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六百二十九章 棋局对弈(二合一)

六百二十九章 棋局对弈(二合一)


  纪灵被手下给救了回去,李进眼见斩杀无望,挥动着长枪,将冲过来的敌骑一个个杀下马来,并且顺势一跃跳上一匹无主之马。

  马儿跟着大朝往前冲,陈兰与陈纪,带着亲卫冲向李进,李进反侧着身体,将从后追来的敌将一个个撩下马去。

  陈兰与陈纪也不例外,一个交手便被击飞,还有一个被回马枪刺死。

  二陈一死一伤,吓得众骑不敢在跟着,纷纷调头跑回了本阵。

  李进头也不头,径直冲向了城门,萧县城门,李进安然返回。

  心有余悸的纪灵盯着刚才交战之地,百十来人的尸体与失去人控制的马儿,愣愣出神。

  如果晚上些,自己大概也成了那一堆尸体中的一具。

  “收拢陈纪的尸体,打扫战场,后撤十里!”

  死了数员将领,折了百来人,士气大跌,在攻无望,纪灵识相的选择后撤。

  战况报到袁术这里,直让袁术骂娘。

  “废物!连李进都杀不了,他只有一个人呀,一个人出城都没能杀了他,干什么吃的。”袁术越想起气,李进以前不过是名不见经转的一个小人物,一出手就将纪灵等人打残了。

  许定手下怎么总有这么猛的将领。

  “主公现在看来,这第一校尉军并非弱军,李进如此了得,这李整怕也非常人,不然许定也不会只派一支步卒前来支援徐州。”袁涣道:

  “对下邳的试探我觉得也没有必要了,不如集中突破进攻吕县吧。”

  以前以为许定一直不让第一军出去打仗,还以为是第一军很弱,是为了保护李整。

  现在看来,能排在第一这个位置,这第一校尉军的实力不说是最强的,应该也能排在前几位了。

  李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呀。

  李进的精彩表现,一下子推翻了袁术部对第一军的原有映象。

  当然如果许定在这里一定会大笑特笑。

  十大校尉军可不是按实力排名的字的,只因为先后成立的时间顺序不同而以。

  第一校尉军的实力还真的不强。

  李乾、李整父子的武艺只能说是一般般,跟李进、李典兄弟差得有些远。

  当然这也本就是李进单独出战的一个原因,自家叔叔有什么样的实力他很清楚,第一军极少对外作战,如果自己不能立些威,敌军必然把第一校尉军当软柿子捏。

  叔父李乾的下邳城必然会遭到袁军的猛烈进攻。

  所以他才有违王修的嘱咐出城犯险一战。

  袁术想了想道:“曜卿你不是说,进攻吕县极容易受到彭城与下邳国的夹击,就算我们突破了吕县,没能占领彭城或是下邳都不安全,无法安心的向淡县挺进,怎么现在又要先打吕县?”

  “曜卿你不是说王修这布的是一条长蛇阵吗?需要从两头开始吃起,袭击中部,容易被蛇头蛇尾夹击,就算我们能突破吕县,也不能安全的杀向淡县,深入徐州的腹地。”袁术不解的问道。

  袁涣提出来的这个策略,跟来的是截然相反了。

  袁涣道:“主公此一时彼一时,开始我们以为第一校尉很弱,利用我们兵力上的优势可以两面出击,先杀蛇头与蛇尾。

  现在看来我们的判断有误,需要调整策略,集中攻打吕县。

  吕县这里并无第一校尉军的强军,都是陶谦的丹阳兵。

  这些丹阳兵确实是精兵,但是他们没有像样的统率,王修只让一个不通军事的严畯主管,这便是他的一大漏洞。”

  袁术盯着地图,瞧了又瞧,然后道:“攻下吕县是没有问题,但是攻下之后呢?我们如何对付两翼的第一校尉军,如果王修与薛综同时命令,水陆同时驰援吕县,我们会被陷入被动之中,容易反被他关门打狗,围歼灭掉。”

  “两个办法主公,一是我们打通前往淡县的路途,与徐州的世家取得联系,获取他们的支持,这样我们大军过去后完全可以不管王修的第一校尉军,直逼淡县,拿下陶谦,然后中心开花,反过来包围王修他们。”袁涣说到这时,袁术微微皱眉,四世三公的名号他用起来并没有袁绍用着好使,徐州的世家对他是若即若离,爱答不理,想让他们当内应,有点悬呀。

  于是袁涣接着又道:“第二个方法,我们集中突破下邳,先攻吕县,引蛇出洞,一面阻击王修从彭城的援军,一面等李乾、蒋钦等人出了下邳好,主力猛攻空虚的下邳,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先拿下下邳。

  下邳一破,我们就能往徐州其它地方深入了,同时王修就该着急了,因为我们可以从良城方向快速杀到淡县,完全绕过李进与王修,还有布防在吕县后面的各支徐州兵马。”

  袁术道:“除了这两件,就没有别的了?”

  袁涣摇头:“目前是没有了?除非我们有足够强的水军,顺淮水东下。”

  袁术想了想,最后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办法,我希望这一次一定要成功,我们不能被王修拖得太久,曹操、袁绍、公孙瓒那边未必能给我们争取太多的时间,徐州我们要尽早吃下才行。”

  不管连盟攻许是成功,袁术觉得早点拿下徐州,在接下来面对任何一种结果的时候都有占有优势,不至于又是半途而废。

  讨伐董卓过后这么多年了,他很渴望扩张,很想占更多的地盘。

  但是打了这么多年,地盘反而缩水了,其它人反而一个个壮大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袁术的心里不舒服呀。

  面对袁术大军突然集中抽调,去攻打吕县,王修等人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事实上他就是故意让袁术去打的。

  吕县之所以显得很薄弱,不就是一个引子吗?

  就是让袁绍去死磕这里。

  因为袁术大军从两翼抽调到中间,又要花去一些时间,在架浮桥,又要花些时间。

  拖时间就是王修的一大策略。

  袁术大军过河,强攻了吕县一天,城池易手,严畯带着兵马撤了下去。

  袁涣预料的第地种情况并没有发生,王修与李乾都没有派兵支援吕县。

  所以袁术大军没有机会趁虚攻打下邳城。

  蒋钦的水军横在下邳城外的两条河里,没给袁涣一点机会。

  “彭城跟下邳都没动,那萧县呢?”袁涣问向本方的斥候。

  探子回道:“萧县也没有动静,敌军出齐的安静,水军、陆军都继续采取保守策略,缩在城内与对岸。”

  “王修这是什么意思?就这样轻而易举让我们拿了吕县,他究竟想干什么?”胜利来得太快,太容易了,反而让袁涣有种不真实之感。

  作为一个智谋之士,他学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搞不董对方的意图,这是兵家大忌。

  袁术可不管这些,直接道:“曜卿,既然吕县以破,两翼没有动静,我们直接了发兵东进吧,先将武原与傅阳等地扫了,捉了陶谦在说。”

  袁涣道:“主公,我看还是不要急着东进,派一支前锋试探前移可以,还是等等彭城的反应,在拭着与徐州的世家,尤其是曹家联系一下,尽量争取他们,这一次攻打徐州感觉附近的气氛有些诡异。

  王修想干什么我们还没有看透,不能贸然前进。”

  袁术大皱眉头,现在一字长蛇阵以经破了,还不敢前进,还跟王修玩猜猜,这不是傻吗?

  不过袁术到是很听袁涣的意见,便道:“好吧,我就等上三天,三天之后没有其它举动,大军挺进淡县,只要派重兵守好吕县,就算王修等人想来夺取,将我们围在徐州,我军也不怕他。”

  为了提防王修的这个举措,袁术又下令,让汝南方面在派五万大军东下,重兵打造自己的粮道与后路。

  这一点与袁涣不谋而合。

  武原城!

  曹豹与一众世家代表悄悄的聚会,见众人都到了,曹豹道:“相信西边那位都跟各家有过联系吧,大家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可以,现在老头子的意思很明显了,他要一条道走到黑,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又何必在呼徐州的死活!”

  “没错,现在兵权分了一半给王修等人,政务方面也有青州的影子,一但西边的威胁没有了,老头子马上就会将徐州送给许定,到时我们的真正苦日子就要来了。”

  “西边这一位虽然有此示靠谱,但好歹也是四世三公,大家都有一样的利益根本,他得了徐州,必然要重用我等徐州人氏!”

  “没错!没错!在这样搞下去,我们迟早被青州兼并。”

  在一片倒西的声音中,突然有人忧心忡忡道:“可是西边这一位能不能真的庇护徐州,他能站得住脚吗?

  郁州山就在我徐州,东海郡、琅琊郡、广陵郡都挨着黄河,谁能挡得了青州的水军,是我们吗?还是西边这一位。

  难道我们要往西迁移?”

  此人话一出,众人一片哑然,尽是沉默不在说话。

  除了一个下邳国跟彭城国,其它郡都靠海呀。

  青州水军的锋芒至今还无人能挡呀。

  何况下邳国跟彭城国也被泗水与淮水给贯穿,迁移又能迁移到哪里去。

  “各位,这一次广陵郡的人没有来,琅琊郡的人也没有来,我想他们的态度很明显了。”曹豹看了一眼众人,然后道:

  “我的建议是先站队,袁术与好,许定也罢,都不是我们理想的人选,先让他们打吧,打到最后谁能真正站在徐州,我们在用脚投票。”

  “可是现在西边这位以经攻下了吕县,下一步冲我们来了。”曹豹的想法到是也与众人差不多,他们也不想站队,现在这世道太乱了。

  上一次主动站队的陈家以经从徐州除名了。

  投资有风险,站队需谨慎。

  “怕什么,王修、严畯挡不住袁术,夏侯博也挡住袁术,能道我们的大军就能挡住了,袁术想要武原城,那就让他拿吗?”曹豹冷笑道:

  “严畯可以战略后撤,我们不能吗,他往东,我们往北。我相信袁绍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打我们是没有意义的。”

  “这到是不错!”

  “是呀!是呀!让他们去打吧,我们也战略后撤。”众人纷纷附和道。

  于是在曹豹的主导上,袁术这边三天时间过去了,并未收到徐州世家投效的消息,当然也没有收到拒绝的消息。

  仿佛泥入大海,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为此气得袁术又大骂了一遍曹豹等人。

  “主公,这未必不是个好消息,既然徐州的世家不想投效,但是他们也没有拒绝,这就是默认了我们取徐州,只要拿下淡县,活捉了陶谦,他们不管是心甘还是不甘都要依附我们。”袁涣很乐观的劝道。

  “哼,等拿下徐州在慢慢收拾他们。”袁术道:“现在立即发兵,将夏侯博跟严畯灭了,在取武原城。”

  很快纪灵领大军直朝东边的夏侯博杀去。

  夏侯博按命令与严畯节节抵御,不断向东撤退,沿途设置路障,不过最后还是撤过祖水,退到了良城。

  接着纪灵挥师往北直取武原城。

  夏侯博退向了良城,纪灵便无法在这一带渡河往东,不然会受到下坡国的蒋钦顺势而下的夹击。

  所以袁术大军必取先取武原城,在过境到东海郡,从北往南进攻淡县。

  如此袁术大军的路线又给拉长了。

  不出意料,武原城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被纪灵给打下来了。

  当然曹豹等人还是等纪灵攻打了半个时辰之后才退走的。

  毕竟假打也是一门技术活,也要装得像样一些,不能太磕碜了。

  当然纪灵没有去追曹豹,他以经不是第一次跟曹豹这种货色交手了,这家伙就不配为一个武人。

  每次都不经打就乖乖的跑了。

  所以缚阳城就咫尺,却依然在曹豹等人的手里,纪灵压根没兴趣去打他们。

  攻下武原城,袁术大军跨境东海郡,然后改道向东攻打淡县。

  彭城!

  王修正与人下着棋,当对面的中年男子落下黑子后,长长一叹:“输了一子半,又让你赢了!”

  对面的中年男子笑道:“叔治虽然在棋盘上输了一子半,不过在战场上却赢了一子半,这场无聊的对弈可以早点结束了。”

  “棋盘是棋盘,战场是战场,博弈没到最后时刻,谁知道胜负究竟属于谁?”王修微微摇头,伸手收捡起了白子放入棋盒之中道:

  “不过既然子布都对此有信心,想来我应该能赢,不如我们一起来完成这最关键的一步吧。”

  中年子男站起来抱手礼道:“大人有请,昭亦所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