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乔楚楚百里东齐 > 第113章:脑残的纸条

我的书架

第113章:脑残的纸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不不,他百里冬青就算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百里东齐的阴谋得逞。可是他心中才一闪过这个想法,心口的位置就狠狠的疼了起来,不过片刻的时间,他就在地上打起了滚。

赶来的乔悦潇见到这一幕,忙道:“快宣太医啊,还愣着干什么。”

可她的话音才一落,就听百里冬青道:“潇潇,不要怪他们,是朕不让他们去的。”他要记住这痛,然后再将这样的痛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可是,皇上,你看起来真的很不好。”乔悦潇担忧道。现在的百里冬青浑身是汗,双眼充血,裸露在外的肌肤青筋暴起,这样的百里冬青看起来有点狞狰可怕。但乔悦潇知道,她不能表现出半点害怕,否则,她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经过百里明超,她已经明白了,作为帝王,他需要一个敢于和他说真话的人,还要一个不怕他的人。但是这样的事也不能太过,否则,他们就会容不下,所以这个度很重要。

听到乔悦潇的关心,百里冬青的心里一暖,他感觉到,心口的痛楚也好了许多,强撑道:“没事,吩咐人准备水,朕要沐浴。”

见此,乔悦潇也知道,他已经决定了,便没有商量的余地,忙道:“来人,准备热水。”说罢,门外便有小太监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好点了的百里东齐握着乔悦潇的手道:“潇潇,这个时候还有你陪着朕,真好。”

闻言,乔悦潇道:“皇上,现在您就是潇潇的天,若是您倒了下来,只怕潇潇连葬身之处都没有。”

她没有夸大其词,要知道这宫里看不惯她的人大有人在。若是她失去了百里冬青的庇护,只怕不出几日,她便会出现在某个废旧的井里。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抓住百里冬青这个救命符。

这宫里本就是吃人的地方,她比谁都清楚。

见此,百里冬青将她搂进怀里道:“潇潇,你放心,朕一定会保护好的你。”不只是因为她是他一直爱慕的女人,而是因为这个时候,只有她陪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乔悦潇才问道:“皇上,那您想怎么对付百里东齐?”

“哼,既然他那么在乎你的妹妹乔楚楚,不如我们就把他要做燕沁茹那个女人的皇夫的事告诉她,你说,百里东齐会怎么样?”他们并不知道百里东齐和燕沁茹之间的交易,他一直一厢情愿的认为百里东齐是为了对付他才这样做的。

“这个办法好,到时候百里东齐被乔楚楚缠着,他就不能成为女皇的皇夫了,再说了,经过这么一闹,说不定,那个女皇就不愿意要他了呢。”乔悦潇在百里冬青的耳边道。

闻言,百里冬青哈哈大笑起来,道:“潇潇不愧是朕的爱妃,一下子就猜到了朕的用意。”

几日之后,乔楚楚收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百里冬齐欲抛弃不会生育的乔楚楚,投身燕山女皇燕沁茹的怀抱’。

看到这张纸条,乔楚楚顿时就乐了。

这样脑残的纸条,估计只有百里冬青那个脑残才写的出来吧。

百里东齐回来时,就看着乔楚楚捧着一张纸条笑的打滚。

“小乔,什么事这么好笑?”他走到乔楚楚的床边坐下道。

听到声音,乔楚楚将纸条交给百里东齐道:“你自己看看吧。”

见此,百里东齐撑开纸条慢慢看了起来。几秒钟之后,他的脸黑成了锅底。若是他小乔没有无意间听到他和东雪公子的谈话,只怕就会信了这话吧,若是小乔信了这话……

后面会发生什么,他简直不敢想。

到了现在,他才知道,他应该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小乔的。

过了好久,百里东齐才沉吟道:“不愧是本王的五皇兄呢,倒是不笨,知道从本王的弱点下手,只可惜,他的纸条来得太晚了。”就在刚才,在东雪公子的房间里,东雪公子已经答应了他的建议。毕竟这里最了解他的人就是东雪公子,若是由东雪公子来假扮他,他根本就不会担心会有什么破绽。

而此时,东雪公子抱着一潭酒,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灌。

楚楚,他的楚楚,从今以后,就真的再也不属于他了。虽然她也从未属于过他,但在此之前,东雪公子一直对乔楚楚抱有幻想,但从今以后,他连幻想都不能有了。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乔楚楚的时候的画面,那时候,乔楚楚生了病,他出于好奇,去给她看病,后来,楚楚又捡到了他的玉佩,还拿那个玉佩讨了他一个愿望,可从那之后,楚楚便再也没有说过愿望的事了呢。

东雪公子一边喝,一边想着,忽然他猛的倒了下去。在他后面站着一个人,那便是百里东齐派来的王晋。

回去之后,他便听说东雪公子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他知道东雪公子的痛苦,但小乔只能是他的。

而他让东雪公子假扮他的原因还有一个,那便是,那燕沁茹也不是很差,万一他们擦出了火花呢。

狼图,独孤浪潇也听到了百里东齐要做燕沁茹皇夫的消息,不过他却没有轻举妄动。要知道百里东齐连皇位都可以舍弃,他又怎么会为了荣华富贵,选择燕山的女皇。所以,独孤浪潇坚信,这里面是有苦衷的。

可他心里虽然这么想,却还是不放心,最后,他决定亲自看见一见乔楚楚。

是夜,乔楚楚在百里东齐的怀里睡得很香甜。

百里东齐看着乔楚楚痴痴的喊道:“小乔,我的小乔。”梦里的乔楚楚梦到了他们在菊花地里发生的事,嘟嚷道:“百里东齐,叫你欺负我。”

听到这话,百里东齐的脸一黑,猛的捧着她的唇吻了上去。若是换了别人敢这么说,只怕他早就让人将说话的人碎尸万段了。可是说这话的人是乔楚楚,是住在他心上的人。

时间有过了几日,乔楚楚的身子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已经好了许多,到了晚上,便就是她服下解药的日子。

乔楚楚忽然有点害怕,若是她沉睡了,那六星怎么办,七朵怎么办,若是还有女人想缠着百里东齐怎么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