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张悬要指点(上)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张悬要指点(上)

  “可是,老师你的实力……”

  听到老师要比,郑阳满是着急。

  老师只是洞虚境初期,而眼前这位张家家主,这么远施展出剑气,就能挡住王颖的傀儡,力量之强,绝对超过了圣域九重!

  两者差距这么大,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怎么打?

  炼化堂主令,借助水滴,张悬力量暴增,不过,并未显露出来,再加上心境超绝,天道真气的特殊,就算是他,都不知道,在短短几个呼吸内,老师的实力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可以压低修为,与张师相同级别,只是比剑论道,不会伤人……”

  知道对方担心什么,兴剑圣笑了笑:“如果我输了,张家道歉也行,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也行,但是我要是赢了,还希望张师能遵守之前的约定!”

  之前约战张家剑前,张悬曾说过,输了加入张家,成为一位长老。

  “这个简单!”

  张悬点了点头:“不过,既然比试,我也不欺负你,不用压低修为,用出最强力量即可!”

  “用最强力量?”

  兴剑圣一愣。

  他的实力,全力施展剑法,任清远堂主都不容易对付,对方竟然让其施展全力,真的假的?

  “这家伙没疯吧?”

  任清远、张无痕等人也满脸不解。

  对方的实力,已经亲眼见识了,除了手段众多,学生强大外,没任何可圈点之处,让兴剑圣全力出手……不是找死吗?

  “不错!”张悬点了点头:“而且,我就坐在这里,用一只手与你战斗,如果我身体移动分毫,或者用了第二只手,也算输!”

  “……”

  兴剑圣面皮一抖。

  他约战对方,一来,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他儿子;二来,也能更好的解决张家与其的恩怨,亲自出手,轻重可以控制,至少不会让其重伤!

  结果,不领情就罢了,还如此狂言……

  “像你……”

  正气的快要炸开,就听到耳边妻子的传音过来,兴剑圣嘴角情不自禁的抽了抽:“我也这么臭屁?”

  “你年轻的时候,比他臭屁多了……”梦剑圣微微一笑。

  “这个……”

  挠了挠头,兴剑圣无奈的看了过来:“好,既然你如此要求,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身体一晃,从空中落了下来。

  才刚落地,耳边妻子的传音再次响起:“敢伤儿子一根汗毛,以后就别想上我的床!”

  “我……”

  嘴角一抽,兴剑圣差点没哭出来。

  招谁惹谁了……

  对方难道已经料到这点,说坐着不动,还单手比试……故意装逼吗?

  “老师……”

  和他的郁闷不同,郑阳、魏如烟的等人略带担忧的看过来。

  他们拥有的机遇,心里很明白,老师没有这种机遇,实力还只有洞虚境初期,这位张家家主不压低修为的话,怎么打?

  根本没可能获胜!

  “放心吧,老师什么时候打过没把握的仗?既然敢这样说,肯定有办法!”

  袁涛笑了笑。

  “也是……”

  听到这话,郑阳点了点头。

  魏如烟入门晚,很多事情不知道,但他一开始就跟随老师,对其脾气性格知道的很清楚。

  这位老师,啥时候吃过亏!

  和他比斗的,最终都会以惨败结局。

  “你们有没有发现,老师的气息好像变了,之前我还能感觉到深浅,而现在,如同汪洋大海,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边际……”

  王颖突然插话。

  郑阳、魏如烟急忙看去,果然感到眼前的老师,虽同样坐在原地未动,但体内的气息,却比之前增加了不知多少倍,已然判若两人。

  “老师可能又突破了……”

  路冲道。

  身为巫魂,看的更加清楚,如果说之前,老师的实力,可以轻松胜过,而现在……强烈的压迫感,靠近都不敢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短时间内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但老师就是老师,无论做出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

  “既然如此,我们就拭目以待……看老师,如何教训这位张家家主!”

  这才真正放下心来,郑阳轻轻一笑。

  “出剑吧!”

  记住了妻子的交代,兴剑圣深吸一口气,手腕一抖,长剑出现在掌心,带着凌厉的气息。

  “我出剑的话,很容易伤到人,既然是友好切磋,就不用剑了……”

  眼皮一抬,张悬神色淡然。

  “不用剑?怎么比?”

  兴剑圣一晃,有些想抓头发。

  他年轻的时候,虽然也很装,可还没这么装吧?

  简直打脸到了极限!

  换做其他人,肯定早就发疯,气的快要爆了,但是对方……想气又气不起来。

  虽然不敢确认是他儿子,但心中有个感觉,与其之间,必然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不错,我这样和你比试吧……”

  不知道对方心中的想法,张悬屈指一弹,之间立刻冒出一道剑气,刚好三尺长短,散发出淡淡的寒芒。

  “好,你要小心……”

  也不只是气的,还是郁闷的,一声冷哼,兴剑圣长剑一抖,笔直向坐在地上的张悬刺了过来。

  这一下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不过剑意十足,长剑才一出现,就好像刺破了空间,下一秒出现在张悬眉心。

  看样子,不躲,就算不死,也会被破了真气,短时间内再无法行动。

  “不错的剑法!”

  张悬轻轻一笑。

  不愧是张家家主,张家剑术第一人,一招出手,就显示出了不同,张煦等人与之一比,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

  也不躲闪,坐在原地不动,左手依旧给赵雅重铸经脉,右手则轻轻抬起,同样凌空一点。

  剑气如虹,刹那间穿越了时间、空间的距离。

  这招和兴剑圣刚才刺来的剑法,无论招数,还是起手式,都一模一样,不相差分毫,如果不是知道二人敌对关系,还以为是同门师兄弟相互切磋。

  不过,相同的一招,张悬却是后发先至,看样子,兴剑圣的剑还没刺到对方眉心,就可能先被破掉力量。

  “这……”

  全身一震,兴剑圣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