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死神饶命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靠谱的老师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靠谱的老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家自我介绍过后,白霜再次说道:“既然各位老师都已经说了,我便来介绍介绍剑宗。剑宗讲究御剑之术,剑道法则都由我来传授。
我的要求很严格,加入剑宗之人,不得被七情六欲左右,必须常年闭关修行,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成长,才会有所收获。”
左立听到对方说完了,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站出来说道:“力宗就是以力破法,金刚不坏,身体素质的提升,是主要的战斗途径,其他我不多说,觉得力宗适合自己的,跟我来便是了。”
左立说的很直接,话也不多。
这时候,张平站出来说道:“符宗顾名思义,便是刻画符文,不光是上古时期的特殊符文,还有现在的各种符文等等。向来制符,施符传承久远,其中有很多奥秘之处,对此感兴趣的,可以加入符宗。”
萧峡淡淡道:“魂宗乃是修炼神魂之地,主要培养的便是魂师,相信大家对于魂师也有一定的了解,我就不多说了。”
陈修喝了一口酒,看着大家都介绍完了,这才站出来说道:“我们术宗呢,就是……就是那撒。”他扣扣脑袋,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了。“哦,对了,那就是创造自己的功法,走自己的大道。”
张凌然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这家伙这么不靠谱,连自己想要说什么都忘记了,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大家介绍完,每个宗门的内容基本上都说明白了。
白霜道:“你们考虑一下,便可以开始选择了。”
站在下面的五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赵怡沁最先站出来。
“白老师,我想加入剑宗,与您学剑。”
白霜看了过去,淡淡一笑,“你已经确定了?加入选定宗门之后,是不能再调换到其它宗门的,意思是只有这一次机会,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赵怡沁下定决心道:“白老师,我已经决定了。”
白霜点点头,心里甚是欣慰,这五个人中,她最满意的正是赵怡沁,对方不光是女子的缘故,更重要的是赵家一直以来便是用剑,凌水剑在整个圣朝都有些名头。
“好,既然你选择了我,来我身边吧。”
赵怡沁微微行礼,走到了白霜的身边。
张凌然看着赵怡沁的身影,心里有点苦涩,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南陵王也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了力宗,来到了左立的旁边。
左立倒是非常高兴,早就传闻这一批最好的便是南陵王,资质不错,实力强大,而且擅长用重剑。
而释元选择了符宗。牧原,自然是选择了魂宗,毕竟他本来就是魂师。
最后,只剩下张凌然一个人了,周围人议论纷纷,时不时发来几句嘲讽的声音。
“这就是那个废体?”
“恐怕没有老师喜欢他吧,毕竟一个连凝神境都达不到的修炼者,一辈子恐怕都不会有进步了,教他有什么用?”
……
白霜听到了周围人的谈话,看着张凌然淡淡说道:“我们作为老师对于学生自然是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的体质而看轻你,不要有所顾虑,选择你想要选的宗门。”
张凌然听到对方的话语,不禁投过去感激的目光,他看了几位老师一眼,最终目光落在了陈修身上。
此刻陈修蛮不在意的看着周围的风景,似乎根本没有想过有人会选自己。
张凌然淡淡说道:“各位老师,我已经决定好了,我选术宗。”
随着他这一说,周围人都是一愣,一时半会儿没搞明白。
“你刚刚说的是,加入术宗?”白霜心里也觉得诧异,再次询问了一遍。
“是的白老师,我决定加入术宗。”张凌然重复道。
此刻陈修思想还在游走,根本没有听到场内在说些什么,左立在旁边碰了碰他,他这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他问道。
“这小家伙想要加入术宗。”左立说道。
“什么?”陈修自己都吃了一惊,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带过一个学生,现在竟然有人想加入?
“小家伙,你想好了啊?术宗这么多年来可没有一个学生加入哦。”陈修转头看向了张凌然问道,那个样子,仿佛是在告诉对方,千万不要进术宗。
看到对方吊儿郎当的模样,张凌然都有些犹豫了,要是真的被这样一个老师教,真不清楚会学成什么样子。
不过他选定的,一般不会轻易更改。
“老师我已经选好了,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便不会再轻易改变了。”张凌然微微行礼道。
陈修点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你成为我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徒弟,我便送你一样礼物,这可是好东西。”
张凌然微微一愣,心想着竟然还有礼物?心里不禁好奇起来。
“等等,我拿一下。”陈修手伸到后面去,像是在解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他从背后拿出了一个银色的葫芦。
“老师,莫非这是什么法宝?”张凌然不禁期待起来,难道对方要传自己一个天阶神器不成?
“法宝?”陈修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对方会往那个方向想,他招招手说道:“没有没有,这玩意儿就是个酒葫芦,外面镀了一层银而已,镀的那层银,还没有一个银元含的多,不过装它里边的酒啊,只需要过一个晚上,便可以酝酿出浓浓的酒香,对于我来说,确实也算是‘法宝’啊。
为师今天就将它赠予你,以后有空用它喝喝小酒,那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张凌然脑袋冒黑线,这他妈搞半天就是一个酒壶?他还以为对方会送他什么法宝呢,摊上这样一个老师,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拼命挤出一丝笑意,将酒壶接了过去,还违心的说了一声谢谢。
周围的人都掩嘴偷笑着,众人都知道陈修是一个不靠谱的存在,而且整天饮酒作乐,有种不学无术的感觉。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会选这样一个人来当老师,而且还是院长钦定的人。
不过既然是院长选定的人物,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没有几个人选择这样的人为师,觉得太不靠谱。
而且术宗以术证道,这是要求极高的,很多人想不明白,前人已经创造出了那么多术法,功法可以学习,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创造。
毕竟自己创造的,肯定有很多破绽,前人的功法都是经过那么多年的总结,提炼出来的,凭借一人之力,创造出可以和前人比肩,甚至超越前人的功法,这本身是很难实现的,就算是实现了,也需要大量的时间,现在更多人愿意把时间用在修炼之上,没有人愿意在研究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所以渐渐没有人会加入术宗了。
周围旁观的人想不明白张凌然为何会选择这样的宗门,难道对方知道自己是废体,所以打算自暴自弃了?
有些人觉得,张凌然是因为修为没有办法提升,所以选择这种偏门的方法想要证明自己,不管如何,大多数人都抱着嘲笑的态度。
符宗的张平见陈修送了礼物,他也站出来说道:“释元,既然你选择我做你的老师,我便也送一个礼物给你。”
说完,他从背后掏出两张黄符递了过去。
“这两张符咒是我闲暇之余所做,危机关头打出去可以当天阶高手全力一击,关键时刻可以保你性命。”
释元一喜,连忙接过行礼感谢。
张凌然嘴皮跳了跳,别人老师送的东西,怎么跟自己的差距那么大呢?他看向了陈修,对方抓了抓脑袋,表情也有些尴尬。
“额,这个,徒儿,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那我们便去术宗看一看。”陈修连忙转移话题道。
“好的老师。”张凌然应了一声,心里则是暗暗叹了口气,既然自己已经做了这个选择,看来只能认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