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11章 调查开始

第11章 调查开始


  每天除了固定的两顿便餐,和三次去卫生间的机会,靳老师没有任何自由可言,就算是在卫生间里面,靳老师都处于时刻被监视的状态。

  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人和靳老师说过任何一句话,那两名和靳老师一同从警方手中逃脱的人也一直没有露面。

  就算是他们不信任自己,也应该有人来问话了,对于那些人的举动,靳老师可谓完全摸不着头脑。

  ……

  而此时已经从警方手里脱身的徐天,已经流窜到城市的角落里,对于老陈的举动,徐天还是很满意的,最起码徐天已经知道老陈暂时没有表现出恶意。

  现在应该去相信谁,徐天也还没有拿定主意,但是徐天已经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开始展开调查了。

  徐天仍然在不断地接到老陈发来的短信,老陈要求徐天马上回到分局,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着来,如果徐天自己行动,不止会有危险,还可能给警方的侦查带来一定的障碍。

  虽然徐天还是很想和警方一起行动,但是现在徐天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身边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就拿昏迷的这几天来说,徐天就对自己的处境充满了疑问。

  那场爆炸事件出现的时候,徐天可以确定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靴子的人,可是那个人之后并没有出现,相反地,自从逃离岛上以后,一直未曾谋面的思彤在照顾自己,虽然徐天没有问思彤任何事情,但徐天已经知道问了也不会有结果。

  所有人都好像是刻意被安排在身边的,现在到底应该信任谁?这是徐天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必须要尽快展开调查,首先要调查的就是扬琦的酒店,现在徐天不得不和扬琦见上一面,可是自从回到内陆以后,扬琦也一直没有露面。

  之前小艾说过扬琦是她的伙伴,现在如果只身前往扬琦的酒店,很可能会中了警方或者执年太岁的圈套,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行,那就是找到于义和小艾。

  这些天老陈没有提到过于义的行踪,根据徐天的推断,于义应该也在外面进行调查,小艾跟在于义身边的几率非常大,而且他们第一个要调查的对象很可能也是扬琦,现在已经过去十二天了,如果他们要调查扬琦的话,应该也已经早就结束调查了。

  于义肯定已经知道了扬琦的一切事情,所以这个步骤可以省略了,之后听于义说给自己就可以了。

  那么于义第二个要调查的对象肯定就是靳老师,说到靳老师,徐天心里一直都保留着一个秘密,在徐天和靳老师独处的那些天,靳老师把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徐天,其中有个孤儿院是靳老师都一直没有解开的谜团。

  那个孤儿院的地址,靳老师曾经悄悄告诉过徐天,就在上海北郊的一个地方。

  徐天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大约在第二天下午的的时候,他走路来到孤儿院的地址。

  说来也巧,这个孤儿院曾经在读者的视角中出现过,现在已经被翻新了,就是扬琦买下来的那座孤儿院。

  好像有人知道徐天要来似得,当徐天走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女人自称是扬琦的秘书,直接就把徐天接待到孤儿院里面去了。

  这天下着零散的雪花,天空昏暗暗的,要不是徐天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他都判断不出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

  果然,于义和小艾都在这里,徐天被引导进孤儿院里面,于义、小艾和扬琦已经坐在主厅的休息区等待徐天了。

  “你们是商量好的吗?还是一直在跟踪我?”徐天诧异地说道。

  “快坐下吧!这里很安全,从现在开始,这座孤儿院将作为我们的联络中心。”于义说道。

  “看来你们早就做好准备了,那么可以直入主题吗?我们现在要从何查起?”徐天问道。

  “我整理了一下关于这座孤儿院的前身,从十几年前开始,这座孤儿院就已经荒废了,具体是什么时间荒废的,没有资料注明。这里的房产以前是属于院长的,不过后来院长去世了,他没有合法继承人,所以房产自然就充公了。在孤儿院被充公以后,被一个商人买了下来,很不巧,那名商人没多久就过世了,更为巧合的是,那名商人没有将遗产留给家人,而是在很早以前就立下了遗嘱,他的所有财产都将捐献出去,这座孤儿院属于商人的私有财产,所以孤儿院连同地皮再一次被拍卖,经过了几番周折,在一年前被扬琦买下。”于义说道。

  “这里是靳老师呆过的孤儿院?”徐天问道。

  “不止是靳少兰,经过我的调查,当年这座孤儿院曾经收留过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在这名少年来这里不久之后,孤儿院就逐渐荒废了,那名少年的出现时间和你所调查到的执年太岁逃离北部村庄的时间完全一致。”于义说道。

  “这么说,执年太岁真的是那个从北部逃出来的少年?”徐天问道。

  “虽然他们出现的时间很吻合,但也不能完全确定下来,因为现在没有任何线索指明那个少年就是执年太岁本人,而且根据我们调查到的线索显示,执年太岁是个存在九十年的人物,从方司令的年代开始,执年太岁就已经出现了。”于义说道。

  “这么说,我们之前调查到的资料全都没有被推翻是吗?”徐天问道。

  “全都属实,执年太岁曾经给方司令带来的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后来姓徐的侦探和执年太岁展开的殊死较量,这个期间方司令心生歹意,将徐侦探的女人占为己有。后来徐侦探的女人知道真相以后对方司令心生恨意,以执年太岁的名义在方司令身边做下许多次凶杀案。方司令没有憎恨他的爱人,一直到去世的时候都没有动过她,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件更为让我们震惊的事情。”于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