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辞歌馥 > 第一章 许馥

我的书架

第一章 许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馥是个罪人,许馥杀了人,许馥买通小混混杀了冷凝霜。可是只有许馥知道,自己杀没杀了冷凝霜,只是他莫北寒是不相信的。

  莫家

  “莫哥哥,你相信,你相信我,我没有和小混混勾结,我没有害死冷凝霜,你相信我好不好。”许馥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不过那坐在椅子上的莫北寒看着跪在地上的许馥,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并且只有那憎恨。

  “我相信你,证据都在这里我相信你,许馥啊。我没想到你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女子,害死了冷凝霜以后,还把小混混都杀了,来死无对证是吗。要不是小混混手机里面漏了馅,你是不是要装一辈子。”莫北寒的声音冰冰冷冷的对着许馥说道,而这个时候的许馥心如死灰。自己杀没杀冷凝霜自己心里跟明镜一样,只是他莫北寒不信。

  而那外面的瓢泼大雨仿佛都在为许馥感觉到不甘心,只是莫北寒会相信自己吗,答案是不会,莫北寒心中只有冷凝霜一人,她许馥算什么?替代品?恶毒女配?绿茶?

  “莫北寒你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是那种人,你相信我。”许馥说着狠狠的抓着莫北寒的腿,只不过莫北寒眼中的厌恶是特别明显的。直接狠狠的一脚把许馥踢到一边,并且恶狠狠的对着许馥说道。

  而许馥本就不好的身体被莫北寒的一脚踢的感觉半条命差点没了。

  “许馥,从现在开始,你活着只是为了赎罪,你杀了凝霜,你以后都是为了赎罪而活着明白了吗…”莫北寒的话还没说完,而许馥心里则是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从明天开始,你就不是高高在上的许家大小姐了,你就是个犯人,你的学历,你的高傲,你的自尊,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你的地位,什么都没了,你就是个犯人。”而这个时候的许馥露出来了少有的坚强的眼神。

  “莫北寒,无论你做什么,人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只不过莫北寒最讨厌许馥这样坚强的样子。直接走上去一巴掌把许馥打的直接差点昏迷过去,你问为什么没昏迷过去,因为莫北寒一桶凉水。

  “许馥,听着你父母说给你的最后的话吧。”莫北寒看着浑身湿漉漉并且已经被自己折腾的没了半条命的许馥没有一点的怜悯,甚至还有快感,而许馥只知道自己现在很难受,浑身都疼,只不过那电话出来的话,比身体更疼。

  “以后,别回来许家了,我们许家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个逆女。”说着直接挂了电话,许父对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这样无情呢,因为莫北寒,要是莫北寒想弄垮许家,虽然会费很大的力气,不过也是可以做到的,而许馥跟许家一比则是微不足道。

  “带下去,关进监狱,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让我看见她。让她在监狱为自己赎罪。”而许馥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力气反驳了,因为现在的许馥身体,心灵上面,都是伤。

  “莫北寒,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原来你这么恨我。”许馥强忍着身体的伤痛对着莫北寒说道。可是莫北寒却对许馥没有丝毫的怜悯。

  “你?现在不过是一个杀人犯,杀人犯明白吗。”莫北寒走到许馥的身边,把许馥的下巴狠狠的用手抓住,对着许馥恶狠狠的说道。

  “你不过是不相信我罢了,要是冷凝霜害死我了,恐怕你早就找证据替冷凝霜开脱了吧。这就是差距,爱与不爱的差距。”许馥仿佛是嘲讽着莫北寒,也仿佛是对着莫北寒的发泄。

  “凝霜怎么会害死你,凝霜那么温柔,只有你这种毒妇,才会害死人,因为你蛇蝎心肠,真恶心。”这个时候的莫北寒眼中对着许馥满满的厌恶,没错,就是厌恶,冷凝霜看到莫北寒眼中那赤裸裸毫不掩饰的厌恶以后,许馥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喜欢错了人,喜欢有什么用,人家也不会相信你,也不会爱你。

  “是,她绝对温柔,是你的白月光,我不过就是那该死之人不是吗?”许馥这个时候朱唇清动,嘴边虽然带着血迹,可是那坚毅的眼神告诉着莫北寒。她许馥不怕。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知道我最讨厌你这种坚韧的眼神,会让我觉得,你不服我。”莫北寒这个时候宛如一个魔术师,而许馥就是那魔术师手中的牌罢了。

  “你讨厌不讨厌与我和干,你不是要把我送进监狱赎罪吗,快点把我送进去,我为你的凝霜妹妹赎罪。”许馥这个时候对莫北寒没有一丝的喜欢,只有那滔天的恨意。不过这个时候的许馥还想说什么,不过自己的心脏仿佛告诉着许馥,出事了。

  “怎么了?心脏病犯了?许馥你也太天真的,在我身上用这招,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莫北寒仿佛很了解许馥一样,并且眼中这个时候满满的嘲讽。

  而这个时候的许馥没有挣扎,没有求救,仿佛很平淡的接受了死亡,那么的平静,那么的温柔……

  “馥儿?馥儿?你没事吧,你怎么了,来人快点来看看,她怎么了?”看到许馥这般,莫北寒也慌了,急忙叫大夫来,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许馥很显然,没了声息。

  不过这个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应该死了的许馥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没错就是睁开了眼睛,并且眼睛里满满的茫然,并且在下一秒直接抱头大喊。

  “好疼,头,我的头,好疼啊?”这个样子让莫北寒也摸不到头脑了。而不过一会,许馥就在莫北寒的注视下平静了下来,不过这个时候的许馥很陌生,眼睛里对莫北寒的鄙视,还有疏远,并且许馥这个时候说道。

  “莫北寒,你也不用说什么我是杀人凶手之类的,我是不是杀人凶手我自己最为清楚,不就是牢吗,我做,不过你刚刚打我的,得还给我了吧。”说着在莫北寒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许馥直接一个过肩摔,把莫北寒摔了个半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