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拍晕白阮卿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拍晕白阮卿

  “这个藏书阁,我来过好多遍了,你需要找什么样的书籍,跟我说,我帮你找!”

  皱了皱眉,白阮卿道。

  在这里没办法动手,对方一直找下去,总不能一直跟着吧!

  “我也是随便选选,并没有确定要找哪本书,不用管我,随便看看,三个时辰后,就出去……”

  张悬摆手。

  好不容易来这里一次,自然是将所有书籍全部收录走,这样对功法、武技,都会有极大提升。

  “要不……你过来一下!”

  见眼前这家伙,说话间眼睛已经扫过了面前的书架,进入了下一排,这样全部找完,不知何年何月,白阮卿有些按耐不住。

  她一向没耐心,在这等一、两个时辰,头都会炸开。

  “去哪?”

  见她表情古怪,张悬有些疑惑的看过来:“什么事?”

  “就到那边的静室!”

  白阮卿一指藏书阁里面用来看书,修炼的静室。

  “静室?”张悬纠结了一下:“孤男寡女……不太好吧?”

  眉毛一跳,白阮卿有种想当场将这二货掐死的冲动:“只是询问你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哦!”张悬这才松了口气。

  他可是很注意节操的,千万不能在这里失去。

  “你……”

  见他如释重负,白阮卿差点没控制住,当场出手。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百里挑一的绝顶美女,整个核心,不知多少人想要一亲芳泽,单独相处……自己约对方去静室,这家伙竟然还这副表情……

  你什么意思?

  觉得我会吃了你吗?

  生怕被对方看出什么,强忍住快要爆炸的胸口,急促呼吸了两下,压住内心的怒火,当先向前走去。

  虽然和这家伙接触的少,但也算见识了,每说一句,就能把人气死,活该单身!

  进入静室,待张悬也进入后,“吱呀!”一声将门关上。

  “干什么?”

  捂着胸口和衣领,张悬一脸警惕。

  “……”眼前一黑,白阮卿咬牙忍住,将房间内的隔音禁制激活,这才看了过来:“我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具体修为多高?”

  “路上我不是说了吗?我叫张悬!现在的修为是破碎虚空巅峰!”张悬解释道。

  来核心山脉的时候,对方询问过,想着也没什么可隐藏的,就将真实姓名说了。

  至于修为,修为高的一眼就可以看穿,更不需要刻意隐瞒。

  “破碎虚空巅峰是吧……”

  银牙咬紧,白阮卿全身修为,立刻潮水般降落,下一刻已经和他一样,同为破碎虚空巅峰:“我现在压制的修为和你一样,和你比试一场!输的对方,从今天开始,要对赢的人,言听计从,不允许反悔!”

  “比试?”张悬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还以为是垂涎于他的美色,没想到要比武。

  只是……这女暴龙,又犯了哪门子神经了?

  “不错!”白阮卿点头。

  “言听计从……难道你要我自杀,我也要遵守?”张悬摇头。

  虽然同级别稳赢,这种赌也不想打。

  低调才是他的本分,是王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自杀,要你不管以后什么身份……都要称呼我为师姐!像其他师弟一样,对我尊重,听我的命令!”活动了一下,白阮卿全身骨骼“咯吱!咯吱”作响。

  一头雾水,张悬摇了摇头:“我现在就称呼你为师姐啊……我真的要看书……”

  说完转身就要走出房间。

  他现在是“内门弟子”,见到核心弟子,肯定要称呼师姐的!

  “哪里走!”

  一声娇喝,懒得废话,白阮卿长剑出现在掌心,轻轻一抖,笔直对张悬的后背就刺了过来。

  管他承认不承认,先打服了再说!

  剑气吞吐不定,将修为压制到破碎虚空巅峰,比古圣一重,能够施展出更多剑法,力量也更得心应手,剑招一出,比通神殿时,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瞬间就将张悬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她并不想杀人,而是想打的对方臣服,以后不敢以“师叔”的身份命令自己。

  没想到她,直接出手,张悬满是无语。

  难怪被人称为女暴龙,果然没有道理可讲。

  轻轻一晃,从诸多剑芒中躲闪开来,张悬摇了摇头:“师姐,我真的不是你对手,不用继续比了!”

  “嗯?”见自己用出这么凶猛的剑招,轻松躲过,非但没有丝毫害怕,还有闲心说话,白阮卿脸色一沉:“把你的剑拿出来,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嗖嗖嗖!

  话音结束,连续三剑,一招比一招快,整个静室,立刻都被剑气布满。

  修建藏书库的时候,害怕修炼者看完书,有所领悟,释放的力量太强,毁了藏书,故意将静室修筑的十分坚固,里面的阵法,即便是核心弟子,都无法损伤,因此,白阮卿的剑气,尽管厉害,并未刺破墙面。

  张悬闪动,将三剑躲过,一脸真诚:“你看,我真的不是对手……”

  “……”

  见这么快的剑法,对方轻松躲过,还这副表情,白阮卿有些抓狂:“快点出剑,不然,我真的动手了……”

  呼!

  剑气呼啸,长剑的进攻速度更快。

  她能修炼沉雪剑法,说明对速度的控制已经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此刻全力施展,静室出现一道道幻影,似乎陷入其中,再强的人都逃脱不掉。

  她剑快,人影更快,无论如何攻击,都好像和对方差了一丝距离,无论长剑还是剑气,都伤不到分毫。

  “我不信……”

  脸色越来越青,动作更快,本以为这位张悬,会变得再不像刚才那样从容,却见他打了个哈欠,手掌拍了拍嘴巴,继续开口:“我是真的打不过你啊,你让怎么拔剑?这不是逼我自杀吗?”

  “啊啊啊……”

  白阮卿要疯了。

  如果你狼狈不堪,满头大汗,说打不过,我信!

  一边打哈欠,一只手掌拍嘴巴,一只手挠痒痒,甚至脸上还带着我要不要伪装一下的愁苦……这样说,是逗我玩吗?

  眼睛泛红,剑法越来越快,对方嘴上说不是对手,身影却像是浪花中的船舶,无论巨浪滔天,我自随风起伏,水始终无法淹没。

  “出剑……”

  连续二十多招,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再忍不住,白阮卿彻底暴揍:“不然,死了别怪我……”

  呼!

  长剑一抖,最强的沉雪剑法,再次施展出来。

  她本就没太多耐心,不然,也不可能连续将好几位核心弟子都踢爆了。

  连续施展出这么多的攻击,都没伤到分毫,本来就不多的耐心,被彻底消耗殆尽。

  漫天剑气形成雪花,房间内的空气,立刻寒冷下来,给人一种洞彻入骨的感觉。

  “哎……”

  漫步在对方的剑招中,张悬揉揉眉心,忍不住一声叹息:“我真的很想低调……可为什么非要逼我?”

  他只想安静的看书,安静的晋级,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

  这么难吗?

  看个书,跑过来比武……

  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非要这样?

  非要这么做?

  “你说什么……”

  见他自言自语,连自己最强的绝招,都毫不在意,轻松躲避,白阮卿心脏猛地收缩,一个想法冒了出来:“难道你是……”

  同级别,她施展出沉雪剑法,刘路杰都抵抗不住!

  一个内门不知名的家伙,非但伤不到,还闲庭信步,游刃有余……

  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位将她连续斩杀两次的“我很低调”!

  该不会那位神秘人,就是眼前这个吧?

  正在震惊,刚想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就听到眼前的青年,再次叹息:“既然隐瞒不住,只能不好意思了……”

  呼!

  话音还没结束,手掌凌空压了下来。

  他的手臂不长,但一瞬间就突破了剑气的封锁,来到面前,强大的压迫感,让白阮卿呼吸急促,有些喘不过来。

  “不……”

  没想到破碎虚空可以施展出这样的力量,白阮卿瞳孔一缩,再不压制体内的修为。

  咔嚓!咔嚓!

  一眨眼,修为就从破碎虚空恢复到虚仙境,急速上升!

  虚仙境初期、中期、后期、巅峰!

  真仙境初期!

  和猜的一样,她果然已经突破了虚仙境,达到了真仙境!

  真仙,真气源源不断,就算在凌云剑阁,也可以成为内门长老,算得上一方强者了。

  呼!

  她的修为恢复如初,顾不上继续进攻,身影急速后退,但不知为何,对方的手掌,像是已经知道她的去向一般,无论如何闪避,都碾压而来,让人无从躲避。

  “怎么可能?你真的只是……破碎虚空巅峰?”

  脸皮不停抖动,白阮卿快要疯了。

  对方的实力,她可以清晰感受到,只有破碎虚空巅峰,并未增长,可……恢复了真仙初期境界的她,竟然怎么都躲不过这一掌!

  就好像,她的所有招数和身法,对方了如指掌一般!

  怎么会这样?

  凌云剑阁,天才无数,的确有不少人可以越级挑战,可……超越一个、两个小级别,就很难得了,毕竟大家都是高手,修炼的也是相同功法和剑法!

  破碎虚空对战真仙,让自己心中生出无力感……

  到底多强?

  “我不信……”

  体内力量再次爆发,整个人快要爆炸,真仙境的真气,激荡起来,静室的阵法似乎都有些承受不住。

  “别反抗了,乖……”

  耳边响起青年淡淡的声音,手掌“呼!”的一下消失,白阮卿只觉得眼前一黑。

  噗通!

  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怎么办?”

  揉揉眉心,张悬收手而立。

  对方一直逼迫,不施展施展招数,肯定会被对方要求干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可出手了,又会被察觉身份……

  要是普通弟子,杀了就是……可眼前这位,是三大长老之一的亲孙女,有个闪失,根本逃不掉啊!

  难不成,才来到凌云剑阁不到一天,就要变成整个剑阁通缉的存在?

  “优秀的人,总有数不清的烦恼,哎……”

  张悬眼中充满了无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