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柏林1943 > 第十二章 呆如木鸡的凯塞林

第十二章 呆如木鸡的凯塞林


  良久后,陈炎龙才逐渐地平静下来。

  “希特勒啊!希特勒!你看你给我的烂摊子,真的是又烂又臭啊!”

  “不但对犹太人和其它国家的老百姓,进行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就连自己的国家在未来的两年里面;也快要不保了,同时还要让自己的国民在两年后陷入战后的大逃亡,和大灾难里面!”

  “呼!面对如此多难解决的麻烦问题,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呢!这次真是被你害惨了!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一定要安排我穿越重生到你的身体里面!”

  “不过既然这样安排了,我就要想办法活下去,而且还要将德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和平大国,让人们的生活水平都得到改善!”

  “不过为了日后自己真的能够活下来,并且不重滔覆彻柏林被盟军攻陷的凄惨情景;那么我现在就要想办法在柏林建立,和布署一支能够属于我,能够只听从我命令的精锐军队,来守护柏林!来保护我的性命安全!”

  “不怕一万,最怕万一;未雨绸缪,才能够反败为胜!”

  “第一步必须要彻底落实停止党卫军,以残酷的手段迫害和屠杀犹太人、共产党人、民主进步人士、和被占区的居民,以及战俘。”

  “至于第二步,就是要马上先建立一支部队,进驻柏林;不管前线战况如何糟糕,这支部队都不能够随意派出作战,因为我要他们的任务是誓死保卫柏林。”

  “当然除了在训练他们拥有实战经验期间,就可以让他们先到战场上,实战一下!但也不能够全派出所有兵力,必须要留一半,派一半”

  平静下来后的陈炎龙站起身,拿了一些热咖啡来提神后,就站在自己的房间的窗户边;朝外面黑漆漆的夜空,凝望着,思考着嘀咕道。

  随后不久,陈炎龙就再次去睡觉了。

  这一次他不知道是真的太过疲倦,还是放下了内心的包袱,总之他再也没有发过恶梦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

  陈炎龙一醒来,立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绕过南线德军总司令凯塞林;和意大利统帅部,直接私下给德国陆军一级上将;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汉斯-于尔根·冯·阿尼姆,打通电话。

  当然阿尼姆的战地电话号码,他则是让马丁·鲍姆给他向南线德军总司令凯塞林拿来的。

  虽然陈炎龙对于这位在凯赛林隘口战役的关键时刻保存实力的行为,和不合作态度在战后曾遭到了史学界的广泛批评的著名人物,也是不太喜欢他的为一己之私不合作的品性。

  但是现在的他只想要把尽可能多的德军,特别是有实战经验的德军;给救下来,好让他日后的作战,多一分力量。

  这样他才能够在这场即将要逆转成为败局的二战里面,活下来。

  只是此时此刻的陈炎龙也是十分清楚地知道,在后世的历史资料的记录;在1943年4月初,英美盟军就已经成功摧毁了阿尼姆在突尼斯南部的防线......一直到突尼斯战役结束后德军第5装甲集团军,意大利第1集团军和德国非洲军被歼。包括14名德国将军在内的13万德军官兵和近12万意大利官兵被俘。

  总之德军第10,第21和第90轻装师,以及特列斯特第101摩托化师,和半人马座第131装甲师......等大量的师团在突尼斯全军覆没。

  “现在已经是1943年5月7日早上了,不知道在突尼斯战役那里,还有多少德军存活下来;以及现在我插手撤退的话,他们还能够有多少人可以安全撤退到出来?或者历史还按照原来的那样发展,最后还是有25万德、意军队;在突尼斯的东北部半岛---邦角半岛,向盟军投降?”

  在电话接通之前,陈炎龙在自己的内心里面,暗自思考道。

  片刻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是谁!是凯塞林司令官吗?我现在很忙啊!我正在布署着防守线,防备英美盟军的攻击!”

  一接通电话,阿尼姆就在电话里面,大声地叫嚷道。

  “我是希特勒!”

  听后,陈炎龙十分简短地回应道。

  “啊!元,元首!你怎么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

  阿尼姆顿时呆愣了一下,结结巴巴道。

  “你现在在邦角半岛的情况,怎么样?”

  陈炎龙单刀直入,直奔主题道。

  “不,不太好!我们现在缺弹药和坦克,以及油料,还有支援!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会坚持元首你的命令,战斗到最后一人的!”

  阿尼姆顿时心情沮丧,心态悲观的,苦着脸道。

  “我现在不需要你和你的部队,给我在突尼斯战斗到最后一人;我现在下达死命令给你!你一定要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带领自己在突尼斯战役死剩下的残余部队;马上撤出非洲,进入意大利;或者是想办法从其它地方突围而出,赶回德国本土。我也会想办法派空军,和海军,来对你们的撤退进行支援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意看到我们那13万德军官兵,给英美盟军投降!至于那12万的意大利官兵的决定,我就不理会了!”

  闻言,陈炎龙用尽全身的力气,杀气腾腾地咆哮道。

  “撤,撤退?是,是真的吗?”

  听毕,还陷在担忧中的阿尼姆,突然猛地抬起头,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吞吞吐吐道。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一早上急急忙忙地,给你电话是来跟你开玩笑的!”

  陈炎龙依然杀气腾腾地,肯定地回应道。

  “胜利,元首!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撤退的!”

  得到陈炎龙的肯定答复,阿尼姆激动地大声回应道。

  虽然此时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部队应该怎么突围而出,安全撤退成功;但是他依然很激动陈炎龙没有让他和他的部队,战斗到最后一人。

  面对生的渴望,谁不愿意,谁不喜欢。

  特别是喜欢保存实力的阿尼姆来说,更加是第一个举手赞同。

  “不要让我失望!阿尼姆大将!”

  听到阿尼姆喜悦地叫嚷声,陈炎龙有点不悦地警告道。

  “是!元首!胜利,元首!”

  阿尼姆依然兴高采烈地回答道。

  闻言,陈炎龙恼怒地,挂掉电话。

  随即,他就立刻拨打电话给南线德军总司令凯塞林;让他想办法协助阿尼姆他们进行撤退,同时还命令他马上将武装党卫队“骷髅”装甲掷弹兵师,调回到德国柏林,他要亲自面见这支部队。

  对于一早上,还没有睡醒的凯塞林,一接到陈炎龙如此莫名其妙的电话,以及命令后;他整个人一时间就变化成一副呆如木鸡,无法理解,两眼圆瞪;嘴巴张成O型,满头十万个为什么的表情的模样;呆立在电话机旁边,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