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35章 手印

第35章 手印


  徐天和靳老师来到老马家的时候天色还没亮起来,不过老马家的院子里已经是灯火通明了,单是院子里那十盏高度数灯泡就显得很土豪了,因为徐天发现村子里一般人家都不舍得在院子里开灯。

  院子里已经开始忙活起来,其中有好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昨天在祠堂打过照面的人,那个班主还是和昨天一样,板着个脸,似乎在工具箱旁边忙活着什么。

  “我去帮你们叫他。”老马欲往班主那边走去。

  “等等!”徐天一把拽住了老马。“先带我们看看昨天晚上送来那个昏迷的人。”

  “人已经死了,尸体被收起来了。”老马说道。

  “尸体不能看吗?”徐天质疑道。

  “倒不是不能看,如果要看尸体,还得去问班主。”老马向班主小跑了几步。“喂,老班!”

  班主板着个脸往老马这边走来,就跟没有看见徐天和靳老师似得,眼睛里充满了蔑视。

  “配合一下吧!让咱看看裹起来的尸体。”老马一副谦虚的样子说道。

  “有啥看的?人都死了,也裹起来了,难道还要再把死人折腾出来?”班主一副蛮横的语气说道。

  “你就配合一下吧!毕竟那个人不是正常死亡,等村路打通以后,警察来了你还是要把尸体交出来,还有就是早上起来你发现失踪的那个人也找到了,人吊死在祠堂内部,一会村民就会把尸体抬回来。”老马说道。

  “死就死吧!不用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告诉我一声就行,我可以叫人抬过来。”班主说道。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毕竟是条人命,还是你的人,你这样说话也太对不住死去的兄弟了吧?”老马和班主辩解道。

  “咋?还想给我洗脑不成?不就是死个人吗?有啥可调查的。”班主一副粗嗓门大喊道。

  这时候院子里的伙计们全都蹑手蹑脚进行洗漱和收拾东西,大家似乎很惧怕这个班主。

  “我是一名警察,希望你配合调查。”靳老师亮出证件说道。

  班主瞄了靳老师一眼,没说什么,指了指院子角落的一个箱子说:“尸体在那里,你们自己看吧!”

  装着尸体的是一个大箱子,和其他工具箱差不多大,里面塞满了棉被,在棉被下面就是尸体,徐天瞧了瞧棉被的摆布状态,看得出来那个班主虽然嘴上对死者很不敬,但是包裹尸体非常用心,棉被一点褶皱都看不出来,而且用的还是九成新的棉被。

  徐天和靳老师把棉被铺在土地上,又把尸体抬了出来放在棉被上,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应该是后半夜死的,那时候徐天和靳老师应该还在林子里面到处转悠。

  死者的样子还算安详,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不过靳老师仍然看出一丝不协调的地方,那就是尸体的脖子下方似乎有个浅浅的手印。

  徐天和靳老师互相对视了一下,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心里都开始怀疑了起来,因为这个人像是被人掐死的,之所以手印比较浅,可能是因为人本来就快不行了,但即使这样,还是有人帮这个人结束了生命。

  “人是我掐死的,就是想给他一个解脱,如果要抓我,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认为我是在帮他。”班主甩着毛巾走过来说道。

  “你道还算诚实,不过我认为这个人并不是被你掐死的。”徐天转过身说道。

  班主愣了一下,眼神中在一刹那间闪过一丝惊恐,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

  “你看看你的手,虽然你人长得很粗壮,但是你的手并不是很粗大,而这个人脖子下面的手印比较粗大,你的手根本和这个手印对不上。”徐天说道。

  “那是因为我掐死他的时候带了棉手套,就是这副。”班主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棉手套说道。

  徐天把棉手套往死者脖子下面一比对,还真别说,手套和手印完全吻合。

  “当真是你杀了人?”徐天问道。

  “那还有假?我生平从来没骗过人,不过这个人本来就快死了,他说不出话,呼吸非常困难,让人一看就是很难受的样子,我帮他解脱有什么不好?”班主夺过棉手套说道。

  “你撒谎,刚才你有一丝惊恐,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这说明你害怕我们发现真相,但真相又波及不到你本人,所以你没有一直持续惊恐,这说明你是想帮某个人把罪名揽下来。”徐天说道。

  “我说啥就是啥,现在这个村子根本不会有外人能进来,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班主一副狂傲的语气说道。

  “不管在什么环境下,杀人凶手都不能被放过,如果你怀疑我的能力,那我可以和你挑战一下。”靳老师丢掉嘴里的烟头一脸严肃说道。

  “我不知道是谁杀了这个人,但我知道肯定是我们戏班子的人。”班主拉着老马走近徐天和靳老师小声说道。

  “为什么要小声说话?你怕被听见?”靳老师问道。

  “因为我不知道这帮小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自从来到村子以后,他们就不安分了,总想着三五成群出去,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也不说,然后就是昨天晚上被抬回来三个死人和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发生了这种事以后我连夜对这帮小子训过话,可是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又失踪一个,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班主说道。

  “那掐死这个人的凶手呢?你有没有看到?”徐天问道。

  “我没看到,不过昨天晚上只有我和老马睡在房子里,昏迷的这个小子被放在另一间小屋,毕竟是病号吗!其他人都是在厢房睡的,一晚上我睡得也不是很死。”班主说道。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是戏班子的人掐死了这个人?”徐天问道。

  “因为别人也不知道这小子后来被放在小屋里面了,那间小屋就在我和老马的隔壁,外人基本上进不来。”班主说道。

  “外人进不来,睡在厢房的戏班子的人怎么会进来?”靳老师怀疑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