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乌桓请降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乌桓请降


  第一百五十一章乌桓请降

  “好机会!”

  公孙瓒大喜,奋力一推将张纯的刀震开,正要一枪刺出杀死张纯,只听又是一道破风声,一支箭矢飞过,直接将张纯也射下马去。

  公孙赞扭头看向来箭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穿黄袍,一身甲胄的威武汉将手里正拿着一张大黄弓。

  此时他的弓在手,箭矢快如闪电一会儿射出数箭,然后自己四周的乌桓人应皆落马。

  “汉升射的好,这回给我瞄准了丘居力。”

  许定赞了一声,催马冲向丘力居,丘力居的手下们纷纷挡在前面要拦截,不过都被许定一枪击飞。

  丘居力大惊,转头就要跑,这时黄忠一箭射出,正中他的马,那马一惊,丘居力整个人被掀飞而起。

  这时只听一声呼啸,一支拳大的枪头飞了过去。

  “噗!”

  丘居力人在半空直接被一杆枪刺中,穿透一半过去。

  待到丘居力的身体落到人高的时候,许定到了近旁,握住出头枪的前部直接一抽。

  丘居力又是惨嚎一声,嘴里跟穿透的前胸都喷出鲜血。

  “可汗死了!”

  “可汗死了!”

  丘居力的死相太惨了,乌桓人都诈营了。

  哪里还有继续作战的心思,纷纷作鸟兽散,忠心一些的还想抢丘居力的尸体,但是被黄忠几箭全干掉了。

  接着韩当带人冲杀过去,将其余的丘居力亲信全部斩杀,一刀砍了丘居力的脑袋,提在半空。

  丘居力的死就像瘟疫一般,扩散得很快,尤其是当韩当砍了他的脑袋之后,更是席卷了整个营地。

  乌桓各部首领望见了,纷纷催马带着部队就往北而逃。

  原本应该是许定等人袭营成功,然后突围而出的,结果乌桓一众却先走了,反而将营地让给了许定等人。

  许定也没有想到斩杀了丘居力还有这种好处与反响,早知道就早点过来杀丘居力了。

  看着乌桓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下,燃烧的营地,大火还在施虐,公孙瓒有些不真实的四下查看,马儿在原地打转。

  “我们胜了!”

  良久公孙瓒闭眼呼出一口气,然后在睁开眼,此时第七军全体在欢呼,公孙瓒的手下也跟着欢呼,喜极而泣。

  他们活下来了,他们打赢了乌桓大军,将乌桓人赶跑了。

  只是他们是惨胜,三千多人,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号人。

  公孙瓒听着欢呼声内心很复杂,尤其是看着斗大的许字大旗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的刺眼。

  他没有想到,今夜袭营的竟然是东莱军。

  他没有等来刘备的友军部队,却等来了被自己缸过一次的许定。

  此时虽然胜了,却很羞愧。

  “主公,要跟公孙赞打声招呼吗?”吕旷问道。

  许定摇摇头道:“不用,先派出侦骑,看看乌桓人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返回来,还有,让人收拢无人的战马,打扫战场。”

  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公孙瓒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来到许定等人面前,拜礼道:“令支公孙赞拜见威海侯,今日多谢君侯相援。”

  看着过来见礼的公孙瓒,许定嘴里噙着笑意指向黄忠道:

  “不用谢我,救你的是汉升。”

  公孙瓒旋即朝黄忠持礼拜谢道:“不知道这位将军姓名,多谢出手相救,赞无以为谢,只好来日相报。”

  黄忠也是很高傲的人,不过却也挺欣赏公孙瓒的,这小子敢带着那点人死守管子城,最后还敢出城进攻,却也算条汉子,所以也就没有为难他了,抚须回道:

  “谋乃南阳黄忠,你也不用谢我,要不是主公有令,我不会射那几箭。”

  许定让他救自己的。

  公孙赞没有想到许定这么高义,这么不计前嫌,遂又重新冲许定拜礼道:

  “以前对君侯多有失礼,还请君侯勿计较。”

  “哈哈哈,我要是计较那些,还会让汉升救你吗,不用这么客气了,同为大汉臣子,为国分忧,为国杀敌,互相帮衬不过是举手之劳。”许定笑了笑问道:

  “我来问你,你怎会坐守孤城,刘玄德呢,他怎么没有北上?”

  不提刘备还好,一提起来,公孙瓒就生气。

  如果刘备能早点上来,那样他就不会这么狼狈了,也不用许定来救他。

  更不会道谢之类的。

  他是一个骄傲且狂执的人,想了想最后还是愤愤的说道:“我也不知玄德为何没有北上,待回去在问过。”

  公孙瓒不想多说,许定也不在多问,他知道公孙瓒这人很偏执,于是下令进城休整。

  在外征战了快半个月,今天总算有一个城池可以舒服的休息一下了。

  公孙瓒自然没有异议,在前面带路进城。

  忙活了一夜,总算将无主马匹弄进城,并且将没有毁掉的粮草拉进城。

  最后一统计,昨天晚上斩敌差不多一万人,缴获的马匹都有二三千匹。

  最重要的是斩杀了反贼二张,还有丘居力。

  这可把公孙瓒羡慕坏了。

  没想到许定一来就杀了乌桓这么多人,还把张举、张纯都搞死了。

  可惜这份功劳不是以他为主,他只多是沾点光。

  就在他胡思乱思之际,城外飞进一骑。

  “报!主公,乌桓大军南返!”

  闻讯,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哪怕劳累了一夜,也个个精神抖擞。

  就是公孙瓒也握枪准备跨马作战。

  “走,都随我到城墙上去,看看乌桓人想干什么?”

  众人跟着许定来到城墙。

  这时乌桓大军早在四里地停了下来,然后一个数十人的小队靠近城墙。

  快到一箭之地的时候,小队停了下来,只见一个操着不太标准汉话的乌桓人说道:“城上的汉军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来打仗的,我们是来换我们大汗尸首的,你们开个价吧。”

  换丘居力尸体的。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许定冷脸回道:“不换!赶紧滚,不然本侯杀出去踏平你们。”

  来队闻言立即调头打马走了,不一会儿又返回来问道:“敢问城中是哪一支强军,我们王说了,想跟你们的统帅做朋友。”

  “告诉你们的狗屁王,就说我大汉东莱太守威海侯许定在此,想跟我做朋友,他还不配,识相的赶紧举族投降,不然就留下跟丘居力一起作伴吧。”许定说完喝道:

  “你可以滚了!”

  城下的乌桓小队闻言,果真骑马滚滚跑了。

  待到下午乌桓小队又来了,其中一个举着一个信物道:“我等不知道君侯架临,还请君侯恕罪,我王说想向君侯请降,还请应允。”

  “请降?”许定有些疑惑。

  众将又是一阵议论。

  公孙瓒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不是吧,乌桓这群没卵子的东西,竟然要投降给许定。

  这怕是疯了吧。

  “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们王的投降,不过我要看到他的诚意,他可以带十个人进城,敢进我就接受,不敢进我会让他知道欺骗我的代价。”许定拭着说道。

  那人回道:“我等千真万确是来归降的,请威海候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