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42章 新的案件

第42章 新的案件


  “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中,现在路上的交通情况非常不好,而且附近居民正在哄抢货车装载的货物,由于那些货物有一些价值,有些居民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状态。”小艾说道。

  “是什么货物?”徐天问道。

  “据说是一些低端手机,市场价格大约在元。”小艾说道。

  “那确实有够值得哄抢的了,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这场事故是不是人为策划的。”徐天说道。

  “警方也在分析这件事,所以现在事故附近的所有派出所都在紧急待命,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刚才侦查组的张警官已经命令各个派出所里面必须有人留守。”小艾说道。

  “我看见林医生了,她在派出所里面。”徐天说道。

  “你不要和她产生冲突,现在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做好随时到达案发现场的准备,我觉得马上就会有案子出现。”小艾说道。

  “我去现场能行吗?”徐天担心说。

  “你放心,由于预估事件的严重性比较大,现在警方已经恢复了老陈的官职,现在老陈正在以东安市警方的名义协助本地警方调查执年太岁的案件,老陈正在赶往你那里,做好准备迎接老陈吧!”小艾说道。

  这时候徐天突然听到林医生在派出所里面讲电话,好像情况很危急,徐天跑到门口的时候,林医生已经走了出来。

  “来案子了,我刚才接到老陈的电话了,现在当地民警也已经赶往了案发现场,我们也快去吧!”林医生说道。

  “是什么案子?”徐天急切问道。

  “有人在出租屋里面遇害,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总之这种案子现在是重点观察对象,就在附近的出租屋里面。”林医生说道。

  徐天被林医生带往一个违建楼房里面,这里四层以上都是违建的房屋,徐天走在楼梯上都觉得楼体有摇晃的感觉,而且脚下的楼梯也是用木板钉制的,很难想象住在这里的人晚上都是处在什么心情。

  遇害人是名女性,年龄三十二岁,体态偏瘦。

  在案发现场的出租屋里面聚集了十五名警员,可想而知执年太岁的案件已经受到了很大的重视。

  根据率先抵达现场的民警介绍,这名被害人独居在这个高危出租屋里面,根据房东的口供,被害人于半月前被打工单位辞退,原因是偷窃,具体偷窃了什么东西不知道。

  这半个月以来,被害人一直待在屋子里面没有出去过,刚开始是以储存的泡面度日,后来大约在一周以前,有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性每天都来给被害人送饭,根据警方的走访调查,给被害人送饭的女性是附近小吃部的一名服务员。

  “也就是说,这一周之内被害人吃的都是外卖,那么被害人的死因是什么?”徐天问道。

  “初步调查,被害人的死因是受到了重物的袭击,但是法医并未检测到被害人有颅内出血的情况,所以这个死因马上被排除了。”民警说道。

  “身上没有其他伤口了吗?”徐天问道。

  “暂时没有查到被害人身上有其他伤口,现在法医正在附近派出所里面做紧急尸检。”民警说道。

  “那这个房间里面有检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徐天问道。

  “房间里的东西都没有动过,我们为了保护好案发现场,每次进来检测的人员没有超过两个,都是轮番上阵的。”民警说道。

  “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徐天问道。

  “你……”

  “让他进去吧!”老陈的声音突然从下面传来。

  徐天见到神采奕奕的老陈,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感动,因为自己孤军奋战实在是太不好过了,没有警方的人在身边,徐天根本就无从着手案件。

  “陈警官……”

  “你还是叫我老陈吧!这样显得更亲切一点。”老陈伸出手说道。

  徐天激动地握住了老陈的手,热泪盈眶的徐天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此时的喜悦了。

  “我不是想和你握手,我是想让你把我的手机还给我。”老陈尴尬说道。

  “是……是这样啊!实在不好意思,那天我的做法确实有点偏激了。”徐天说道。

  “我在路上已经听到民警的汇报了,跟我们共同前来的一部分警员已经在附近走访了,我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老陈说道。

  “现在被害人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吧?”徐天问道。

  “被害人是外地人,普通的打工族,初中未毕业,已婚未育。不过警方并没有调查到被害人的丈夫与她同住,根据房东所说,被害人住在这里已经有一年之久,去年春节没有回家。被害人的房间里面有一本户口本,民警已经验证过,是真的。户口本上只有被害人和其丈夫两个人的名字,这个时间民警应该已经联系到被害人家乡的派出所了。”老陈看了看时间说道。

  这时候旁边正在打电话的民警脸色非常难看,在挂断电话以后,徐天和老陈几乎已经猜测到结果了。

  “根据被害人家乡的信息反馈,被害人在去年春节之前和丈夫一起出来打工,两个人在去年春节期间没有回家的原因是因为发生了口角,所以两个人才没有回家过年。”民警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在春节之前出来打工?这件事情问清楚了吗?”老陈问道。

  “也是因为他们夫妻二人发生口角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婚后十年没有怀上孩子,所以这几年他们夫妻一直在吵架。”民警说道。

  “那么被害人的丈夫去哪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吗?”徐天问道。

  “这就很难调查了,等待警员的调查结果吧!现在法医的检测也已经出来了,被害人的死亡原因是心脏聚停,也就是猝死。”老陈说道。

  “猝死?是正常死亡?”徐天说道。

  “不,因为被害人的头部有被重物敲击过的痕迹,而且是新伤,所以并不能排除被害人的死和受到攻击有间接性的关系。”老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