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柏林1943 > 第七章 感动激动不已的曼施坦因

第七章 感动激动不已的曼施坦因


  “是的!元!因为今年的冬季战局结束时,我们不但粉碎了斯大林起的反击,而且还收复了乌克兰的哈尔科夫,而且还沿着米乌斯河重新建立了新的阵营!也就是说现在东线的主动权,已经重新被我们掌握!”

  “尽管我们在斯大林格勒损失了一个集团军,但是根据我们6军总司令部的最新报告,自开战以来,苏军也已经付出了11oo多万人的惨重代价!虽然这些死伤的人数里面,也包括俘虏和伤者;但就算如此,苏军的战斗力也已经成为强弩之未。天籁小』说WwW.⒉”

  “如果我们趁此对苏军动的战略性进攻,从南北两端自中央夹击,合围歼灭中央突出部的苏军;那么会战胜利后,我们就能够消灭苏军的装甲部队和装甲预备队,重夺战略主动权;不过我个人再次提议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我们最好还是通过迂回到在亚海的罗斯托夫以包围苏军,实施亚海岸围歼战,那样我们对苏军的打击,和消灭,会起到更加好的攻击效果!”

  曼施坦因想也不想,就马上心急道。

  陈炎龙目不转睛地,凝望着面前这个军事十分出色;鹰钩鼻子元帅,情不自禁地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在前世的历史资料里面,他十分清楚地知道对方经常在东线问题上,以及认为最高统帅只需要关心政治、外交、局势、策略,对于在战场上战略战术性的问题,只需交付给将领即可的问题上,经常和希特勒产生争吵,以及频繁的分歧。

  最后还让自己被希特勒解除了元帅指挥权,并于1945年8月23日向英国6军元帅蒙哥马利投降,被英军逮捕。

  “我的好元帅!我可以问问你,我们现在在东线的战争,还能够取的胜利,打败苏军吗?”

  良久,陈炎龙才缓缓地,抬头望向曼施坦因,淡淡地说道。

  “难!我们现在在东线的伤亡的士兵已经过15o万人了,而且我们159个师当中,大部分都已经打的精疲力竭了;特别是装甲师,东线十八个装甲师只剩下495辆坦克;平均每个师可以拉出来进行作战的坦克,还不到27辆!而反观苏军,其步兵数量已经是我军的4倍,而且苏军的空军,炮兵部队,和装甲部队,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在大大地增加,和增强着;而且苏军的T-34中型坦克,以及kV型重型坦克,正在乌拉尔山脉地区以每月2ooo辆的度,进行着生产。”

  “而且苏军的T-34坦克中型坦克的威力,我们在1941年冬季进攻莫斯科时,也已经深知它们的作战威力,让我们的坦克部队吃了不少亏,和被击毁;而且现在苏军还拥有了来自美利坚的额外援助,卡车,飞机,吉普车,以及大量的衣物和食品,均源源不断地进行着补给。”

  面对陈炎龙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曼施坦因愕然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地答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东线的战局,就只能够被苏军击败吗?”

  听后,陈炎龙依然目不转睛地,有点忐忑不安地望着曼施坦因道。

  “我不知道未来我们在东线的战争,会不会失败;但是我个人的意见,就是我军现在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逼使苏军远离我国的边界,对付苏军;我们只能够继续实施不断地对敌人,进行局部性的重大打击,削弱他们的有生力量,和物质补给线。”

  “使其付出重大的牺牲,俘虏其大量的人员,积少成多,最后逼使苏军高层,与我军进行求和,而且在1943年1月14日---25日,美英军事脑,在卡萨布兰卡的声明,要将战争进行到我国无条件投降为止的政治形势下,我们现在除了在东线至少争取和解之外,别无他法了!”

  闻言,曼施坦因也是目光锐利地回望着陈炎龙,直言不讳地回答道。

  “那么你感觉我们在1943年,应该如何进行东线的战斗?”

  对于曼施坦因的掏心话,陈炎龙急忙询问道。

  “现在在敌我兵力对比中,我军正处于劣势地位,我们不可能再像1943年之前那样,对苏军动闪电袭击,压倒性优势,或者是对深远的目标的打击。”

  “现在防御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比较现实和合适的;苏军如果要把我们驱逐出战场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要付出大量的部队的伤亡,以及各种各样的劳民伤财的行动;才能够对我军动一次又一次的惨重攻击,因此他们就算能够成功地将我军踢出东线战场,也要付出极大的伤亡代价;因此为了让这场东线战争,得到和局,我个人认为我们此后的所有作战,应继续将防御战,作为一种最强大的作战方式!”

  曼施坦因沉思一会,将自己的思绪整理了一下后,严肃认真道。

  “你的想法不错!但是如果我们只单纯的防御,会不会很吃亏?而且苏军会不会傻呼呼地,只攻击,不防御?”

  听后,陈炎龙也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道。

  “元,你的忧虑是对的!因为在泥泞季节结束后,没有人能够断言,苏军会不会重新动新的一轮进攻;而且他们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会一面加强其兵力,一面观望着,等待着英美盟军的部队,能够在欧洲大6开辟第二战场。”

  “最后苏军为了保存面子,以及防止我军,会突然从东线撤走;苏军有很大可能,会对我军实施各种各样的游击战,以及小规模的进攻战,因为这样的战术,战略和苏军的观望战略,并没有半点矛盾!所以为了避免我军有可能在东西两个不同的战场上,进行艰苦的作战;因此纯粹的防御,即近乎阵地战的形式,我们不应该给予任何的考虑!”

  “而且之所以不这样考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现在在东线可以供支配的兵力,完全不足以实施纯粹的防御。要想在黑海,到北冰洋这样一条绵长的防线上,进行足够强大的设防,以我们手头上32个师的兵力,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办到的事情的!因为这条防线可是足足有76o公里之远。”

  “所以我个人坚持纯粹的防御,绝对不是我们现在要干的事情!我们应当在防御的战略里面,挥出我军的优势,比如我们的指挥人员的灵活性,和快应变的能力,以及部队的高度机动能力(至少在夏季),在局部战中,不断给予苏军重大打击,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越多越好,直至逼到苏军求和为止!”

  “就像我刚刚的提议中说过的那样!当然局部战中,有些作战的机会是苏军给我们制造的,但是在苏军不主动攻击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先制人地,进行攻击,制造局部战,以继续不断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

  面对陈炎龙的忧虑,曼施坦因也是十分坦诚回答道。

  “嗯!好了,我大概知道你对我们今年在东线战场的看法了!那么我现在批准你在一星期后,进行我们的堡垒作战行动!趁现在苏军还处于比较弱势的状态时,将其击溃。”

  “同时,我允许你和东线各部队的司令官,可以不用坚守某一地方;可以看战况形势,放弃某一地,来进行有利于我军的作战!并且按照你刚刚所说的进行防御战略的同时,还要不断想办法,在东线进行各种各样的局部战,以消耗苏军的有生力量,以逼使苏军,进行和谈!至于兵力,和武器装备的补充,我会想办法不断给予你们的!”

  听后,陈炎龙沉思良久后,终于下定决定道。

  “什么!元!你真的愿意这样做!”

  听到陈炎龙的回答,曼施坦因刹那间满面不可置信,震惊地,张大嘴巴道。

  对于希特勒的性格,曼施坦因可是十分地清楚知道,他是一个寸土必争;每一个守地都不愿意失去的固执分子来的,为此,他自己也经常和希特勒争吵不休。

  所以当他听后陈炎龙的说话,可以想像出对他的震憾,震惊,可是多么的大。

  “对了,关于你的儿子吉罗的战死,我深感痛心,都是我当时胡乱调兵的错!对不起!我的好元帅!请你原谅我吧!”

  但是下一刻,陈炎龙的另一句说话,可是差点把性格坚强的曼施坦因,感动的差点流下眼泪来。

  “元,元,谢谢你!”

  闻言,满面伤感的曼施坦因,嘴唇哆哆嗦嗦地;身体微颤了良久,才感动道。

  因为他真的没有办法相信,一向脾气暴躁,古古怪怪,甚至还有精神分裂症的希特勒,竟然会在现在战事不利的情况下,还能够关心他儿子战死的事情。

  所以他是真的十分的震惊,和感动的,虽然他儿子的死,在围攻列宁格勒的北极光计划时,和希特勒的下令要他去解除苏军另外的威胁,歼灭了苏军第2亲卫队时,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人要战死,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所以曼施坦因也不能够将自己儿子的死因,全部怪罪于希特勒本人。

  “东线战场就交给你,和其他司令官好好地拼搏了!如果你们能够在今年,或者是明年,能够将苏军逼使的求和的话;我愿意把统掌全军指挥事务的参谋总长的人选,选派给你来担当!也就是说对于在战场上战略战术性的问题,将会全权交付你来决策,和指挥作战!”

  接着,陈炎龙还在曼施坦因感动之际,又突然向对方抛出一个更加吸引的;重磅炸弹,来收买人心道。

  “什么!你,你不是在和我说笑吧!元!”

  话音刚落,曼施坦因马上从感动之际;猛地抬起头,目瞪口呆,双眼圆瞪;嘴巴张的大大的,满面无法置信,不可思议地紧盯着陈炎龙,颤颤巍巍地惊诧道。

  “我从来不说笑的,所以为了成为参谋总长的人选,你可是要好好地干啊!不要让我失望了!”

  陈炎龙一副和蔼慈详,笑容灿烂的模样;轻轻地拍了拍曼施坦因的肩膀,鼓励道。

  “元,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就算战死,我也要逼使苏军求和为止!胜利!元!”

  突然之间被陈炎龙如此重视,和关心的曼施坦因;瞬间仿佛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地,对陈炎龙抬起了自己的胳膊,敬了一个标准的纳粹军礼;声音近乎咆哮一般大声地,回应道。

  而陈炎龙则微微一笑,同时他也随意的举起右手;弯曲着摆动了一下,高过了自己的肩膀,做了一个回礼的手势。

  之后,他们俩也杂七杂八地,就东线的作战问题,聊了片刻,就结束了。

  然后陈炎龙就让曼施坦因离开他的房间,准备接待戈培尔他们了。

  不过对于刚刚给予曼施坦因参谋总长的承诺,陈炎龙可是真心实意的。

  虽然曼施坦因不是他的忠心分子,但是陈炎龙却是十分地清楚地知道;在后世曼斯坦因是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6军中最优秀的将领,他的战略思想深邃而可怕,他所策划的每一次战役几乎都是杰作。

  总是令对手举止失措,胆战心惊,他是那种能够将现代化的机动观念;和传统的运动战思维巧妙地融为一体的专家,同时对于各种战术运用自如,是一位真正的军事天才。

  有这样的军事天才,来帮助自己对付苏军的进攻,何乐而不为。

  不管是21世纪,还是二战期间,最重要的还是人才;谁能够得到更加多的人才来辅助,谁就能够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大国。

  因为不管人类的科技多么的达,武器装备多么的先进;战争的胜利,还是要依靠人来打出来的,因此人才的重要性,就不可而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