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屁股是不是有个胎记?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你屁股是不是有个胎记?

  “噗嗤!”

  空中的梦剑圣,听到张悬这话,再也忍不住,花枝乱颤,直接没笑的断过气去。

  不愧是她王梦娅的儿子,要教老子剑法,果然有气魄!

  “说得好!”

  忍不住喊出声来。

  这家伙早就膨胀了,现在被“儿子”打击,怎么看,怎么觉的爽快!

  “这……”

  听到她的喊声,诸多九星名师,和张家的高手,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位张家主母,到底是那边的?

  魏如烟、王颖等人也一头雾水……自己老公被打了,被说教,还这么高兴……

  张家的人,果然一个个都脑子有坑!

  “……”

  看到妻子笑的快要从空中掉下来,眼前的青年更是一脸认真,兴剑圣差点吐血,脸色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要不是涵养高,恐怕都直接炸开了。

  “闻道有先后,我只是在剑术上理解比你略强而已,和你一起探讨,勿要紧张。”张悬道。

  “不用了!”

  一甩衣袖,兴剑圣哼道:“探讨,还是等比试完了再说吧,我还有一招,如果你能挡住,才算真正胜过我!”

  呼啦!

  说完,也不待对方回答,一声冷哼,长剑凌空,再次刺了过来。

  摇摇头,张悬身体依旧不动,手指轻轻一旋,再次点了过来。

  依旧是礼尚往来,但这次的剑招,更加锋利,一出现就刺破了空间,剑芒所及之处,出现了漆黑的裂痕。

  “这是……剑气破虚?”

  “单凭剑气,能够刺破虚空,撕裂空间,这是……超越圣域九重才能施展出来的力量!”

  “他不才是洞虚境吗?怎么会这么强?”

  空中的众人全都脸色一变。

  尤其是张无痕、幽若心等人,个个面容发白,不敢相信。

  这位张悬,是依靠雷霆,才弄得他们十分狼狈,自身实力,真的不值一哂,啥时候,这么强大了?

  要是之前就如此,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根本不是他们可以阻挡的!

  “这、这……”

  任清远也瞪大眼睛。

  早知道这位张悬,是拥有这种实力的名师,打死也不颁布追捕令啊!

  这种实力,已然堪比太上长老,就算是他,都没资格处置的。

  “难怪能教出这么多厉害的学生……”

  咽了口唾沫,转头向郑阳等人看去,就见他的几个学生,全都一脸理所当然的看过来,似乎早就知道,面对这种事,老师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

  似乎在他们心中,这位张悬,就算拥有再强的力量,都很正常一样。

  “怪胎,一群怪胎……”

  拳头捏紧,任清远身体哆嗦。

  哗啦!

  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张悬的剑气,来到兴剑圣的面前,后者也不甘示弱,长剑连番抖动,化作一道剑芒,向张悬咽喉刺来。

  “夺命三剑!”

  看到这招,梦剑圣吓了一跳。

  夺命三剑,是她和兴剑圣,修炼多年的保命绝招,本想着,遇到危险时使用,没想到,第一次面世,竟然用到了儿子的身上。

  手腕一翻,长剑出现在掌心,正打算冲过去救人,就见坐在地上的张悬,微微一笑,突然开口。

  “停!”

  哗啦!

  四周的空间像是被他一言冰冻,兴剑圣锋利无匹的长剑,瞬间停在原地,像是被冻在水中的鱼。

  “去!”

  再次轻轻一喝,他指尖的剑气,向上一点,夺命三剑的剑招立刻崩塌,兴剑圣如遭重击,脸色发白,连连后退。

  “你、你……这是一言封空?”

  眼睛瞪圆,兴剑圣吓得有些哆嗦。

  一言就封禁空间,这是对魔音掌握到古圣级别,才能做到的,现如今的魔音师公会,无一人能够做到,他竟然完成,怎么可能?

  “算不上一言封空,只是你心境较弱,我的话语将你影响,让你停止运转真气了而已!”

  张悬道。

  炼化了堂主令,实力堪称古圣下无敌,但想要施展出魔音师才能使用的一言封空,还是做不到的。

  之所以能让对方停下,和他说的一样,动用了堪比杨师的心境刻度,再加上师言天授和师者之心,言出而法随……这才一下立了奇功!

  其实,就算不用这招,凭借他现在的力量,将其击败也轻而易举,但远没有眼前这样震撼。

  “厉害,厉害……”

  思索了一下,明白过来,兴剑圣眼睛放光,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再没了一点愤怒,反而越看越是满意。

  当初儿子,出生时,就闹得动静极大,知道不同凡响,后来出现变故,本以为,天资将会埋没,再达不到以前的辉煌。

  做梦都没想到,再次见到……比想象的还要强,还要有天赋!

  “不用问了,这一定是我的儿子,也只有他,才能有这种能力和手段……”

  越想越高兴哈哈一笑,看了过来:“连我最强的夺命三剑都能破解,我认输!”

  “这就认输?”

  张悬一愣。

  还以为对方会继续纠缠,直到受伤,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认了。

  事关张家,依旧能如此轻松放下,对眼前这位的感观,立刻好了不少。

  “不错,与其继续打下去会更加丢人,还不如爽快承认!”

  兴剑圣哈哈一笑。

  输给别人,肯定忍不下来,但输给儿子,反而心中十分高兴。

  “族长……”

  一侧的张无痕没想到,族长亲自出手,都输了,一脸着急。

  认输,张家不光不追究,还要向眼前这人道歉,传承数万年的第一家族,何时受过如此侮辱?

  “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但我的决定,就是家族的决定,不会更改!”

  摆了摆手,兴剑圣懒得继续废话,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停顿了片刻,改成传音:“张师,我想询问你件事,还望能够得到回答!”

  “张家主有事请将,如若张某可以说,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悬点头。

  能主动承认失败,并且拒绝张无痕的话,眼前这位,还算比较有风度。

  “是这样的……”

  面容有些尴尬,兴剑圣一脸紧张的看过来:“你屁股上……是不是有一个朱红色的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