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你错了!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你错了!


  “看着就好!”

  再次一笑,张悬也不解释,而是直接抬头看向前方,喊道:“这位凌云剑阁的师兄,还请留步!”

  前进的灰衣青年眉毛一皱,转身看过来。

  张悬嘴角扬起:“这位师兄,你给的答案,并不正确,就这样拿着通神玉符离开,有失公允吧!”

  他的声音极大,四周的声音立刻被压了下来,所有人齐刷刷看过来,像是见怪物一样的表情。

  这位可是凌云剑阁的高手,直接说他错了……

  不想活了吗?

  灰衣青年也皱了皱眉,停了下来。

  “单晓天,不想死,就管好你下人的嘴巴……”

  面容一沉,薛琴气的脸色发青。

  这位木乃伊,正是之前在单家废话的那位,自己没跟他一般见识,没想到,还敢在这里说话。

  “他不是下人,是、我老师……”单晓天一着急,似乎又有些结巴。

  “老师?单家不管怎么说,都算得上威风一时,什么时候,堕落到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你们的老师了?”嗤笑一声,薛琴满是不屑。

  “单晓天拜谁为师,你应该管不着吧!难道……你还想做他的未婚妻?”张悬笑盈盈看过来。

  “你……”

  薛琴身体一僵。

  看到她的表情,灰衣青年目光一闪,冷冷看向眼前的木乃伊:“你说我的答案不正确?”

  “不错!”张悬看过来:“敢不敢打赌?输的人,可任意被处置!”

  “和我这样说话,你很有胆量……”灰衣青年面无表情的看过来:“我想知道,你所谓不正确的理由!”

  “不需要理由!只需找一位炼丹师,将这些药材配齐,按照你刚给出的答案,炼制一遍,最后成丹,找人吞服,就会知道结果!”

  张悬道:“你不信的话,何不找人试试?”

  “炼丹?”皱了皱眉,灰衣青年左右看了一圈,见四周的众人虽然没说什么,却一个个露出疑惑的表情,停了一下,一招手:“找炼丹师过来!”

  身后的一个青年,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拿通神玉符过来的中年人,带着两位炼丹师走了过来。

  “按照刚才的方法炼制吧!”

  中年人吩咐。

  炼丹师很快就准备好了药材,按照上面所写的炼丹顺序,一样样加入药物,加到灼火草根的时候,换成了灵母草。

  药物一进入丹炉,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其中一位炼丹师,再也掌控不住,丹炉一阵剧烈晃动,当场炸炉。

  幸亏提前有了保护措施,并未伤到人。

  不过,即便如此,也十分惊险,吓得众人全部退到墙边,一个个面带担忧之色。

  第二位炼丹师,实力强一些,控制住了药物的反应,半个时辰后,丹药出炉,表面荡漾着光芒,居然运气极好,不仅仅成丹,还达到了完美级别。

  “很不错!”

  看到丹药,灰衣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青年:“你修炼的似乎是纯阳功法,试试药力!”

  “是!”

  张口将丹药吞了下去,药力很快化开,这位青年脸上立刻浮现了潮红之色,急忙盘膝坐下,运转真气想要将药力化解,谁知越压制反弹的越厉害,眨眼功夫,头上冒出白色的烟雾。

  不久,眼睛开始泛红,有些抵抗不住。

  “啊……我受不了了……”

  再也忍不住,青年身体一纵,冲到看热闹的一位大妈跟前,伸手就撕扯了过去。

  嘶啦!

  衣物被撕掉一大块,青年正想冲过去,干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后脑勺一疼,顿时昏倒在地。

  凌云剑阁的灰衣青年,出手了。

  眼前这位,吃完药后变成这样,已经足以说明,他提供的丹方,非但无法消除培阳丹中的隐患,甚至还变本加厉,起到了更难以控制的效果。

  “我更改后的药方,的确有些问题,但……你如何得知?正确的答案是什么?”

  灰衣青年脸色难看,看了过来。

  说实话,这个难题,他来玄江城之前,就听说了,专门研究了许久,并非表面上,看了一眼就解决问题。

  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给玄江城的人,确立一个强大的威名。

  只是没想到……威名没确立,反而被人当面打脸。

  虽然不悦,却也不能发怒。

  不然,只会更丢人。

  “正确答案,很简单……”张悬笑了笑,在单晓天耳边说了一句,后者一脸奇怪的看过来,确认没和他开玩笑,这才再次走上前去,取下毛笔,很快写完,递交上去。

  同样红光照耀。

  灰衣青年皱了皱眉:“负责检验的人就在这里,直接念出来吧!”

  鸿雁商行的负责人就在这里,再去弄答案有何意义?

  不如直接念出来,是正确还是错误,一辩便知。

  “是!”

  看了老师一眼,见他确认,单晓天这才一脸尴尬的说出了刚才写出的答案:“将灼火草根,换成了灵母草!”

  “这……”

  “我是不是听错了?”

  “好像和……这位高手的答案一模一样!”

  四周安静了一会,顿时哗然。

  灰衣青年眼睛也眯了起来,目光中透露出浓浓的煞气:“你在耍我?”

  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的错了,结果他也拿了相同的答案,搞什么?

  不光众人发怒,单晓天也脑中发晕,不知老师葫芦里卖什么药……

  跟这种强者开玩笑……可是会死人的!

  “你想多了……”张悬摇头,看向单晓天:“后面还有标注,继续说出来啊!”

  “哦……”单晓天这才点点头,道:“灵母草后面,是括弧,非本地!”

  “非本地?什么意思?”

  这次所有人都有些发懵了,就连灰衣青年也有些不解。

  难不成,这个灵母草本地和非本地,还有区别不成?

  “当然有区别!”

  “这个培阳丹,是巩固纯阳功法修炼者,体内纯阳属性,想办法起到更加稳固的效果,正常情况下,将灼火草根,换成灵母草,的确是最合适的做法,甚至,在其他地方,这样炼制的丹药,可以解决墙壁上所说的隐患!”

  张悬缓缓向前,来到炉鼎跟前,手指捻了一下刚才爆炸形成的药渣,淡淡一笑:“但是……在这里不行!”

  “玄江城,背靠玄江而得名!这条江直通沿海,流淌的并非淡水,而是咸水!是个实打实的咸水河流。”

  周围的众人同时点头。

  玄江城,虽然不靠近沿海,但玄江与海相通,流淌着其中的咸水,不能灌溉,不能饮用,正因如此,虽交通便利,城市却始终发展不起来,在凌云剑阁统治的区域内,只算上三流小城。

  并不繁华。

  “因为整个江河都是咸水,城市四周的所有耕地,都带着盐碱的特色,所生长的植物,也都带着盐分。就以刚才炼丹的这些药材为例,大家可以看看,这些药渣,可与其他药渣,有何不同?”

  说完,张悬伸出刚刚捻过药渣的手指。

  众人齐刷刷看去,果然看到他手指漆黑的印记上面,带着一层白色的粉末,虽然清淡,但这些人都是圣域以上的高手,很轻松就可以看出。

  灰衣青年也来到药渣旁边,摸了一下,指尖果然也留下了白色的粉末,用舌尖触碰了一下,带着淡淡的咸味。

  “不错,这就是盐!”

  张悬接着道:“灵母草生长在沼泽之地,而且喜阴不喜阳!枝叶之中,本身蕴含淡淡的酸性,和其他药物中的盐碱一接触,立刻中和,破坏了本身的阴寒属性,这样以来,非但不能中和其他药物带来的狂躁之力,甚至还因为失去了灼火草根,变得更加凶猛!所以,刚才那位朋友,才老弱皆宜,甚至连选择都不想去做!因为……他实在等不及了!”

  “这……”

  “还有这样的事?”

  四周哗然。

  炼丹而已,用得着这么精细?

  灰衣青年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难道真是因为这个?

  几步来到之前炼丹还剩下的几株药材跟前,指尖一点,一道火焰燃烧起来,立刻将其烧成灰烬,低头看去,和之前的一样,的确有盐分残留。

  “炼丹之道,不能有任何差池,一味药,一道工序错了,都可能导致满盘皆输,无数药材毁于一旦,既然知道这些……地域、气候、丹炉、心境甚至手法,都应该考虑进去!错了就是错了,我想……这位师兄既然是凌云剑阁的人,应该不会承认吧?”

  张悬笑盈盈的道。

  “错就错了,我会承认!”

  知道没办法辩驳,灰衣青年一甩衣袖,哼道:“这个玉符归你!”

  说完也不待薛琴反应,手掌一抖,她掌心的玉符就对着张悬飞了过来。

  “我……”

  面容抽搐,薛琴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刚得到宝物,一个时辰都不到,就……结束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将玉符装进怀里,张悬再次看过来,轻轻一笑:“对了,刚才我说过,要和你打赌,输的人,可以被任意处置……你虽没明确答应,却也没明确否决……既然这样,是不是认为,赌约有效?”

  脸色一沉,灰衣青年并未回答,而是眼中带着杀机。

  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小地方的家伙,将军了!

  似乎没看到对方的怒火,张悬一指不远处的颜薛:“我的赌约,很简单,抽这位薛琴三个耳光即可!”

  “什么?”

  薛琴脸色立刻变了。

  。零点看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