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老师,还请让学生为你出气!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老师,还请让学生为你出气!

  “战子,你什么意思?”

  认出对方是谁,任清远面皮情不自禁的跳动,强忍住胸口的怒火:“你要记住,现在的一切,都是谁给的,只要愿意,名师堂可以随时剥夺走属于你的一切!”

  “剥夺一切?”

  转过身,郑阳摇了摇头,懒得多说:“你高兴就好!”

  说完,脚下轻轻一踏,笔直向张悬的方向飞去。

  “郑阳战子,你这是什么态度?”

  身体一晃,曲长老挡在前面,怒火熊熊燃烧,似乎快要炸开。

  之前虽然中毒,但身为九星名师,解毒灵药不少,再加上实力雄浑,恢复了一阵,已经行动自如,没什么大碍了。

  “让开!”郑阳眼皮一抬。

  “放肆,这是和九星名师说话的态度?”

  曲长老立刻炸开,怒火冲到脸上。

  这位张悬的学生,一个比一个拽,毒殿、魂师、启灵师公会会长,我们管不了,但战师堂隶属名师堂,属于下属单位,你还敢嚣张,简直找死!

  “那你要什么态度?下跪吗?”

  郑阳看过来。

  “下跪不用,只是让你知道,你能有现在的实力,都是名师堂的功劳,要知恩图报,切莫自毁前程……”

  曲长老大喝,声音还没结束,突然全身汗毛陡然炸起,随即看到一柄长枪笔直刺了过来,凌厉的气息,似乎要将他元神都搅成粉末。

  “你……”

  不敢停歇,手掌一翻,面前一柄长剑出现,立刻迎向枪尖,“叮!”的一声,感到一道雄浑的力量沿着手臂冲撞而来,似乎要将他全身经脉都震碎。

  噗!

  长剑脱手,一口鲜血喷出,曲长老瞬间被震的倒飞而出,人还在空中,再次看到长枪的枪杆,抽了过来。

  吓得身体一缩,双掌急忙迎上。

  咔嚓!咔嚓!

  巨大的力量下,双臂直接被震得脱臼,空中的身影如同被击飞的棒球,笔直砸向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满地的烟尘。

  “给你脸了,让你教训我?”

  抽飞曲长老,郑阳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随便拍了拍手,长枪一收。

  “曲长老……”

  “你要干什么?”

  没想到这家伙没有丝毫顾忌,直接出手将曲长老打飞,四周的名师全都哗然,一个个围上来,气的快要爆炸。

  “想对我动手?”

  见他们冲来,郑阳并不紧张,反而抬起头颅:“他们要杀你们的战子,不想没有堂主,就给我拦住!”

  哗啦!

  声音结束,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四周的空间一阵扭曲,八位老者,突兀出现在面前,一个个都带着强大的杀伐之气,一看就知道从战场上刚走出来,带着铁血的味道。

  嗡!

  八位老者同时将手中的长剑拔出,诸多名师面前的空间,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诸位还请留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战师堂好不容易出现一位战子,一位堂主,不想出现任何问题……”

  一个老者环顾一周,朗声道。

  “反了,是真的反了……”

  看到这一幕,任清远只觉得快要炸了,熊熊烈火,随时都会从胸口灼烧。

  名师堂建立数万年,一向都是统御别人,让人敬畏和佩服,还从未有过哪个势力,敢明目张胆的作对……今天不光见了,还一下四个……

  “没有什么反不反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名师堂如果都是正确的,没人会反驳,而如果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人人都是反的!”

  淡淡一笑,郑阳不再理会围在四周的九星名师,身体一晃,落到了地上,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徒儿郑阳,见过老师!”

  “起来吧!”

  张悬点了点头。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郑阳也长大了,而且实力,更是达到了就算是他,都难以看穿的地步。

  “老师,我听说,名师堂之所以下通缉令,是因为张家的人恶人告状,说老师你使用异灵族人的宝物……不知是与不是?”

  站起身来,郑阳恭敬的看过来。

  “应该是吧!”愣了一下,张悬随即点头。

  具体为何名师堂会下通缉令,他不清楚,不过,起因肯定和张家大闹有关。

  当时为了赶着去救赵雅,曾借助了狠人的力量,或许是因为这个,才让其如此禀告。

  名师堂,一向对异灵族人警惕,听信了对方的话,过度处罚也有可能。

  “老师孤身对抗异灵族人,剿灭一个皇族,他们不奖赏功勋,反倒因为一点可有可无,无从判断的东西,去定罪……张家,好大的气派!看来,还真是第一家族的名头,这些年把他们惯坏了!”

  冷冷一笑,郑阳躬身抱拳:“老师,还请让学生为你出气!”

  “出气?”

  张悬知道自己这个学生脾气火爆,敢作敢为,当即点了点头:“别杀人,教训就好!”

  “是!”

  点了点头,郑阳手中长枪猛地一抖,发出剧烈的轰鸣,紧接着双眼环顾一周:“如烟、路冲,张家、圣子殿、冰原宫欺负我们老师,诬陷他罪名,你们可愿意,和我一起,替老师报仇?以正老师威严?”

  “当然!”

  魏如烟向前一步。

  “义不容辞!”

  路冲也来到跟前。

  “那就好……”

  郎朗一笑,郑阳眼皮一抬,带着冷厉:“张无痕,你对我师出手,伤他不说,还下命令,进行追捕和围杀……辱师之仇,不共戴天,我郑阳,今天替师出战,你可敢接?”

  呼啦!

  说完长枪再次一抖,空间出现一道道涟漪,好像四周都要被震碎。

  “你要挑战我?”

  没想到,这个十几岁的孩子,直接对他挑战,张无痕嘴角抽了抽,拳头一紧:“好……”

  轰隆!

  话音未落,突然一道急促的风鸣响起,张无痕急忙抬头,随即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影自天而降,笔直落了下来。

  咔嚓!

  胸骨被砸断了好几根,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就被一屁股坐进了地面,只剩下半个脑袋,牙齿掉了一地,大口大口吐血。

  “诸位师兄、师弟,要比试,怎么也不喊我,看我都来晚了……”

  屁股的主人,轻轻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