果却突然后退,导致力量反噬,一个个满是发懵,不明所以。

  “难道……谢师兄有自虐倾向?”

  “应该是的,我记得师兄好像追过水师姐,结果不知被谁揍得鼻青脸肿!”

  “是啊,以后,就再没敢打师姐的主意……只是,这和自虐没关系吧?”

  “谁说没关系?人人都知道,学院的一个大人物,喜欢水师姐,他还敢去招惹,不是找虐是啥?”

  几位师弟,扶着下巴,心中暗暗揣测。

  “你……”

  看到众人的表情,谢师兄哪里不知想些什么,脸都绿了。

  本想着帮老师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怎么都没想到,手持中品圣器,却连手持头发的家伙没伤到,自己反倒吐血。

  “这招你能挡住,我就认输!”

  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谢师兄眼睛眯了起来。

  哗啦!

  体内的剑意开水般沸腾而起,狂暴的气劲冲天而起。

  “是师兄最厉害的无忧剑!”

  “这招是老师创出,一剑断烦恼,无悲无忧,相同级别,几乎没人挡得住!”

  “老师施展这招,能够一瞬间射出九十九道剑气,谢师兄是我们之中悟性最高的,尽管距离九十九还差的很远,但也足有三十二道剑气了!”

  “封锁对手三十二处穴道,气机牵引下,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

  四周一阵哗然,水千柔眼中也露出了担心之色。

  这位张悬,是她带来的,万一因为比试被师兄击伤,颜面上也不太好看。

  “以他的实力,应该不会有问题……”

  不过,一想到对方连乙字巷都能通过,谢师兄尽管很强,应该还不是对手。

  滋滋滋!

  体内的气息达到顶点,谢师兄身体凌空而起,人剑合一,猛地刺了过来。

  “好厉害的武技!”

  张悬眼睛立刻亮了。

  这招以身化剑,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将精、气、神,全部融入剑道,没有极强的悟性,很难做到。

  一剑出,锁定对手三十二处穴道,只要移动,就会受伤,果然够厉害的。

  “明理之眼!”

  顾不上多想,眼中纹理闪耀,眨眼功夫,对方招数的缺点,立刻详细出现在眼前,如同照镜子一般清晰。

  “威力不错,不过,还是漏洞很多……”

  看出最少十几个漏洞,张悬也不后退,选了一个,手中的头发丝,猛地迎了上去。

  “他要干什么?”

  “用头发丝和谢师兄的长剑硬碰?”

  “不用看了,这是自己找死……”

  ……

  看到他的动作,众人再次哗然。

  在他们的眼中,这位新来的青年,见谢师兄如此凶猛的攻击,非但不躲,还迎上去,明显找死。

  就连剑秦生也有些疑惑。

  无忧剑是他创出,锋利无匹,攻击力极强,就算同级别的剑招,都不敢硬碰,用一根头发丝迎上去……很容易受伤,甚至,都有可能被当场斩杀!

  哗啦!

  疑惑的眼神中,长剑已然和头发丝接触。

  呼!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后者会被剑气搅成碎末的时候,笔挺的头发,突然一下弯曲下来,拐了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弧度,落在长剑的剑背上!

  嗡!

  锤头敲击在钟鼓上面的声音陡然响起,紧接着“咔嚓!咔嚓!”的脆响密密麻麻。

  全都一愣,众人急忙看去,就见被头发丝,敲击过的长剑,瓷器一般,开始出现裂痕,眨眼功夫,就碎成无数块,从空中倒在地上。

  噗!

  长剑被击碎,真气反噬,谢师兄脸色一红,鲜血狂喷而出,身体一晃,从空中掉了下去。

  无忧剑尽管威力很强,但人剑合一的情况下,对剑的要求极高,长剑碎裂,相当于精、气、神被瞬间斩断,只一下,就受了重伤。

  “这……”

  四周一阵鸦雀无声,一个个看向手持头发的青年,像是见鬼一般的表情。

  “我输了……”

  服下丹药,站起身来,谢师兄满是沮丧,却也知道,的确是输了!

  手持中品圣器,败给了一根头发……

  亲身经历,都觉得和做梦一样,难以置信。

  “你输的不冤!”

  剑秦生眼睛放光,看向张悬,像是看到了瑰宝:“这位小兄弟剑术比你要高明不少!”

  “是……”谢师兄点头,一脸羞愧。

  “相互切磋,相互学习而已,谢师兄剑术高明,我也是非常佩服的!”张悬忙道。

  “用一根头发丝,震碎他的长剑,对剑法的掌握,堪称登峰造极!”

  剑秦生开口:“如果没看错,你这根头发丝,应该也已经断裂了吧!”

  “是!”

  点了点头,张悬指尖的真气一松。

  呼!

  原本笔直的头发丝,微风一吹,立刻化作粉末,飘散四周。

  众人再次一惊。

  在完整头发中灌输真气,不算太难,但碎成这样,还能保持真气运转,并且将谢师兄的长剑击碎……该有多强的控制力?

  “其实你也不用沮丧,你的长剑,并非是他头发斩断!”

  确认了心中的猜测,剑秦生笑了笑,安慰了自己的学生一句。

  谢师兄不解,其他人也满是迷茫。

  刚才明明看到对方用头发斩在长剑上,剑应声而断,怎么会不是?

  “你施展无忧剑,剑气笔直前刺,力量全部集中在了剑尖,希望能将对手击败,这时候,剑身是最薄弱的,他用头发撞击在剑身的一处,刚好是力量的节点,一碰之下,剑身内的真气四处激荡,控制不住……其实说白了,是你自己的力量将长剑震碎,他的头发,只是找的位置和时机极为巧妙罢了!”

  为了防止学生失去自信,剑秦生解释了一句,接着看过来:“不知我说的可否正确?”

  “前辈明察!”

  张悬点头。

  对方说的不错,头发丝哪怕汇聚了真气,也不可能将中品圣器斩断,之所以出现这种效果,和对方说的一样,借用了这位谢师兄的力量!

  真气被头发撞击,四处溃散,凶猛的冲击下,不光让其受伤,还将剑身直接震碎。

  遭到力量反噬,头发也承受不住化作了飞灰,要不是他真气精纯,流淌在其中,可能刚才就不见了。

  “战斗中找出缺陷所在,引动力量,以头发击溃剑身,如果没看错……”

  目光炯炯的看过来,剑秦生带着激动和不可思议:“你对剑道的领悟,已经达到真解的地步了吧?”

  也只有达到剑道真解,才能如此明察秋毫,对剑气的任何一个走向都能明确判断,连施展出无忧愁剑的谢师兄都远远不敌。

  “是!”点了点头,张悬并没有否认。

  如果不出手,还能够隐瞒,刚才施展出剑招,对方这种实力再看不出来,真就白练剑这么多年了。

  “20岁左右就领悟剑道真解……你是张家的人?”

  听他确认,剑秦生满是震惊,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这要剑道天赋达到什么级别才能做到这一点,当年的他也被称为天才,但为了达到这种境界,也是花费了不知多少的心血。

  “张家?我真的不是……”张悬满脸苦笑,为什么每一个听到他名字的人都以为是张家的人?

  难道就只有张家才能出现天才?

  普通人,就不能走到自己这步?

  “不是?”剑秦生一愣,随即狂笑:“那就太好了,哈哈!”

  “这……”见他如此兴奋,张悬忍不住一愣。

  听到不是张家,如此兴奋,难不成这位剑秦生与张家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