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章 嫌疑人

第3章 嫌疑人


  “哎呦,老祖宗,大冷的天,您怎么也出来了?”老管家上前搀扶着老夫人说。

  “小赵一定让我来,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夫人,老爷他……”老管家指着敞开的书房说。

  老夫人在赵副官和老管家的搀扶下走进书房,徐天觉得这老夫人的反应也非常不符合逻辑,死的可是她亲儿子,可是这老夫人一点悲痛的感觉都没有。

  “死这么久了,还没把我儿子从椅子上放下来?你们也太过分了。”老夫人指着赵副官和老管家数落道。

  “老夫人。”赵副官恭敬说道。“我们要让徐先生帮忙查看方司令的死因,现场不能乱动。”

  “那就查,叫我来干什么?难道怀疑我是凶手?”

  “不不不,您怎么会是凶手!徐先生只是想询问一下,在案发前后您都在做什么,并不是怀疑您是凶手,但是您的证词对找出凶手很重要。”赵副官恭敬说道。

  这时候士兵又带两个人走了过来,分别是一个梳着文青背头的小伙子,还有一个穿着一身洁白毛皮裙的女孩。

  两人的打扮都很有底蕴,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是文化人。

  “徐先生,这小伙子是方司令的儿子,方府大少爷,女孩是大少爷的女朋友,肖楠楠小姐。”

  “出了什么事?怎么把我奶奶也叫来了?”大少爷很不满地说道。

  “这么冷的天,奶奶您还是回去歇着吧!身体别冻坏了。”肖楠楠用关心的口气说道。

  “哼!我冻死了不是正合某人的意愿?”老夫人用余光瞪着方太太狠狠说道。

  “您这是在骂我吗?现在老爷死了,我什么也得不到,咒您死又有什么用?”方太太不屑说道。

  “什么?”大少爷听闻父亲死了,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我爹怎么了?”

  “你看,方司令他……”肖楠楠拉着大少爷指向敞开的书房喊道。

  “爹……”大少爷急忙跑向书房,肖楠楠也紧跟其后。

  徐天一把拽住想要闯进书房的大少爷,突然间大少爷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腹部正中书房的门槛上,这一下摔的可不轻。

  “命案现场,你不能进去。”徐天说道。

  “什么?命案?我爹是被谁杀死的?”大少爷质问徐天道。

  “还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你们方府的这四个家眷,可都是嫌疑人。”徐天说道。

  “你胡说什么?你说我会杀死我爹?”大少爷拽着徐天的脖领说道。

  “大少爷,您不要这样,快放开徐先生。”赵副官扯着大少爷的衣襟说道。

  徐天整理下厚重的西装,身体堵在书房门口,看着那四个赶来的人开始了推理秀。

  “首先,方太太从外面回来后,我从你们的对话中也猜到了今天晚上方太太的大致行动,方太太是在案发后才离开方府的,正如方太太所说,这可是有了非常大的作案嫌疑,不管方太太出于什么目的离开方府,嫌疑是肯定洗不清的。再有就是老夫人,当老管家说方司令已经死了的时候,老夫人说了一句死这么久了,还没把我儿子从椅子上放下来?敢问老夫人,您怎么知道方司令已经死很久了?您刚刚来书房门前的时候,可还都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后说说大少爷和肖楠楠小姐,你们俩这一唱一和的,演技也太浮夸了吧?我一直盯着肖楠楠小姐,从刚来到书房门前时,肖楠楠小姐就一直往书房里看,大家也看到方司令的尸体了,胸口的血迹非常明显,在这样明显的情况下,肖楠楠小姐却一直没有发出疑问,这完全不符合常理。最主要的就是大少爷,你刚刚那一摔,真是太浮夸了,如果我的推断没错,你应该是趁机往书房里偷看呢吧?”

  徐天话音刚落,立即俯下身体,趴在刚才大少爷摔倒的位置往书房里面看去。

  方司令的书桌底部,有一块红布包着什么东西,徐天直接爬到书桌前,拿出那块红布,里面包裹的是一把尖锐的匕首。

  “这是怎么回事?大少爷您能解释一下吗?”赵副官冷漠说道。

  “这个……这不是我的东西,今天傍晚之前我来父亲的书房时,被父亲狠狠骂了一通,还被父亲打了一记耳光,我当时摔倒在书桌前面,在我想要起身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块红布。因为当时父亲打完我就坐回到椅子上了,所以我倒下的位置父亲是看不到的,我还伸手摸了一下红布,感觉里面就是一把刀子。刚才我看见父亲被刺的场面,我第一时间就想到那块红布,可是这把刀子还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暂且当您的话是真的,肖楠楠小姐,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发现方司令已经死亡的时候,还那么沉稳?”徐天问道。

  “这还用解释吗?我还能怎么做?在方府我本来就是个外人,如果我大惊失色,肯定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就是我,在那种情况下,我当然要听到方司令已经死了的事实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以后再表现得惊讶一点啊!”

  “老夫人,说说吧!什么时候发现方司令已经被刺死了?”徐天问。

  “既然你都发现了,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小赵和管家发现尸体后,我就接到消息了,是我孙子告诉我的。”

  “大少爷?”

  “不是他,是我亲孙子告诉我的。”

  “亲孙子?这个院里还有其他人?”

  “对,这个死的方司令不是我亲儿子,这个大少爷也不是我亲孙子,我的亲孙子和他娘亲常年住在后院。”

  “徐先生。”赵副官急忙解释道。“方府还有一个二少爷,是方司令弟弟的儿子,因为方司令的弟弟在多年前就离世了,所以二少爷就过继给了方司令,二少爷生性顽劣,很不讨喜,所以被方司令关在后院。”

  最后一个士兵把那对母子带了过来,不过徐天觉得,这个二少爷并不像赵副官说的那样顽劣。

  “我看见了凶案的全过程。”二少爷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