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屈辱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屈辱


  “施展剑法?”

  没想到这位张兄,提出这个要求,单晓天满是不解。

  你一个不懂修炼的,就算我施展剑法,也看不懂啊!

  “我刚才看单兄的剑法,力量受限,裹足不前,想再观察一下,或许能找出办法,三天时间,有机会提升的话,成为凌云剑阁的弟子,也不是没有希望!”

  张悬笑了笑。

  刚才对方施展剑法,凭借他的眼力,已然看出了一些问题,现在让对方施展,是想试试,图书馆在这个上苍,能不能用。

  “张兄……懂得剑法?”单晓天皱眉。

  “略懂一二!”

  张悬点头。

  “那好!凌云剑阁弟子,我没想过……”

  看了自己坏掉的左腿一眼,单晓天摇了摇头,道:“不过,如果张兄懂的剑法,交流一下,倒是可以!自从无法修炼后,都是自己摸索,从未和人交流过……”

  他因为自卑,又无法修炼,所谓的剑法,只是自我消遣,从未与人展示过,更别说比试了。

  既然眼前这位,懂的剑法,交流一下,也没什么。

  呼!

  手腕一翻,长剑抖出剑花,向前方刺去。

  嗡!

  张悬脑海一动,一本书籍出现。

  将书籍翻开,看完其中的内容,张悬松了口气。

  看来就算在上苍,图书馆也能用,应该和之前猜测的一样,洛若曦将春秋大典放入其中后,前者有了很大的晋级,上苍天道窥视起来,也毫无压力。

  “还真够可笑的,单晓天,你也练剑,怎么着,还想,凌云剑阁能够收你为弟子不成?”

  心中正在思索,一个冷笑从外面响起,紧接着两个人影,大步了进来。

  当先一个,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淡黄色的长裙,眼中露出浓浓的骄傲,下巴微微扬起,宛如公主,刚才的话语正是从她口中响起。

  身后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麻衣,眉毛黝黑,腰间系着柄长剑,还没近前,就给人一种剑气压迫之感。

  “三少爷……”

  易老急匆匆从后面跑过来,满是内疚和不甘:“我拦不住……”

  停下长剑,单晓天看向眼前的女孩,一紧张嘴唇有些结巴:“薛、薛琴?”

  “好了!”

  眼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女孩摆了摆手:“怎么,明知道,我过来的意思,不自己出来,以为派个下人,把婚约拿过来,这样就想糊弄过去?”

  “你要退婚,我把婚约都给了……还想怎样?”

  单晓天脸色涨红。

  “不怎么样,很简单,我要你全城公布,是你配不上我,主动要求退婚,我城主府,推辞再三,然后尊重你的意见,这才将婚约结束……不然,你直接将婚约取出,是想告诉所有人,我薛琴不想嫁给你?让所有人戳城主府的脊梁骨吗?”

  哼了一声,薛琴道。

  如果给别人知道,是因为她成了凌云剑阁的弟子,才和眼前这位退婚,必然会引起不少舆论,对她极为不利,但对方先退婚,名誉就保住了,没有一点瑕疵。

  “够狠……”

  一侧的张悬忍不住摇头。

  退婚就很让人受侮辱了,给了婚约都不行,还要全城公布……关键,不但要退婚,还想当好人!

  简直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面容发白,单晓天拳头捏紧。

  张悬一下就能想通,做为当事人,自然更加明白,浓浓的屈辱感,涌上全身。

  屈辱!

  当面打脸,而且还是左右开弓的那种!

  可他……无力反抗!

  “好了,这次过来,不是和你商议,而是命令!三天内,必须通告全城,有个结果,否则,后果自负!”

  没说话的中年人,神色淡漠的看了过来。

  “你是谁?”

  单晓天看过来,像是受伤的头狼。

  “我是二小姐的剑术老师,薛沉!”中年人淡淡道。

  “薛沉?我知道你……”

  似乎听过这个名字,单晓天脸上露出了自嘲的表情:“让城主府的剑术总教习过来,亲自说,的确有分量……只是,不知道所谓的后果是什么?”

  这位薛沉,正是城主府的总教习,一位古圣三重的强者!

  “不答应也很简单!”

  薛沉面无表情:“单家这些年,得罪的人不少,如果没有和城主府的联姻,加上你本身就是废柴,应该早就灭绝了……”

  单晓天不说话。

  对方说的不错。

  如果不是因为他,无法修炼,又和城主府有婚约关系,哪能活到现在!

  之前的无数仇人,肯定早就冲过来,将这里夷为平地了。

  “只要这些人,想要出手,就凭你们一主一仆,能够挡得住?”薛沉继续道。

  单晓天不停颤抖:“你这是杀我们灭口?难道就不怕悠悠众口?”

  “悠悠众口?”

  薛沉眼皮一抬:“你们死后,城主悲痛欲绝,会亲自派人替你们报仇,然后小姐,更会痛哭好多天,最终伤心的离开此地,进入凌云剑阁……”

  咯吱!咯吱!

  心脏快要爆炸,单晓天再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一旦如此,城主府的名誉非但没受到损伤,还会变得更加重情重义,这位薛琴小姐,也会更加受到尊重。

  都是凌云剑阁的杂役弟子了,竟然还不退婚,还伤心痛苦……

  “好,好,我……答应!”

  指甲扎在肉里,所有指关节,变成雪白之色,单晓天尽管满心不甘,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弱肉强食,这是生存法则。

  “这还差不多!”见他同意,薛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招手,薛沉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递了过来:“这是你的退婚缘由和公告,签上字,今天整个城内的人就会全部知晓!不需要你去多说。”

  接过文书,单晓天看去。

  理由十分简单,说他受伤,不仅无法修炼,还无法人事,十足的废人,不想耽误对方,故此推掉婚约,还望见谅,因为说过多次,城主府顾念情谊,一直不同意,才出此下策,提前告知全城,还望海涵……

  不能人事?

  十足废人?

  强烈的屈辱,让单晓天身体一晃,血液瞬间冲入脑海,快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