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1章 死亡鬼影

第11章 死亡鬼影


  “花姑,这件红色大褂是谁给你的?”徐天急忙问道。

  “红红……刚才红红出来给我的。”花姑指着播音室的方向说。

  村民听见花姑的描述,全都吓得四处逃窜,只有黄泉和黄五婆没有走,还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这个人是徐三爷。

  黄五婆跪在地上向天空叩首乞求,任凭黄泉和徐三爷怎么拉扯,黄五婆都不起来。

  徐三爷一直很镇定,徐天觉得这个徐三爷一定知道些什么。

  “张警官,您注意到了吗?徐三爷的神情太不自然,刚才就连老村长都非常害怕,这个徐三爷竟然还在一旁憋着笑。”

  “这个老头就这性格,有名的老好人,听说当年逼迫玉红离开村子的时候,这个徐三爷并没有说太多话,只是跟着别人一同前去。”

  “您今晚最好跟着徐三爷,我还要回去守灵,今晚徐三爷和什么人有过接触,一定要告诉我。”

  徐天回到二爷家时,只有奶奶还留在院子里,二爷的棺材摆放在院子正中央,徐天背对着院子大门跪在棺材前,虽然院子里灯光很足,但徐天还是感觉有一股阴森的气息围绕着自己。

  奶奶步履阑珊走到徐天身边,把一个烧纸的火盆放在徐天跟前。

  “多祭拜一下二爷,就不怕了。”

  “奶奶,能不能陪我说说话?”

  “不该你管的事就不要参合,明天上午你就回城,我让黄泉把你送到镇上,晚一些应该会到县里,进了城就安全了。”

  “我在村里很安全,没人会对我怎么样,奶奶,到现在您还想保守当年的秘密吗?村里已经死了人,如果不找出那个凶手,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万事自有天意,这里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奶奶说完便起身准备回屋去。

  “奶奶,昨天晚上您一整晚都开着灯吗?”徐天朝着奶奶的背影喊道。

  奶奶转过身,刚要开口,徐天突然感觉奶奶的眼睛向自己身后瞄了一眼,而且奶奶的神情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徐天赶紧回身看去,发现一个穿着大红色袍子的女人正站在二爷家院门口,在院门口白色灯笼的照应下,女人的脸色非常惨白,眼角像是在流血一样,一滴血泪划过惨白的脸颊,跟个女鬼一样。

  “什么人?”

  徐天刚要起身,奶奶一把拉住徐天。

  等徐天挣脱奶奶追出去以后,女人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奶奶,你为何要阻拦我?”

  “她回来了,你阻止不了,二十八年了,恶人总归要还债,随她去吧……”

  一整晚的时间,徐天都跪在二爷的棺材前,奶奶在二爷家屋里休息,其实徐天知道,奶奶之所以没有回家,是为了在这陪自己。

  临近天亮的时候,徐天全身都被疲倦侵袭着,几次三番差点睡着,这时候徐天看了看手机,已经清晨四点半。

  徐天想想再坚持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这该死的守灵规矩真是要命,现在徐天的两条腿都已经麻木了。

  就在这时,徐天突然想到黄泉昨晚送来的两杯咖啡,徐天记得自己跑出去的时候好像放在了棺木上,可是这会咖啡竟然不见了。

  徐天觉得可能是昨天跑出去以后被院子里的村民拿走了,或者被跟出去的村民不小心撞倒,碎掉的被子很可能被奶奶收起来了。

  夜色一点点被黎明洗净,天空逐渐显露出蔚蓝的颜色,终于到了二爷出殡的时间,奶奶一大早就走出来,村民也陆续来到二爷家帮忙。

  每个村民都很紧张,抬棺的村民已经迫不及待想完成工作,奶奶也没有絮叨,见人来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准备起棺。

  村里的老人们也都跟着来了,张警官也来到徐天身旁。

  老村长到处寻找,因为徐三爷还没有来,作为死者的表弟,徐三爷可是必须要参加这场葬礼的。

  “徐老三那家伙在搞什么鬼?这么晚还不来?”老村长对着门口大声说道。

  “算了,别管他了,我们先走吧,今天必须要入土。”奶奶说。

  一路上徐天和张警官跟在出殡队伍后面,对于昨晚交给张警官的任务,徐天一直在找机会询问,终于两人在出村以后有了说话的机会。

  “怎么样?徐三爷昨晚都干了什么?”徐天问。

  “你还真猜对了,我一直跟着徐三爷,从村委会离开以后他确实回家了,我害怕出状况,就在徐三爷家门口蹲守,到了后半夜,徐三爷果然走出了家门,你都猜不到他去了哪。”

  “肯定是偏僻的地方吧?见了什么人吗?”

  “偏僻是对的,不过并没有人去和徐三爷相见,徐三爷走到山林入口,又折返了回来,我还差一点被他撞见。”

  “山林?难道徐三爷想要上山?”

  “这就不知道了,当时山路也没有什么遮挡的地方,我赶紧撤回村里,对了,在路上还遇见了老村长。”

  “老村长?大半夜的老村长还在山路上走?”

  “不是山路,是去村口小卖店,同行的还有小艾,我还和老村长打了招呼。”

  “你没有说是我让你去跟踪徐三爷的吧?”

  “我当然没说,我也不傻,不过老村长也没问。”

  “老村长和小艾同行去小卖店做什么?”

  “这个我问了,老村长说送小艾回家。”

  “奇怪,小艾昨天在村里吗?我可是一直没有看见小艾。”

  “这就不知道了,后来我也就回村了,老村长把我安排在村委会住,这一宿我也没睡好。”

  “你在村委会有没有看见什么人?”

  “一夜都很平静,你指的是谁?”

  徐天刚要解释昨天看见的那个女人,只听前方咕咚一声,二爷的棺材被四个抬棺匠摔落到地上。

  前方是一座小桥,也是通往山路的唯一路径,徐天和张警官急忙跑上前去,只见小桥上躺着一个腰间系着绳子的人,从穿着上看,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徐三爷。

  老村长已经跑上前去,试了试徐三爷的鼻息,已经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