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想想都觉得刺激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想想都觉得刺激


  头疼欲裂,张悬悠悠醒转。

  入眼处,是个宽敞的房间。

  “我的实力……”

  缓缓坐起,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包满了纱布,浑身疼痛不堪,一看就知道伤势不轻,想要运转力量,却发现体内真气,少的可怜。

  “水银真气?”

  仔细观察,发现仅存的真气沉重无比,运转一丝,都满是困难。

  之前吸收水银灵气,将之蜕变成自己修炼的真气,实际上是相当于把浓郁的灵气,转变成了稀薄的真气,而此刻,不知何故,体内雄浑宛如海洋般的真气,消失不见,只留存了一些类似水银般的真气。

  厚重是厚重了,可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想要调动,都很难做到,更别说用来恢复伤势了。

  “我进入上苍的通道,被雷霆阻挡,然后……失去了知觉……”

  看完体内乱糟糟一片,之前的经历浮现于脑海,张悬瞳孔一缩:“难道……已经到了上苍?”

  正常情况他应该流荡在空间通道才是,现在却躺在房间里,身上也被包扎完毕,难不成……已经通过了雷霆区域,顺利进入了所谓的上苍?

  精神一动,神识想要外延,嘴角情不自禁的一抽。

  之前足可以蔓延数百万公里的神识,竟然被死死禁锢在体内,死活都蔓延不出去!

  “好强的空间压迫!”

  不用继续,他也知道,应该到上苍了,不光神识无法蔓延,飞行能力,也受到了制约,巨大的空间压迫下,走路都难以维系,更别说飞起来。

  咕咕咕咕!

  腹内一阵闷响,竟然饿了。

  自从修炼到化凡境,吸收灵气,就足以为自身提供能量,吃不吃饭并不重要,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饥饿,似乎整个身体,都要被掏空了。

  神识无法蔓延,静心感应,四周果然充满了水银般的灵气,密密麻麻,比之前在昆虚境高台降落的那些,浓郁了十倍不止。

  想要吸收,锤炼成真气,恢复伤势,顿时感到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片刻后,忍不住摇头。

  身上没伤的时候,吸收水银灵气,可以凭借自身实力对抗,不出现意外,此刻全身没一处完好的,经脉也出现了无数裂痕,一吸收就承受不住,更别说,转化成内息了。

  “看来只能等伤势好一些再说了……”

  知道着急也没用,张悬放平心态。

  因为重伤,加上真气几乎涓滴不剩,破碎虚空的实力,施展不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和普通人没太大区别。

  “先找点吃的……”

  感觉到腹中越来越饿,挣扎着站起身来,揉揉肚子,缓缓走出房间。

  呼呼呼!

  刚推开门,随即听到院中一阵风声,抬眼看去,随即看到一个少年,手持一柄铁剑,施展剑法。

  他的左腿如同木头一般僵硬,也不知是受伤还是本来如此,行走十分麻烦,动作上没有任何花哨,手中的剑,却不停翻飞,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基本功还可以,剑法差了些……”

  看了一眼,张悬皱了皱眉。

  对方的剑法,随便拉一个三星名师,都远远超过,的确不怎么样,但身体如此不方便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

  心中叹息,忍不住弄出了些声响,听到动静,正在练剑的少年停了下来,急忙转头,脸色一喜:“你醒了!”

  一转头看清了容貌。

  少年大概十六、七岁,个头不高,足足比张悬低了一头半,按照前世的身高来算的话,可能还不足一米六,左边的脸颊上,一个猩红色的胎记,半个巴掌大小,将本来就不算清秀的脸,遮掩了一大半。

  远远看去,非但和英俊扯不上关系,还有些惨不忍睹。

  “多谢救命之恩……”

  张悬抱拳。

  “没什么,我也是无意中看到,才将你救回来……本以为伤势这么重,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自己恢复了……”

  少年挠了挠头,说话不太连贯,一看就知道不擅长与人接触。

  “三少爷……”

  外面一个老者,走了进来,看到门口的张悬,愣了一下,随即躬身:“这位公子,你醒了!”

  张悬点头回礼。

  仔细看向老者,衣服上满是油污,嘴角撕裂出一道口子,有鲜血的痕迹,脸颊上也满是淤青,一看就知道,刚被别人殴打了一顿。

  “易老,怎么了?”

  被称作三少爷的坡脚少年,看到老者这副模样,脸色一变,急忙收剑走了过来,满是担心。

  “回禀少爷,没事……”

  易老脸色尴尬,不知如何回答,过了片刻,道:“是……城主府的二小姐来了!”

  “薛琴来了?”

  听到这位二小姐,坡脚少年眼睛一亮,眼中带着一丝激动。

  “是……”

  看到少爷如此表情,易老脸色愈发尴尬。

  “她来……和你受伤有什么关系?”

  高兴过后,坡脚少年意识到了不对劲。

  “三天后,不是凌云剑阁,招收杂役弟子吗?”易老纠结了一下,一咬牙:“薛琴二小姐,依仗城主府的关系……提前得到了的名额……”

  “得到了名额?”

  坡脚少年脸色一喜:“那……岂不是好事?”

  话音未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坡脚,神色顿时黯淡下来:“我……肯定是没希望了……”

  “得到名额,肯定要去凌云剑宗,难道是过来找我告别的?”

  摇摇头,将心中的不愉快抛开,坡脚少年问道。

  “她……她……”

  似乎不知如何回答,停顿了片刻,易老再次咬牙:“她……是来和你退婚的!”

  “退婚?”

  坡脚少年,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无比,身体晃动了一下,差点摔倒:“她就因为……成了凌云剑阁的杂役弟子,就要和我退婚?”

  被女子退婚,无论在哪里,都是极其打脸的事。

  “天之骄女瞧不上未婚夫,前来退婚,受伤少年,奋发图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张悬眉毛一跳。

  一来到上苍就遇到这种事……

  想想都觉的刺激啊……

  (做了一天大纲,满是头疼,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