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7章 绝望过后

第7章 绝望过后


  当徐天被炙热的火焰燃烧那一刻,他的心里比那个人描述的还要绝望。

  旁边没有双亲的哭泣声,徐天能听到的只有火焰的轰鸣声。

  以前徐天从来没有感觉到火焰还有这么强烈的声音,身体正在被火焰燃烧至焦烂,皮肤的刺痛感正在侵蚀着徐天的每一条神经。

  徐天想要睁开眼睛,想要逃离这个使他疼痛的地方,可是徐天根本就无力逃离这个绝望的火焰中。

  要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很不甘心,可是没有办法。

  也许这就是绝望吧!

  徐天已经闻到了自己的腐肉被烧焦的味道,他慢慢睁开眼睛,可是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徐天甚至感觉自己的眼皮都已经粘连在了一起。

  一定要起来,一定要起来!

  徐天猛然坐了起来,当徐天睁开眼睛之后,所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这里漆黑一片,徐天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周围死一样的寂静。

  这是什么地方?徐天伸出手试着触摸周围的物体,可是什么都没有碰到。

  能站起来吗?徐天又试着从这个地方站起来。

  这里好黑,什么都没有,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一样,就和徐天在岛上的时候看见的那个黑暗的幻觉一样。

  对了,幻觉?

  刚才自己还在火焰中被燃烧着身体,现在腐肉的味道已经没有了,这一定是幻觉。

  可是很真实,刚刚的火焰也好,现在的黑暗也好,一切都非常真实。

  徐天正在往前摸索着行走,突然撞到了前面的墙壁上。

  原来这里不是无尽的黑暗中,这里是有墙壁的。

  徐天试着摸了一下墙壁的表面,这是很普通的住宅墙壁。

  “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徐天,等徐天摸着墙壁绕了一圈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这里是一个充满黑暗的小房子。

  小房子?

  这时候徐天又想起靳老师曾经讲过的那些往事,曾经有一段时间,靳老师被关在黑暗的小房子里,这个情景和靳老师的遭遇很像。

  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看见这个黑暗的小房子?

  徐天又试着往房子中间走去,突然脚下一滑,徐天倒在了地上。

  当徐天想要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时,他的手突然摸到一个东西。

  很坚硬的东西,圆圆滑滑的,还有一些窟窿。

  难道这是……

  徐天心里突然一惊,瞬间把手中的东西往远处丢去了。

  “你害怕吗?”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就像是在这个小房子里一样。

  “谁?你到底是谁?”徐天坐在地上叫喊着。

  “这是充满死亡的屋子,这里的东西全部都充斥着死亡的味道,你闻见了吗?”

  什么味道都没有,徐天还特意用力耸了耸鼻子,却仍然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知道为什么你什么也闻不到吗?那是因为你已经和这里融为一体了,你本身就是个充满死亡味道的人,所以你闻不到这里的味道。”

  “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徐天挥舞着手臂站起来说道。

  “有你的地方全部充满着死亡,就犹如这间黑暗的小屋一样,你的心底只有这一块小小的黑暗,和半个世界的黑夜相比,你的黑暗算不了什么,但是你心里的黑暗是没有一丝光明的。你的黑暗里面没有任何希望,虽然你把内心的黑暗尘封在了心底,但迟早会被唤醒。”

  “胡说八道!你到底是谁?有胆量现身吗?”

  “我的声音你难道听不出来吗?”

  是自己,这个声音是徐天自己的。

  之前也是,那个嘲讽自己的声音到现在还萦绕在徐天的耳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在身边说这些令自己绝望的话?

  “这个人的经历你也要体验一下,他在黑暗中的绝望是你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你知道黑暗中的滋味吗?”

  “你到底是谁?”徐天挥着拳头往声音的方向打去。

  可是画面一下子又转变了,徐天的拳头被束缚住了,不止是拳头,就连徐天的身体都被束缚住了。

  徐天的整个身子都被埋在泥土里,他只露出个脑袋。

  呼吸很费力,比站在水中更费力,泥土把徐天埋得非常紧绷,徐天甚至感觉每次能把氧气吸进肺里都是一种解脱。

  徐天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脚上穿得是那双黑色的皮靴。

  是那个人,就是那个人!

  可是徐天无法抬起头,最多只能看见眼前这个人的腿部。

  “我现在能让你尸首分家。”

  又来了,还是自己的声音,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状态徐天也非常熟悉,是执年太岁的经历,是在方璐家乡听到过的那个故事。

  “临近死亡的绝望感并不是最残酷的,当你处于绝望中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在嘲笑你的死亡,这才是我要让你领会的东西。”

  “是……谁……”徐天费力地说出了两个字。

  “你的死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只是一个被取笑的玩物而已。甚至你的死根本就没人会在意,但是你即将就要死了。”

  那个人蹲了下来,用手拨弄着徐天的脑袋,现在正如那个人所说,徐天的性命掌握在那个人的手中,只要那个人高兴,徐天随时都会死去。

  无尽的嘲笑声在徐天的脑海里回荡,此时徐天回想起执年太岁的那个故事,故事中的少年被一群成年人取笑着,少年只是那些成年人的玩物。

  少年没有选择生死的权力,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被那些人掌握着、操控着。

  只要那些人开心,他就能多活一秒,一旦有人看他不爽,少年的性命随时都会结束。

  这种随时面临死亡的恐惧已经不是最残酷的,正如眼前这个人所说,那些人的嘲笑才是最残酷的。

  当死亡变成任人宰割的时候,即将要被杀死的这个人将没有尊严地死去,他甚至比犯人还没有人权。

  当冰冷的见到刺向徐天的喉咙时,他心里的绝望感已经在瞬间消散,因为终于要解脱了,这或许是最好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