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舰娘之红色血统 > 361、皇都
  外面的飞雪一行人当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收到回复之后直接转交给了辽宁,辽宁放到了数据链上。

  海王星看了马上忍不住吐槽说:

  “这皇帝老儿,架子还挺大啊,不让我们舰体靠港。”

  南昌摇头说:

  “我们抵港的消息,多半还没传到皇帝那儿,这肯定是刚才那个所谓的海防舰队,对外来军舰的警惕性非常高。”

  辽宁吐了口气:

  “这应该是警惕,按照其他提督的说法,皇帝通过各种方式掌控的全部舰娘数量加起来估计超过2000多人。

  “但是这两千人中,没有14寸以上主炮的主力舰,现在一艘外来的大型战列舰忽然靠近,她们一定很紧张。”

  沐风想了想,看了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况:

  “现在有预警机就在你们头上,你们自己可以直接查看信息,如果感觉有危险,就不要进去,皇帝不去拜访也没事。”

  深圳看了一下数据链上的其他信息:

  “我觉得没问题,大型预警机观测下,皇都周围的炮台、机场、码头、军营的状况一目了然。

  “她们如果想要搞小动作,我们都能马上发现,然后立刻回到海面上,展开舰体,她们就完了。”

  辽宁和南昌也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沐风沉吟一声:

  “海王星,天狼星,你们两个暂停一下工作,专心盯着预警机,机场的人也全部打起精神来,安排几架轰炸机过去天上盯着,广东、深红、长春、太原你们全部做好准备,有情况随时过去支援,所有人都小心一点。”

  “明白!”

  相关人员一起答应着,立刻行动起来。

  飞雪的舰体在海面上转向横过来,完全停止了前进.

  不多时,预警机看到,一艘巡洋舰离开了皇都码头,以24节左右的速度,驶向飞雪号的方向。

  海王星根据数据库比对,将简易报告发到了数据链上:

  “应该是装甲巡洋舰海圻号,本源战舰海圻,是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建造,1899年服役。

  “满载排水量4300吨,最大航速24节,主要武器有两门8英寸主炮,10门120毫米副炮。

  “1911年参加英王乔治五世加冕仪式,之后前往美国、古巴护慰侨胞。

  “本来准备穿越太平洋,完成环球航行,辛亥革命后易帜,原路回国。

  “1937年9月25日,自沉长江江阴用来阻塞航道,1960年,舰体打捞出水后拆解。”

  看完之后,大家心情有点复杂,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

  辽宁迟疑了一会儿:“不过现在她还是跟着皇帝老儿的。”

  “嗯。”

  一群人跟着答应一声,算是定下了与对方交流的基调。

  飞雪舰体240多米长,带着9门380毫米炮,就这么横在海面上,周围经过的船只都是相当的惊讶和慌张。

  把二战的新锐高速战列舰,开到1900年的海军港口,就是这种感觉。

  有得船远远的看到了,好多不敢靠近了,毕竟,那380毫米的炮,现在是分别朝向两侧的,从哪边航行的,都要从炮口下经过。

  正在靠近的海圻看到这副状况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对方的炮朝向自己以外的方向,应该是表示不会攻击自己。

  但是,对方也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恢复舰娘状态,仍然维持着舰体,应该是对自己还是有警惕。

  海圻觉得无法说服对方,就只能全速靠近。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海圻号舰体终于抵达了飞雪号船舷下方。

  两艘船挨得非常近,海圻的炮打不穿飞雪的装甲,飞雪的炮俯仰角度不够,也打不到海圻。

  飞雪先用小艇,把深圳、辽宁一行人送上海圻号,然后自己恢复舰娘状态,考过去登船。

  海圻的舰娘投影站在自己的甲板上,看着眼前的几个舰娘。

  之前那艘巨大战列舰的舰娘,现在站在这个队伍的最边上,似乎身份是这几个人中最低的。

  这几人登舰的过程中,还是乘坐小艇过来的,没有展开舰装。

  “这几个难道都是战列舰不成?”

  海圻心中升起这个有点让自己惊恐的想法,然后脸上尽可能保持镇定:

  “双月帝国海防舰队海圻号,欢迎诸位到访,我现在带诸位进港。”

  深圳也跟着拱了拱手:

  “有劳了。”

  海圻带着深圳一行人,再次航行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抵达皇都码头,上岸,进入海防舰队驻地。

  一路上,深圳一行人主要是观察周围的状况。

  相比其他提督府的码头,皇都码头更加的庞大而忙碌,附近生活的人类的衣着与江南提督府基本一致。

  深圳一行人先是见到了海防舰队提督严正。

  双方经过简单的介绍,查看了深圳带来的公文,严正再次安排人,带着一行人去往皇都内部的鸿胪寺。

  皇都内部,比其他的提督府驻地城镇,要繁华热闹的多,工业化程度也不算低,只是大多集中在郊区。

  深圳一行人本来以为,自己到了地方之后,这个鸿胪寺的负责人,应该已经在门口迎接了。

  然而到了之后,是一个不管事的迎宾使,迎接到了深圳一行人,客套了一圈,直接被安排到了驿馆休息。

  深圳问起迎宾使,什么时候能见到皇帝,回答是要先见鸿胪寺卿,传达了消息,然后等候召见。

  深圳又问什么时候能见到鸿胪寺卿,回答是明天上午,请安心等待召见。

  迎宾使离开之后,深圳一行人在一关聚在一起开会。

  深圳皱着眉头说:

  “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完全是一副古典时代,中央王朝的架势,她们始终都没有把我们摆到对等的地位上。

  “我们过来访问,被理所当然的当成是朝拜、朝贡。

  “不要说皇帝了,她们的对外负责人,都要有时间了才会‘召见’我们,她们完全没有对等外交的意识。”

  一群人几乎同时点了点头,对方就是这么个意思。

  南昌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就奇怪了,按理说,这里已经进入工业化时代了,我们是乘坐大型战列舰过来的,这还不够引起她们的重视吗?”

  深圳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

  “古代当官的,弯弯绕绕特别多,她们要讲究城府,重视未必要表现出来,担心同样不能表现出来,还要维护天朝上国的面皮……”

  和平方舟插嘴说:

  “那我们要等着他们的所谓‘召见’吗?”

  房间里面沉默了一会儿,辽宁吐了口气说:

  “来都来了,就等一天,明天见过鸿胪寺卿,多少问一下情况吧。”

  深圳和南昌稍作迟疑,最终点了点头,跟沐风说了一声,暂时在这里停留了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