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0章 独自调查

第10章 独自调查


  徐天和思彤到达电子商场以后,两个人走进了旁边巷子里的一家小店,像解锁手机这种事情也只有半夜来这种小店才能解开。

  果不其然,徐天在老陈的手机中发现了很大的疑团。

  老陈在徐天醒来之前还在和别人发短信,对方是个陌生的号码,老陈没有把那个号码存起来。

  可是让徐天感觉奇怪的是,老陈并没有用文字和对方交流,老陈和对方交流都是用的数字暗号。

  徐天赶紧把老陈手机上的这些一团转发到自己的手机上,做好备份之后,徐天和思彤走进巷子深处的一家小旅馆里面。

  “今晚在这里委屈一宿吧!我去和老板好好说说,这种小旅馆应该可以不用登记。”徐天说道。

  徐天费了好大口舌,最终老板还是同意了徐天和思彤入住,不过天一亮他们必须得赶紧离开,要不然被警察突然查房,小旅馆老板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在徐天的要求下,他和思彤分别住进了两个房间里面,徐天特意选择入住二层,因为一旦有事情发生,二层比较好逃脱,一层的窗户都有铁栅栏,二层只要撕下窗帘绑在房间内部的某个地方就可以顺下楼去。

  这时候已经是零点整了,一月四日零点。

  徐天躺在床上不停翻着老陈给那个陌生人发的数字信息,徐天根本就看不懂那些数字。

  对方是谁?老陈为什么要给那个人发这种信息?老陈在向那个人渗透什么信息?这些都是徐天想要知道的内容。

  就在徐天盯着手机不停思考的时候,老陈的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姓李的警员,徐天已经猜到了,这是老陈借来电话打过来的。

  “徐天,你小子究竟在调查什么?连我都在怀疑吗?”老陈一开口就是责备徐天。

  “很抱歉,我也不想和您绕弯子了,那些数字都是什么意思?”徐天说道。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也没有背叛任何人,你要相信我。”老陈说道。

  “可是您从很早之前就在我背后捣鬼,有很多事情我都是从靳老师、李祉桐、甚至于义的口中得知的,您对我一直都有所隐瞒,这一点您有什么想解释的吗?”徐天问道。

  “我只说一件事,如果我有问题,那么我早就派人去追你了,你现在的位置我也大概能猜得出来,我知道你会给我最后一个机会,是这样吧?”老陈问道。

  “如果您是内鬼,那就过来让我闭嘴,如果我能活过明天,我就亲自去见您,当面给您道歉。”徐天说道。

  “你小子就别和我玩这一套了,你知道我不可能会去找你,现在我已经没有说话的权力,警方不会相信我了。”老陈说道。

  “那么您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的吗?”徐天问道。

  “你想听什么就直接问我,不要这样和我说话行吗?”老陈很不高兴地说道。

  “对于您的这种态度,我也是无能为力了,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那咱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徐天说道。

  “你等一下!我承认没有告诉你我们的行动是我的不对,可是你应该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岛上的行动一开始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是最后我们还是失败了。”老陈说道。

  “警方想要把我引导到岛上,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你们以为执年太岁会出现在扬琦的酒店中,你们想在酒店里和执年太岁做最后的对决,可是你们失败了,执年太岁跟本就没有出现在酒店里,然而这个时候我和靳老师在即将通过李家村的测试时,突然有人出面捣乱,这也致使了你们开始转移阵地,你们集体登岛,林医生率先出现在陈家古宅和我们见面,之后李祉桐和您带着队伍登岛,可是这时候你们仍然遇到了大麻烦,只是你们谁都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经过,要不是我多了个心眼,早就被你们卷进死亡之中了。”徐天语气很重地说道。

  “很抱歉,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确实低估了敌人的能力,我也低估了你的能力,现在咱们应该好好谈谈。”老陈说道。

  “我知道您旁边有人在监听咱们的谈话,现在我只恳求您一件事,不要把我列为嫌疑犯追捕好吗?”徐天说道。

  “你觉得这件事我可能做到吗?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马上带着思彤回警局和我谈话,第二就是等待我们上门去找你们。”老陈说道。

  “咱们的谈话已经进行五分钟了,警方早就探测到了我的位置,最多还有十分钟就会有人来抓捕我们,不过你们谁都抓不到我,答应我,保护好思彤。”徐天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都是徐天设计好的,等警方到达小旅馆之后,徐天早已逃之夭夭,警员只在隔壁房间找到了思彤,这个倒霉的小旅馆老板也算是让徐天给他个教训,没有给客人登记就让客人入住,这也是徐天设计好的。

  临走之前徐天没有找到思彤,因为他不想让思彤再跟着自己了,接下来要面对的人或事,都不是思彤所能承受的,这个城市对徐天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徐天已经把所有事情都记起来了,从在宾闯上苏醒的那一刻起,徐天就知道自己应该从身地方开始着手追踪执年太岁了。

  ……

  对于没能将徐天带回这件事,老陈再次受到了上级的严厉批评,通过徐天的那些话,老陈彻底被列为嫌疑人,不止是老陈,现在李祉桐也已经被警方召回。

  然而这个时候警方只有一张王牌了,深入敌人内部的靳老师是最后的一张牌。

  这个时候靳老师在敌人那边也不好过,自从被那两个假装警察的人带走以后,靳老师就没吃上一顿饱饭,而且现在靳老师还身在岛上没有走出来。

  靳老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周围漆黑一片,这已经是第十二天了,靳老师一直被关在黑屋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