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25章 推理秀(1)

第25章 推理秀(1)


  上午十点整,婚礼开始,在鞭炮和村民的欢呼声中,新娘子和上门女婿牵手走屋子。

  老宅子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徐天和香草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徐天,你跑哪去了?”老村长大声喊道。

  徐奶奶这才放下心来,精神瞬间就好了很多。

  “昨天一整天都没看见你,干嘛去了?”黄泉迎上去说道。

  徐天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走到人群中央停下脚步,拿出香草的手机,翻开邮件。

  “各位相亲,前几天发生了两起谋杀案,我现在已经破解了真相。”

  村民一片哗然,徐天示意站起来的几个人坐下,还有新郎和新娘也坐到了酒桌旁。

  “关于这两起案子,我们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红妹遇害的事件。”

  “徐天,你可要想好了再说,不能凭空推测。”老村长叮嘱说。

  “您放心,我没有十足把握,是不会随意胡说的。”

  “那你就当着全村人的面,把杀人凶手揭露出来。”

  徐天顿了顿,继续说道:

  “根据红妹女儿的证词,我们排除了徐福贵的嫌疑,可是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当时目击到徐福贵的人除了红妹的女儿,还有香草。”

  这时候张警官坐在人群中一直擦着额头的汗水,甚至不敢去看徐天的眼睛。

  “香草告诉我当时并没有看见徐福贵走进小屋,而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转身跑掉了,但是红妹女儿的证词说徐福贵走进小屋马上就跑掉了,我觉得当时两个小孩说的都对。”

  “到底怎么回事?你就别卖关子了。”

  “昨天在山上,我和香草路过了红妹的小屋,我也询问了香草当时和红妹女儿所在的位置,因为当时两个孩子在小屋左侧数米开外,而香草在右边,红妹的女儿在左边,这样就会产生视觉误差,当时肯定是香草的视线能看见小屋房门,所以香草能肯定当时徐福贵没有走进小屋。红妹的女儿当时在左边,她的视线内是看不见小屋房门的,而且连徐福贵也应该被小屋左侧的墙壁挡住了,所以红妹女儿才觉得,徐福贵当时是从小屋里面跑了出来,最主要的证词就是,当年案件的笔录上,红妹女儿说徐福贵走进小屋‘立刻’就跑了出去,这恰恰能证明我的推断绝对没错。”

  “说的通,不过这又能证明什么?只能把徐福贵的嫌疑彻底撇清了,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老村长质疑道。

  “您别着急,这正是徐福贵被杀的动机,因为当时徐福贵肯定看见了不该看到的一幕,要不然徐福贵也不可能撒腿就跑,当时红妹的女儿肯定以为徐福贵就是真凶,所以才杀了徐福贵为母亲报仇。”

  徐天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唏嘘不已。

  “你是说,杀死徐福贵的人,是红妹的女儿?”老村长问道。

  “是,绝对没错,现在红妹的女儿已经回来了,不,她早就回来了,而且就在这个院子里。”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徐天,从村民眼里散发出更多的,是一种看热闹的眼神。

  “大家不要慌,听我把话说完再下结论。”

  “徐天,当时徐福贵死的时候,第一目击证人可是你,当时你并没有看见凶手,徐福贵到底是怎么被杀死的?”老村长问道。

  “前天晚上我亲自下去井底查看过,还没有挖好的枯井底部有一大滩发黑的血迹,这就说明徐福贵是被凶手从背部刺穿了胸膛,如果凶手当时在井下,徐福贵的血迹肯定会有一部分流到凶手身上,这样一来,井下的血迹就不可能是一整片的。再有就是凶手在刺杀徐福贵之后是怎样从我的视线中逃走的,我最开始以为,凶手是躲在黑暗的院子角落,跟着赶来的村民混进人群中,但其实凶手也可能做出相反的事情,等村民全都聚集过来以后,凶手可以趁机逃走也能说得通。”

  “这一点恐怕有漏洞吧?如果凶手被人撞见怎么办?也许当时还有正在赶往案发现场的村民也说不定。”老村长质疑说。

  “不可能,因为外面有人放风,凶手一定会顺利逃走的,就是在我们把徐福贵从井下拉上来的那一刻,所有人肯定都会把注意力投向徐福贵,那时候正是凶手逃走的最佳时机,也是帮凶走进院子,混在人群中的最佳时机。”

  “还真有帮凶?”

  “是,我已经断定凶手是红妹的女儿,但当时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发出一声惨叫,在发现徐福贵的尸体后,所有人的潜意识里都会认为那是徐福贵在叫,如果没有帮凶,一个女孩子不可能发出男人的叫声。”

  老村长已经不再说话,并且陷入了沉思中。

  “说到这里,想必老村长已经想到帮凶是谁了吧?”

  “你……你小子可要想好了,如果你说错话,我可不会轻饶你。”

  “您老的心情我理解,可是在真相面前,您必须要妥协,这样才能给村民一个交代。”

  “交代?我给村民的交代还少吗?每次都是妥协,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非常简单,可真正要担责任的是我,都是我!二十八年前就是,二十年前也是,今天还是。”

  “您为村子做的一切,我相信村民都会理解。回归正题,徐福贵死的当天,凶手一定是把徐福贵约到了水井旁边,至于他们要在水井旁边做什么,恐怕还要从二十八年前说起。”

  “难道……”

  “没错,是当年红妹带走的地质勘测资料,徐福贵想从红妹的女儿手里拿到资料,所以两人才约定来到水井旁,当时两人交谈没多久,凶手就把资料丢进了井里,然后假装转身离去,在资料和红妹的女儿是谁这两件事上,显然资料更重要,所以徐福贵就把辘轳上的绳子系在腰间,打算自己走到井下,但是凶手当时并没有走远,而是从门口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尖头铁棍,在徐福贵准备深入井下的时候,将尖头铁棍从后面狠狠插在了徐福贵的胸口,然后将徐福贵放进五十米深的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