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单晓天的迷茫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单晓天的迷茫


  可以想象,如果真将这份公告发出去,他的尊严将会彻底失去,再无翻身的可能,不知受到多少嘲笑,甚至单家数百年来留下的名誉,也都会丧失的干干净净。

  简直等于将其剥光了,不停的抽打,没留一丝颜面。

  “签字吧!”

  女孩看过来,带着冷漠。

  “少爷,你不能签,一旦签了,我们单家,彻底抬不起头来……”也看清了上面的文字,易老哭着跪在不远处。

  他死就死了,可让其看到忠心了一辈子的家族蒙羞,还是做不到。

  “我……”

  单晓天满是悲哀。

  他何尝不知,签掉之后,会经历什么,可不签……对方依旧会退婚,甚至……会更加凄惨。

  已然无路可走。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打算一死,解决眼前的屈辱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真不想签,不签就是……”

  众人转头,这才发现,房门前,一个包裹和木乃伊有些相似的青年,斜靠在门边上,一脸笑意的看过来。

  这个青年,看起来并没什么修为,眼中却带着毫无畏惧之色,仿佛眼前发生的,只是件小事。

  “你是什么人?事不关己,最好管住嘴巴,小心祸从口入!”皱了皱眉,薛沉道。

  这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不然,敢插话,就直接出手教训了。

  张悬含笑道:“我只是单兄救下的一个小人物而已,本来不想插言,不过,我怕单兄一旦签了,以后会后悔,所以忍不住提醒!”

  “张兄……”

  单晓天眼中露出感激之色。

  他知道对方这时候说话,必然得罪这位薛沉,弄不好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明知这样,还继续开口,显然是在帮他。

  “后悔?怎么?你难道觉得,他和小姐还能走到一起?”薛沉嗤笑:“别痴心妄想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然走不到一起!”

  面对对方的讽刺,张悬面色不改,道:“这位二小姐,很明显……配不上单兄!真走到一起,是对他的侮辱!”

  “你说什么?”

  听到前半句,还觉得这家伙识趣,听到后半句,薛沉眼睛眯了起来,透露出浓浓的杀意。

  “你不信?”

  张悬看过来:“不信的话,三天后,我们看结果!”

  “想要拖延,没用!”还以为对方会说出什么话,听到这句,薛沉冷笑:“如果不签,三天内,别说尊严,性命都会没了!”

  张悬道:“没了就没了……单兄想必不会在乎!”

  “呃?”

  单晓天一愣。

  自己救下的这位张兄,好像很有主见啊……啥叫没了,就没了,不会在乎……死的可是我……

  “这是你的决定?”

  不去理会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薛沉看向单晓天,像是老虎盯着一只温顺的兔子。

  “张兄的决定,就是我的……”

  单晓天咬牙。

  虽然不知这位张兄为什么会那样说,但此刻已经没了退路。

  签了,成为家族罪人,就算死了,也无法洗刷污名……不签,和张兄说的一样,死则死耳,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现在的情景,也不比死了好多少。

  “很好,有骨气!”见他说出这话,薛沉一甩衣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女孩,躬身抱拳:“小姐,我们走吧!”

  见少年态度坚决,知道没办法更改,少女薛琴俏脸冷漠:“哼,到时候别哭着求我!”

  说完,娇躯一转,转身就走,看都没看张悬一眼,就好像看了一眼,折辱了自己一样。

  很快走出院落。

  “老师……”

  女孩再次看向眼前的中年人。

  环顾一周,见没人跟上来,薛沉冷哼:“放心吧,不用等三天,一个败落的家族而已,能熬过今晚再说吧!”

  听到对方的话语,薛琴这才松了口气:“本来我对他感官还不错,没想到如此不识抬举,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出了院子,二人上了一辆马车,眨眼功夫就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迹。

  ……

  “少爷……不行,我们离开吧……”

  二人走后,院子中沉默了一会,易老忍不住看了过来。

  他知道薛沉说的是真的,拒绝对方,真的有可能派人过来将其赶尽杀绝。

  而且还能保证,不留下丝毫痕迹。

  城主府,掌控一城,这些年,虽然名声不错,但做为单家的老人,不少事情都知道的很清楚,甚至……单家的灭亡,都可能与其有一定的关联。

  既然如此,不如一走了之,越远越好。

  “离开?你觉得现在还走得了?”

  单晓天苦笑。

  这位二小姐亲自过来退婚,说明已经图穷匕见了,又怎么可能任由你轻松离开?

  婚约没退,他们想要的结果没得到,就这样走了,难不成,还要让这位二小姐,孤老终生?

  “张兄……”

  摇摇头,没有任何办法,只好转头看先不远处救下的这位青年。

  既然对方敢开口,又说出“三天”之类的话,或许已经有了办法。

  “我就问你,想不想签?”

  张悬并未回答,而是淡淡看过来。

  “当然不想……”单晓天摇头:“真要签了,我就算死,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家族颜面都给丢光了,死了也不得其所。

  “那你,怕吃苦吗?”

  张悬继续问道。

  “死都不可怕,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虽不知对方为何会这样问,单晓天还是如实回答。

  “那想报今日的屈辱吗?”

  “当然,不光想报今天的屈辱,还想报从父母死后的所有屈辱,可是……”

  看着自己的腿,单晓天不停颤抖。

  身负血海深仇,如何不想报?

  可是他的腿……身体又因为受伤,无法修炼,说的再多也无用。

  要是还和以前一样,哪用得着如此苟延残喘……

  “既然你想,那……”

  张悬看过来:“就拜我为师吧!”

  “拜师?”

  这位张兄……脑子会不会是因为受伤弄坏了?

  啥实力都没有,我拜师……你能教什么?

  你刚才信誓旦旦说三天再看……难道指的就是这个?

  嘴角一抽,单晓天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