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一四一章 城主碑

第二一四一章 城主碑


  长剑出现在掌心,张悬身上的气势立刻变了,从之前的淡漠,变得冷静如水,不带丝毫感情。

  茗来香向前一踏,掌心多出一根长鞭,抖动了一下,抽了过来。

  呼啦!

  空气被撕开。

  和齐灵儿担心的一样,眼前这位,看起来只是下品天神,力量却非同寻常,比起一般的中品天神都丝毫不弱,鞭子也用的极为技巧,一出手,就显示出了厉害的武技。

  并不硬接,张悬后退了一步,躲过第一次攻击,长剑前刺,招数并不快。

  鞭子是软兵器,很少有人使用,张悬也是第一次遇到,脑中思索之前看过的书籍,一边抵挡一边对这种兵器,了解学习。

  哗啦啦!

  连续几招击不中,茗来香脸色越发凝重,鞭子不停挥舞而下,宛如疾风暴雨。

  张悬不慌张,一剑接着一剑,连绵不绝,却没有一处杀招。

  “他这是……在试验剑法?”

  看到对方的动作,齐灵儿忍不住皱眉。

  尽管这位张悬和对方的实力,相差了很大一截,但每一次都好像能够未卜先知一样,提前躲避攻击,鞭子诡异攻击路线,竟然没给他造成一点影响。

  能够做到这点,获胜的可能性将会大上不少,但对方进攻的每一剑,都点到为止,好像生怕将眼前这位击伤了一样。

  而且,最关键的是,用的招数,一直在变化,在更改。

  除了试验剑法推敲剑术,真想不出到底怎么回事!

  和比自己高一个大级别的人比试,还有心思试验剑法……

  你是认真的?

  张甲也看了出来,眼睛瞪得滚圆。

  自己这位主人,还真够坑的,每一次不闹出些,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就不罢休……这难道就是他说的低调?

  “哼!”

  也感受到对方的用意,茗来香脸色铁青。

  做为城主最有力的竞争者,半年来一直在战斗,还是第一次,被如此轻视。

  “这是我最强的一招,林谢和午阳就是没把握接下,才一直不敢和我挑战,想彻底胜过我,就看能不能挡住了!”

  一声冷哼,茗来香手腕一翻,长鞭立刻化作一道流星,向张悬的脖子射了过去。

  速度比之前的攻击,快了一倍不止,眨眼功夫,就出现在面前。

  见鞭子的速度,比他剑法还快,张悬眼睛亮了。

  和众人看的一样,他的确在试炼剑法。

  之前推敲了一阵子,并未找到适合自己的剑术,知道需要战斗中寻找令该。

  此时,这位的实力,能对其产生压迫,也就没寻找招数中的缺陷,一直借助攻击,感悟新的招数。

  战斗时间不长,却已然堆积了不少经验,之前毫无头绪的剑法,积蓄到了极点,随时都会突破。

  此时看到对方的攻击速度这么快,知道是真的施展出了全部力量,神色凝重,手掌一勾一转,长剑猛地跳出,笔直向鞭子划了过去。

  嗡!

  面前出现了一道渔网状的剑气。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对方这招锋利无匹,再没办法隐瞒。

  “嘿!”

  见他这招施展出来,茗来香非但没意外,反而轻轻一笑,精神一动

  呼!

  本来笔直刺向他脖子的鞭子,从中一折,直接更改了方向,对着他的胸腔和小腹抽了过来。

  这一下变招,又快又狠辣,完全出乎意料,一旦被击中,即便防御极强,肯定也要身受重伤。

  “看起来攻击脖子,实际的目标是胸腔、小腹,肝肠所在之地……”

  眨眼功夫明白过来。

  对方变招迅速,他之前也没做防备,此时想要抵挡,已经来不及了。

  啪!

  一声脆响。

  齐灵儿急忙看去,想看看这位张少是不是受了重伤,整个人突然一呆。

  只见这位蕴含帝君血脉的张少,非但没有丝毫损伤,反而脸上带着微笑之意。

  向对面看去,茗来香抚着胸口,嘴角溢出鲜血,头上冷汗直冒。

  “怎么回事?”

  刚才的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她根本就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爷最后时刻领悟了新的剑招,一举将对方的鞭子,反击回去,并且让其受了重伤!”张甲道。

  它是下品天神境的强者,刚才的战斗速度虽然很快,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本来少爷已经没办法抵挡,眼见就要受伤了,谁知一眨眼功夫,剑气纵横,不仅将进攻挡在了外面,甚至还将攻击反击回去,让对手吃了大亏。

  齐灵儿懵了。

  胆子还真够大,简直不要命了!

  要知道,一旦领悟不出,整个人都可能报废!

  胸口,心脏所在地,小腹,丹田纳气之处,被剧烈攻击,真气激荡,弄不好修为都会被废。

  “原来如此!”

  这边震惊,前方的张悬则一声大笑。

  一直推敲不出更好的剑招,此时焕然开朗,之前的疑惑和桎梏,全部融会贯通。

  “怡怡兄弟情,仆驭力。岂为诧游观,肝肠孝思激……原来剑招,蕴含在功法之内!”

  眼睛放光。

  领悟这套功法,是因为小黄鸡被杀,做为兄弟、兽宠,对方从未辜负过自己,剑法自然也遵守这个规律。

  别离之情,肝肠寸断。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对方长鞭进攻到胸口、小腹,让他肝肠疼痛之时,灵光闪耀,剑法已然融会贯通。

  一招刺出,不仅挡住了对方的进攻,更是将其击伤。

  “我输了……”茗来香咬了咬牙。

  不想认也不行,对方刚才的剑术,从天而降,无迹可寻,即便她全盛都抵挡不住,此时重伤,再想抵挡,已经成了枉然。

  “去找林谢!”

  张悬淡淡道。

  这位认输,那就接着挑战剩下的,两个人而已,多费不了太多功夫。

  “先别忙!”见他要离开,茗来香挣扎着站起身来:“你能胜过我,肯定也能胜过林谢和午阳,不过……我们三人之所以僵持,无法确定谁是夜辉城城主,并非实力的原因,而是……都无法炼化代表城主身份的,城主碑!你只要能成功,相信不用比试,他们也会主动认输!”

  “城主碑?”张悬看过来。

  “夜辉城,前一任城主,灵气潮汐战斗而死,是个中品级别的天神,死后,灵魂和石碑融合在一起,想要成为真正城主,必须得到他同意才行,否则,谁都无法成功!而我们三人,都没做到!”

  茗来香道。

  “石碑在什么地方?”张悬问道。

  既然不用挑战二人,就能成功,自然没必要过去。

  “我带你去!不过,想要获得认可极难……”茗来香摇头。

  眼前这位,凭借上品神灵的境界,就将其击败,无论战斗力还是天赋,都强大的惊人,可……想要获得对方认可,依旧没那么容易。

  因为……炼化城主碑,和修为没关系,而是能够得到上任城主的认可。

  对方已经死了接近十年了,到底什么才能认可,这些年,无数高手都试过,都没人成功。

  眼前这位,或许和她们一样,不能免俗。

  离开院落,一行人前行,一个时辰后,来到城内最中心的位置。

  广场的最中间,矗立了一个巨大的石碑,上面雕刻了夜辉城的不少规则和规定。

  石碑足有十多米高,整体流淌着青黑色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材质不简单。

  “这就是城主碑!”

  茗来香道。

  也不说话,张悬两步来到跟前,手指轻轻在上面一抚。

  一本书籍出现在脑海。

  “青暗玉石雕刻而成,镇压这一城的气运,蕴含了夜羽天神的一部分意念。缺点:……”

  书籍上详细记载了石碑的构造、来历和缺陷,并未注明如何炼化。

  “石碑上的规矩,我们都遵守了,不做任何更改,也尊重对方的意念,可惜,同样无法让其认可……”

  茗来香道。

  张悬点头,再次来到石碑跟前,明理之眼照射过去。

  明显可以感受到石碑内部,似乎有一股不屈的意念,在沸腾、咆哮。

  眉毛皱了皱,精神一动,一滴蕴含意念的血液,飞了过去。

  呼啦!

  意念和石碑一接触,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涌了过来,宛如要灵魂吞噬干净。

  “果然有些古怪……”张悬愣住。

  正常的兵器之类,如果无法炼化,蕴含意念的精血就会遭到排斥。

  眼前这东西,不想让炼化,还不排斥,反而吞噬吸收,和之前遇到的截然不同。

  不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轻轻一笑,正打算用天道之气,将其中蕴含的意念摧毁,重新启灵,突然眉毛皱了皱。

  石碑内的灵性,好像知道了他的用意,和眼前的青暗玉完美融合在一起,再不分彼此。

  只要破坏灵性,石碑就会失去支撑,从而碎裂。

  炼化这东西才能成为城主,没炼化先弄碎了……真要如此,肯定会遭到所有人的唾弃,不说茗来香等人不服,整个城内的百姓,也会产生逆反情绪,再想成为城主,绝无可能了!

  来强的不行,软的摸不清对方的套路。

  该怎么办?

  眉头皱起,张悬脸色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