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袁本初受死(二更)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袁本初受死(二更)


  感慨完,审配问道:“怎么样公与,你也一起去吧,大家一起也好有伴,省得以后坐对手,绞尽脑汁互相坑对方吧!”

  “哈哈哈,连你这么一个严肃正经的人都难得会挪揄人了,我还能说什么呢,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吧!”沮授笑着回道,隐隐也有些期待。

  翌日审配与沮授悄悄的离开了邺城,前往东莱。

  同时袁绍也收到了韩馥的印绶,以及郭图、荀谌、高干的信,于是带着部队跨过江来到邺城。

  韩馥带着一众人出城十里相迎,以示虔诚。

  袁绍听后大喜,骑着马走在前面,当看到不远处迎接自己的韩馥时,心里洋洋得意之极。

  韩馥这个蠢蛋,竟然这么容易上当,活该他得冀州。

  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冀州,简直不要太梦幻。

  就在袁绍放松得意之时,只听一声爆喝!

  “袁本初受死!”

  原来是韩馥手下长史耿武、别驾闵纯不甘就此献出冀州,于是回家密商,决定趁袁绍进城之时袭杀他。

  袁绍一死,韩馥在无能也必须坚守城池,继续坐在冀州牧这个位置上。

  于是二人私自策划了这场刺杀。

  二人一个拔剑,一个拔短刀冲向袁绍。

  跟着他们行动的只有百人的死士,也纷纷挥动武器冲了过来。

  韩馥吓傻了!

  他身边的那些文武们也傻眼了!

  郭图、荀谌、高干、辛评、张导等人更是傻眼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变故。

  此时袁绍跟着韩馥不过十米左右,耿武、闵纯等人突然动手,没有一个征兆,袁绍危矣。

  事实上袁绍也傻愣了好一会儿。

  这个变故实在有些意外。

  不过他身后不远的谋士逢纪与许攸却翘起嘴角,露出一丝轻蔑。

  谋士是干什么的,就是想主公不能想。

  就在耿武、闵纯冲向袁绍的时候,只见两骑奔出,同时挥动武器。

  直接将耿武、闵纯击飞滚地,这二人正是袁绍的猛将颜良与文丑。

  接着袁绍的亲卫冲上前来对着耿武、闵纯的百人死士一顿砍杀,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解决了威胁。

  “可恶!”袁绍回神过来,顿时大怒,拔剑指着被士兵押过来的耿武、闵纯道:“为何要刺杀于我!”

  耿武、闵纯同时吐出一口血水,愤愤然道:“呸!无耻小人,巧取豪夺,妄为累世家风!”

  袁绍其实是最不喜欢别人提及家世的。

  因为他不是嫡子呀!

  他是庶出,所以老是被袁术压着,平常最恨别人提起这事,挥剑一劈砍死了耿武,然后怒道:“何人给我杀了这斯,斩其手脚,打烂他的嘴!”

  说完袁绍怒目盯向韩馥,韩馥吓得双腿一软,虚汗频冒,晕倒了过去。

  …………

  …………

  不提邺城变故!

  此时公孙瓒还在不停的推进,刘备也南下中山国,很快拿下了府城,当然刘备没统军,留守代郡,因为他屁股上的伤还没好,所以统兵的是李肃,他派遣将领去往各县城接收。

  张白骑,因为所部有骑兵,所以派到了东南面。

  张白骑哪都没去,先跑到了无极县!

  无极县他早就垂涎很久了。

  因为这县有一大户,姓甄。

  世代为商,巨富无比,富可敌州也不为过。

  在加上甄家有五个女儿,听说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有钱又有美女,这是他张白骑的最爱了。

  跟着刘备这么久了,终于可以来祸害无极县了。

  想想就觉得兴奋。

  只是来到无极县,县城大门紧闭,县令与县尉坚决不纳降。

  “进攻!给老子打下来!”

  张白骑二话不说,立即让人攻城!

  浩浩荡荡的大军如潮水一般冲了上去,架起云梯就往上攀爬。

  无极县的兵丁极为有限。县令与县尉又拉来城内各世家的私兵凑够了二千使用各种方法抵挡。

  但是张白骑的人马太多了,杀光又上来,半个时辰不到,就攻上了城头。

  “哈哈哈,终于给老子杀上去了,无极县是老子的了,甄家的钱粮跟女人是老子的了!”张白骑舔了舔嘴,无比畅快的说道。

  就在这时,只见三骑从官道上冲来。

  张白骑与他的人都没有注意一这一点,直到这三人挥舞着兵器,从侧翼不断的斩杀他的人马,张白骑的手下这才发现。

  “将军快看,有人捣乱!”

  一个手下头目指着骚扰的地方提醒道。

  张白骑这才扭头看去,可不是吗?

  三骑挥着武器,以然杀到了城脚之下,然后沿着城墙脚一直往城门方向杀,边杀边捣毁已方的云梯,正攀爬的士兵纷纷惨叫掉了下来。

  “可恶!究竟是哪里来的兔崽子,竟敢坏老子的好事,来人跟我杀!”张白骑大怒,带着亲卫领着一众骑兵追了过去。

  “过瘾!过瘾!哈哈哈过瘾!”

  突然冒出来的三骑,沿着墙角很快杀到了城门之下,三人配合之下,将张白骑的手下杀得纷纷避退。

  接着三人又沿着城墙角从城门往南杀过去,同样的招数,将正攻城的张白骑部给生生打断,云梯一架一架的倒下来。

  城上的守城将士见此大喜,县尉调集士兵,全力清剿爬上城的张白骑部。

  很快将城头肃清。

  “墨殇快看,有骑兵来截杀我们了!”三骑中一个年龄最大,身穿白色道袍的男子眉目一挑说道。

  年龄最小的那一位握抢一指道:“来得好,杀了匪首,正好退贼!”

  如果许定跟东莱方面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此人正是上次闯关与王服对战,只差了半招落败的季辰季墨殇

  “说得对,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年龄排在中位,二十出头的男子赞同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杀!”季辰挺抢冲出,其它二人也挺抢跟上。

  三人曾品字形杀来与张白骑的骑部迎头撞上。

  “噗噗噗……”

  三把枪不断舞动,或挑或刺,快马冲过,张白骑的手下不断落马。

  张白骑与其中一人交手,只是一个短暂的碰撞,震得双臂发麻,虎口生疼。

  三人杀穿过去,没有一人受伤,旋即转身过来,六只眼睛全盯向张白骑,同时吼道:“在来!在杀!”

  张白骑见了三人的骁勇,自知不敌,脸色阴晴不定,一咬牙道:“撤!”

  保命才是第一位的,没必要为了三个无名小辈坏了性命。

  张白骑这个时候的匪性又发挥了主导作用,感紧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