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村长在一个晴朗的上午,召集全村人,宣告了封山。过程不长,也没有多少言语,仅仅靠最近的事实,便可以让村民自觉遵守这调规则。

  怨声是有的,人们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一大部分人强烈地反对这个做法。值得一提的是,全村人,在宣告封山的前几天,便再也没有人去过丘山。

  不过,比起反对,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一些怀疑的消息。人们晓得,打这任村长任职起,他就在限制人们的打猎了。而且,他还非常支持村中人与外人来往(这与村子里的观念是不符的)。村子人晓得,丘山再富饶,却也只有那么一点,人一多,便是不够分的。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是村长故意制造的不为人知的阴谋,为的就是让山被封显得合情合理。看吧,封山过后,大家都在为维持艰辛的生活而奔波,他倒是越发阔绰起来了,竟然还修起了洋房,多气派啊!田叔没往这个方面想,他明白,村子是真心在为村子谋福的,他是看着村长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他指定不会怪罪于村子头上。不过,即使田叔这么想了,田叔的命运,却一点不见得比那些有异议的人好。或者可以说,更加落魄。

  方梅见到田叔手里握着一个没喝尽的酒瓶,以为要喝,也确实见到他将瓶子举到了嘴旁,但终是未饮,停住后,像在思索什么,继而将酒瓶放下。没走几步,他便站在一个门前--那是村里王二的家。

  王二是村里头最会使歪心思的人。从前,他也靠着打猎为生,可向来都是能打多少就打多少。一天下来,最多的时候,他可以搞下来十几只猎物,每天不间歇。吃不完的呢?便拿去外面卖了,久而久之,他也成了村里头最富的人。每次村长都要对王二进行一次“查猎”,若是打的多了,便不可带下山。死了的呢?便找个地方埋下了。不过此法收效甚微,王二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歪点子将猎物带下山去。村里人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但也无可奈何。不过,他王二富就富吧,同他们何干呢?他们不照样吃得很好吗?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因此那时,没有人眼红王二的行为。

  决定封山后,就数王二闹得最凶。有时甚至到村长家里闹去,村长拿这个泼皮没办法,允许他上山。但他又不支声了,不敢一人上山,只能在背地里造造村长的谣,宣泄一下心中的毫无意义的不满。可是村长的风评并没有因此变差,虽说不愿承认,但村民都看见了,封山后,很多人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村子的财富,呈持续性地增长。也就没有人再拿封山这件事找村长了。大家接受了事实,王二也闹不了了,只好寻找新的出路。

  起先,王二在村里倒卖从外边买回来的货,以此维生。开始,村里还有人到他那里买过东西,但买到的,多是些假冒伪劣产品,让人吃了很大的亏。你去找他吧,他还不认账,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让人吃个哑巴亏。久而久之,就没人买他的东西了。王二寻思这法子不行,便换了个方法,将村里的东西往外面卖。但这穷乡僻壤的,又没什么特产,他可以卖什么呢?他盯上了村西口的烟草。

  烟草地是野的,每年都有新的的烟草长出。有烟瘾的人就靠那片烟草地过活了。基本上都是村民一起养着这片烟草地,谁也不愿意让这么好的一块地荒掉。

  这烟草似乎特别合人胃口,王二采了一点去试试水,当天就被售完了。尝到甜头的他继续祸害这地,每天都使劲在烟草地里挖,没几天,这块地便荒了。王二赚了一笔,但村里人不舒服了。几个烟鬼聚在一起找他,王二见这架势,知道是少不了一顿打了,便主动站着让他们打。村里人没一个是病秧子,这帮找王二的,也都是有着十几年狩猎老手,可说不上手软。他们将王二摁在地上,像打畜生一般地对他一顿痛打--这泼皮,不打不知道痛。

  但是,王二也不是盖的,愣是没出一声,在他身上,有着猛兽的野性和猎人最基本的尊严。不过,更多的,只是像狐狸一样的小聪明罢了。你们打就打吧,只不过痛一点,做生意哪里有不挨痛的呢?打过之后,肉又没少一块,钱还不是自己的?他又站了起来,寻找新的挣钱法子去了。

  不知他从哪里得知外头要进行个工程,正缺人,开出的条件还算不错。得知后,他马上就收拾了行囊,去那里看看能不能揽活。他凭着几年来打猎的身子骨,一下子就被招工的人看上了,混了个搬砖的活。他干得很认真,每天三餐不怎么吃,习惯了风餐露宿的生活。工期满后,他的钱袋子又鼓了许多。

  王二回来后,没损失气力,甚至瘦都没瘦。他跟别人讲了自己赚了多少后,可把他们愁坏了。恰逢村子改名,村民越发觉得钱是个好东西,也学着王二,到村外打工去了。不过王二却三想要过安稳日子了。他靠着手里头的积蓄,在村里头开了个服装店,坐收钱来。开始,有些赔,但到后来也稳点起来。村子改名后,外头来的人也多了起来,他做生意也更容易了。不过他就想换了个人,没想着继续发大财,只是小小地开店。他有个愿望了--找个老婆。

  王二单身还算久的,同龄人大都有孩子了。女人是一个男人成年后必不可少的东西,那些看破红尘的和尚,不都是先入了红尘吗?但奈何他之前干的事人尽皆知,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他。王二也有自知之明,降低了很低的要求,只要不是太丑,不是贱货,他都可以要。

  上天还是圆了王二的愿的,他真的找到了一个老婆。

  田叔忘着眼前的门,始终没有敲门的勇气。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