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千五十三章 装逼的代价

第二千五十三章 装逼的代价


  “杀了他们!”

  知道这两位都是伪神境的强者,尽管重伤,可一旦反应过来,依旧能爆发出毁灭天地的力量,没有丝毫犹豫,张悬手腕一抖,兽宠袋立刻打开。

  哗啦!

  伪神级别的铁链,将中年人笼罩,下一刻,玄背龟和三鲨破空而至。

  将身体团缩在一起,玄背龟上百米的巨大身躯,倒扣着从天空降落下来,三鲨则猛地一喷,数道剑气、鳞片碾压而至。

  尽管它们都是海洋的伪神境,但此刻用尽全力,依旧十分可怕,一瞬间,中年人身上就出现了十几个巨大的血窟窿,双臂被龟壳震碎。

  哪想到出现这种变故,中年人气的睚眦欲裂,手掌一抓,长戟猛地一颤,就要飞过来将围攻的玄背龟和三鲨斩杀。

  扑哧!

  刚飞了不远,停了下来,被一个仙君境的尸体,硬生生挡住了去路。

  拳头一紧,中年人刚想召唤长戟,让其刺穿尸体,就感到力量猛地鼓动。

  轰!

  尸体炸开,长戟被爆炸产生的气浪一震,在空中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有些控制不住。

  伪神境的兵器,尽管强大,可仙君巅峰强者的自爆,依旧震的其中灵性,有些摸不清东南西北,宛如失去了意识。

  好不容易稳定了身体,再想冲过去帮忙,又一个尸体出现,再次引爆。

  连续三头尸体,长戟再也承受不住,从空中跌落,看样子短时间想要动弹也做不到了。

  尽管这种爆炸,没伤到兵器,但其中的灵性,已经被损耗的差不多,算是废了。

  长戟受损,中年人再次鲜血喷出,本就受伤,哪里还能扛得住三大同级别强者的攻击,玄背龟猛地一砸,脑袋立刻沉入肩膀,尸体重重摔倒在地。

  从交手到他被杀死,一共不到三个呼吸。

  看起来快,但实际上损失了三头仙君巅峰级别的尸体,动用了一件伪神境兵器和两头伪神境仙兽。

  整个大陆,恐怕也只有张悬才能如此奢侈。

  这边战斗中年人,大鲨和二鲨,以及分身,也向浮沉子冲了过来。

  不管对方到底是通神殿的人还是神殿的人,既然已经展露了真面目,对杜宫主动手,就不能客气和留手。

  呼!

  分身来到跟前,将中年人抱在怀中,全身死死锁住对方的关节。

  大鲨、二鲨各种攻击,暴雨般落下,同一时刻,张悬手腕一抖,七柄仙君巅峰级别的长剑,落了下来,宛如一张银色的大网。

  滋滋滋滋!

  剑气如箫,发出呜咽之音,浮沉子还没反应过来,全身玻璃般碎裂,变成一块块碎肉,掉在地上,鲜血流淌了一地。

  看过对方的战斗,张悬早就知道了招数中的缺陷,借助分身的不死能力,加上大鲨二鲨的手段,一出招就锁定了胜利。

  “这家伙难道背叛了通神殿?”

  看着这二人都被顺利斩杀,他这边并未受到太大伤害,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同时眉头皱紧。

  之前,在逐星宫的时候,曾专门用图书馆观察过,这位浮沉子,是实打实的通神殿长老,既然如此……为何要帮助中年人?

  难不成,二人之间有什么交易,或者是神殿潜入通神殿的卧底?

  说实话,本来还想留下活口,但修为达到伪神,实在太可怕了,一旦斩杀不死,怕会出现不便要的变故,万一逃走,消息泄漏,估计刘扬这个身份,也保不住。

  张悬、郑阳的身份被认出来,被神殿追杀,这个身份再泄露,总不能让他女装,伪装成赵雅吧!

  不去想这些,低头看了一眼,见中年人和浮沉子,被他偷袭下,全部斩杀,张悬抱拳看向已经重伤的杜宫主。

  “杜宫主,在下七星楼新任宗主刘扬!别着急,我帮你治疗……”

  对方被浮沉子偷袭,伤势极重,不尽快救治,可能会直接死亡。

  说完手腕一翻,一个玉瓶出现,刚想递过去,就见杜宫主,一柄长剑刺了过来。

  “嗯?”张悬一愣,不由一缩,刚想询问,就见眼前的杜宫主,化作一团雾气,一瞬间消失在原地,宛如凭空瞬移一般。

  “杜宫主?”

  知道对方肯定是施展了某种特殊的遁法,张悬急忙喊出声来。

  不过,对方速度极快,已经消失在原地,再也找寻不到。

  “估计,是被别人陷害怕了……”

  无奈的摇头,张悬苦笑。

  这位杜宫主,应该是被浮沉子陷害,搞得害怕了,生怕自己也是神殿伪装。

  毕竟,七星楼和逐星宫关系并不怎么好,自己却冒这么大的危险救人,更是一出手祭出一件伪神境兵器,四头伪神境仙兽……

  说不怀疑那是假的。

  毕竟,能一下拿出这多伪神的,除了通神殿和神殿,六大宗门没一个能够做不到。

  只是……

  祭坛还在这里啊……

  刚才为了这东西,性命都可以不要,怎么此刻,要都不要了?

  一脸无奈,张悬转头向刚被斩杀的中年人走了过去,取下他手上的戒指,直接炼化,精神一动,刚才散发着火焰的祭坛出现在面前。

  火焰依旧燃烧,宛如在沟通神灵,上方一股让人灵魂颤栗的气息,不断涌过来。

  张悬皱眉。

  如果这东西在外面燃烧,散发这种力量,让人感觉神灵随时都会降临,可在储物戒指中这样……给人的感觉像把燃烧的蜡烛放在了密闭的玻璃杯里,非但不灭,还越烧越厉害。

  “灭!”

  手指轻轻一拂,火焰熄灭,明理之眼照耀,张悬仔细看向眼前这个可以沟通神灵,让神殿都为之趋之若鹜的祭坛。

  和当初异灵族,辰庸皇使用的祭坛相仿,给人一种悠远沉寂之感,通体冰冷,手指与之触碰,愣了一下,张悬不由哑然失笑。

  “没想到被这家伙骗了……”

  摇了摇头。

  本来想看看这个祭坛到底珍贵在哪,结果却发现是假的……

  浮沉子、中年人联合做戏,让那位杜宫主重伤,闹了半天,对方也在做戏,弄了个假的祭坛,拼死守护……

  不过,这祭坛做得的确逼真,明理之眼都无法看穿,要不是借助图书馆,伪神境强者,都未必可以看出破绽。

  “主人……表面应该是神血!”

  大鲨来到跟前。

  张悬向祭坛看去,果然看到表面有一层淡淡的纹路,带着殷红之色,而让人灵魂颤栗的声音,正是从这上面散发而出。

  取出吊坠,来到纹路跟前,再次感到上面出现了燥热之感。

  “是神血……”

  张悬吐出一口气。

  难怪,这个假的祭坛,他都看不出来,两位伪神也为之拼命,不惜暴露,原来是用了神血刻画纹路,才做到以假乱真,无人能够看出!

  “这个是假的,那……真的到底在哪?”

  眉头皱起。

  这位杜宫主,拼命守护假的,吸引神殿的人注意,那真的藏在了何处?

  “不管这些了,先找到杜宫主再说,只有她,才能知道洛若曦的真正消息……”

  手腕一抖,将祭坛和两头伪神境的尸体收起,张悬带着四头圣兽和分身,快速刚才遁光消失的方向,飞掠而去。

  “这位杜宫主受了重伤,应该走不远,一起帮我找找!”

  吩咐一声,四头圣兽联合分身,分成五个方向。

  这里到处都是废墟,到处都是藏身的地方,凭借他一个人,不知要找到什么时候,人多力量大,尽快找到对方离开此地再说。

  “主人……”

  不到三分钟,玄背龟来到跟前,指向一个方向。

  紧跟在后面,来到一处,明理之眼照耀下,张悬果然发现了不对劲。

  虽然没留下任何痕迹,但这地方的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而且给人感觉,完全炼化过。

  “她应该就在这附近,因为伤势太重,控制不了体内的力量,这才散发出来……”

  张悬点头。

  杜宫主被偷袭到了要害,一身修为已经掌控不住,尽管藏得很好,压制的也不错,应该也快要坚持不住了,随时都会真气掌控不住,彻底溃散而死亡。

  所以,当务之急,不为其他,也要先找到对方,救下再说。

  否则,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找到了痕迹,分身连同几大仙兽同时飞了过来。

  这地方的衰败之气,比之前更加浓郁,可以预见,只要受伤,腐蚀的将会更加严重,难以痊愈。

  “这样找,不知要找到什么时候,查探衰败之气的动向,找起来应该容易不少……”

  仔细向四周看了一圈,并未察觉出什么,张悬招呼一声。

  “分身,你过来!”

  皱了皱眉,分身来到跟前。

  “别动……”

  张悬取出桐裳剑,猛地一刺。

  扑哧!

  分身胸口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你沿着四周转一圈,哪个地方腐蚀的快,说明衰败之气浓郁……”

  张悬道。

  “???”分身抓狂。

  你丫,想要寻找衰败之气的流动方向,刺自己啊,这么多仙兽,也可以……刺我干什么?

  “我受伤无法自己恢复,你可以……”

  张悬一脸认真:“另外,我绝对不记仇,你放心!”

  “……”

  分身嘴角抽搐。

  不是记仇……还能再直接一些吗?

  不就是装个逼……至于嘛……

  (刚回到西宁,有点事,更新完了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