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市里,轻雾四起。水汽结成了一点点小小的精灵,迷住了人们的眼。不过,大可不必担心,现在还是凌晨,街道上只有几盏路灯孤单地照着行人路--路灯让这座安谧的城市永不停留在黑夜。然而,若是说这时的灯源只有路灯,那也未免太过于绝对了。在东口路路末处,有一家面馆,规模很小。店里的人每天起早贪黑地营业,但一天下来赚不了几个钱。与此同时,本书主要讲的,一个独栋的房子坐落在小店的对立面,有着自家的院子,虽然不像富贵人家那样的别墅,但却看得出来这家人很富裕。看得出来,房主喜欢清净,不然他就不会在这人迹罕见的东路至下这么一栋好住处。房子有个房间的灯正亮着,有人在里头。

  店的名称叫作“回鲜”,店的主人,长得瘦小,煮得一手好面,备受街坊邻居的青睐。此时没有客人,而为早上饭点做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他用他那沧然的目光,注视着对面。并不是无所事事,他此时正在想的是“多么漂亮的一个洋房啊,如果要挣到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我得卖多少碗面啊。”房子自在那里的一刻起,便成了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印象。

  薄雾中走来了一个人,被街灯照射着,显得很清瘦。穿着一身工作服饰,手里头捎有一封信件。“真是奇怪。”店家一边熬汤一边想“难道这世上还有如此敬业的人吗?”这到底是一封怎样的信,值得让人起那么早去送,不过,店家自己还不是一样?

  不知现在送信的人应该怎么称呼,就先以邮递员相称吧。

  邮递员将信那栋房子里的信箱,临走时,将已经关上的信箱又打开了--也许是以为现在没有人还保存着每天随手看一眼信箱的习惯吧。

  邮递员好像没有事情可以做了,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打发时间的方法--看来这也是一个无事可做的夜行者。他发现了这家面馆,有些惊讶,接着,朝店走去。

  “嘿,老兄,这个店了还开店,看来往常生意很火爆嘛!”邮递员找了个座坐下,向店家寒暄道。

  “可别说了,我这里虽说一天下来能得到不少收入,但这租金也不便宜。算下来,如果不这么早开店子,恐怕还维持不了生活。”店家给邮递员一张菜单,并且向他抱怨生活中的不满“倒是你,当个邮递员这么辛苦?”

  邮递员点好面后,将脸一沉,显然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可别说了,我们主营的不是送信,这是副业。我昨晚处理工作到很晚,街上是什么都没有了,就在公司睡下了。”他喝了口水,缓了下气,气呼呼地说道“醒来时便是半小时前。上司交给我这封信,说是要在客户吃早餐前送到--这昨天就该送了。”

  “唉,那确实是你的不是。”

  “不是什么呀,我本来就不是送信的,这是昨天一个后生送漏了的。公司里规定什么客户至少,每封信必须准时--这不,拉我这个替罪羊下水。”

  “算了,都不容易,吃面吧。”店家将呀碗热腾腾的面递在他面前,让邮递员很是嘴馋,疯狂地吃了起来,也不顾什么委屈了。

  吃完面后,邮递员的心情有些缓和,满意地用牙签剔了剔牙,望着对面的房子,有些感慨“你说我们到底忙个什么劲。到头来看吧,对面那房子的主人,是个作家,还挺出名的。随便写写几个字,便抵上我们一天的收入了。啧啧,那么大的房子,买下来对他来说估计是轻轻松松吧。我们流的血汗,还比不上那几张破纸呢。”

  店家没说话,在心里头,他还是同意邮递员的观点的,只不过没有邮递员那么多的埋怨罢了。他望着此时对面亮起的灯,猜想此时那个作家是不是也在从事自己的工作,也像他们一样,得彻夜完成他的稿子。

  邮递员终是没有照上级要求的那样完成任务--那个房间的灯,其实是厨房的,里面的人,正在备早餐。

  “方休,刚刚有个人好像送来了一封信。”站在方休旁边,好奇地向外张望的一个女人,兴致勃勃地向方休说道。

  “好好,忆渚,你能不能帮我取那封信呢?”方休温柔地转过身,轻声说。

  “好的!”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孩终于得到了一份工作一样,她对于这份请求显得兴高采烈。

  方休已经做好了早餐,是一顿精致的西式甜饼,配上一杯热牛奶。不过他并没有开始吃,而是将它们放进了微波炉里头,然后坐在桌子上,沉思了起来。

  “谁会寄信给我呢?”他不明白这个问题。“出版社同我一直是在网络上联系,就是必要的地方,也是同我当面谈;在出书时,我一直用的笔名,不可能查得到我,所以也不可能是读者来信。该不会是……”方休自嘲式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呢?”然后他将目光移向一间卧室里,眼神有些复杂。

  忆渚将信递到方休面前“写的什么?”

  “我看看。”方休将信拆开,读起了。

  “方休,好一段时日没有回来了吧。你不在的时间,村子倒是变了很多。最近又要办神社会了,要回来看看吗?”是村长写的信。

  读完信后,方休有些释然的感觉,然后对着忆渚说“你说我该不该回去呢?”

  “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我从来没听你说过。”忆渚一脸好奇。

  “那里啊,是我的故乡。”

  “故乡,我从来没有故乡这个概念。如果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我也想看看。”

  “到时候再看吧。”方休说这句话时,声音小的很,不知道是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出趟门,我得去那里了。”方休静了会儿,然后起身说道。

  “早饭不吃吗?”

  “那是给染染的,你同我在面馆里吃吧。”

  “啊?哦,好吧。”有些不满意的声音……

  房子里,还剩一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