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罪语录 > 第54章 犯难

第54章 犯难


  “那这么说,凶手应该还在这栋公寓里,但是这一个单元楼就有一百多户,凶手又能随意开锁,所以说每户人家都应该排查一遍,先不说所有人家配不配合的问题,像这种房子,肯定有没入住的住户,如果凶手躲在没有入住的房子里,我们是无权直接开锁进去清查的,如果联系业主的话,也肯定有那种业主不在本市的情况,所以这件事其实很难办。”民警说道。

  “凶手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凶手做了这件案子以后才有了脱身的可能,用那种老旧的侦破办法根本不行,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凶手极有可能在公寓里面流窜,等我们找到十层的时候,凶手有可能在没人入住的房子里躲着,等我们找到更高层的时候,凶手也有可能从那种空置房中走出去潜入到其他我们排查过的住户家里,到时候不仅多了排查的麻烦,还有可能给住户造成危险。”徐天说道。

  “看来只能出动大量警力驻守没一个楼层了,可是我们派出所人手根本不够,这件事必须要向分局请示。”民警说道。

  “我不赞同用这种排查方法,浪费时间不说,还有可能造成麻烦,你想想,每个住户都会让我们进去搜人家的衣柜吗?如果是那种单身女孩住的房子,有很大几率不会让我们翻找她们的衣柜,虽然群众有义务配合我们办案,但是所有人应该都知道,这种排查方法绝对会有人不配合,如果我们和住户起了冲突,对我们办案会更加不利。”徐天说道。

  “现在可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马上就会陆续开始有人走进公寓,如果我们不排查,也有可能给住户带来危险,凶手极有可能现在就躲在某个上班未归的住户家里。”民警说道。

  “我知道有这种可能,如果凶手挟持住户,那也是我们的失职,这件事怎么办都是有可能出现危机的。”徐天说道。

  “我还是建议采取地毯式排查,那样子即使我们和住户起了冲突,责任也不在我们,如果我们就这样坐视不管,一旦发生凶手挟持住户的事件,那我们可就摊上事了。”民警说道。

  “我理解你工作上的事宜要处理好,可现在我们就算行动起来也很麻烦,刚才我已经给你分析过了,那种地毯式排查方式不会奏效的,凶手既然有计划地施行杀人计划,那么凶手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也有可能存在帮凶的情况,如果凶手躲在同伙的家中,那我们就更难办了。”徐天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做?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等住户一窝蜂返回来,我们的排查力度就更加难了,陈警官是叫你来帮助我们办案的,你现在却犹豫了起来,你这个样子可是不行的,如果你五分钟之内不给我一个意见,那我就向分局汇报排查的事宜了。”民警催促徐天说。

  “你先不要冲动,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我相信凶手一定急于脱身,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凶手极有可能会想办法离开这栋楼,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就会站在屋子里看着外面,我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溜出去,但今天晚上肯定不行,警察一定会在外面守着,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一个目标,挟持住户是最佳的选择,然后等明天早上到了上班的时候再混出去。”徐天自言自语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东西?明天我们也不会离开的好不好?”民警说道。

  “这一点凶手当然也非常清楚,警察肯定不会短时间撤走的,但是凶手很着急混出去,这栋楼迟早都会被警察搜查,与其躲在楼里面多一分危险,越快逃出去就越安全。”徐天说道。

  就在这时候,民警的电话响了,派出所接到报案,附近又发生了一件糟心的事,在市场那边,有几名商户在争吵,甚至已经动起手来,这个时候偏偏来了这种糟心事,警方又不得不出警,可是一旦警力撤出,这个案发现场就十分空荡了。

  “该来的果然来了,你们放心出警去吧!如果不出预料,待会还会有其他事情搞出来,到最后这个案发现场有可能最多只留下两名警员,到那个时候凶手就有机会逃脱了。”徐天说道。

  “又是这种调虎离山的办法,这件事情我们先安排出警,现在必须要向分局汇报这里的情况了,如果在这里让凶手逃掉,那我们侦办这些案件就毫无意义了。”民警说道。

  徐天正在心里思考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根本无暇听身边的民警说话,不过一切事情都在徐天的预料之中,民警很快接到其他电话,在郊区的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的棘手案件,都徐天出警。

  虽然分局的支援马上就会赶到,但徐天依然觉得凶手想要迫切离开这栋公寓,因为外面已经开始动荡,天色马上就要黑下去了,徐天已经预感到今天晚上肯定是个不眠夜,最起码会比昨天晚上还要忙乱。

  可是徐天有些想不通,凶手在这里冒险犯下命案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单纯地和警方较劲肯定说不通,凶手一定有他的目的,昨天晚上的两名死者是为了切断侦破的线索,那么今天下午这起案件又是为了什么?

  徐天从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就已经断定,凶手临时起意杀人的几率更大,死者遇害之前正在房子里盯着外面,这说明死者有很大几率和执年太岁有关,徐天在心里有一个设想,今天下午的死者会不会就是昨天晚上毒死两个被害人的凶手?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这栋楼里面可能存在着执年太岁的其他同伙,有可能是这里的住户,也有可能是和死者一起混进来的人。

  想到这里,徐天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件案子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与其在这里想凶手的行动,倒不如先查清楚被害人是怎么被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