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茵庄泽阆 > 第149章 最成功的狗血离间计

我的书架

第149章 最成功的狗血离间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情发生地太快,快得令人没有时间反应,当童娅反应过来的时候,韩茵已经没了踪迹,而地上则是出现了一道很醒目的血痕。

这个地下车库的位置很偏,而且因为是比较庞大的车库,除了出口、进口,已经车库内的监控,进出都是靠着电子控制,根本没有人,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童娅的眼神从那些血痕上拉了回来,看了眼周围,然后默默的避开监控,从一个地方绕了回去,故意穿过食堂附近的卫生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监控下,然后才回到了办公室。

中间迟了几分钟,不过童娅余光看了眼部门的人,似乎没有人注意她,便松了一口气继续自己的事情。

一整天下来,韩茵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童娅心里其实有些担心韩茵会死,毕竟那些社会上的人手段都不差,又碰上这样的大美人,如果死了,那些混混反咬她怎么办?

想着后果,童娅这心里便更加惊慌,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纠结了很久,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如果韩茵死了,那就一了百了,反正她是无辜的,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韩茵没死,被救了,那她也没有办法证明那些抢劫的人和她有关系!

童娅不断地心里暗示,渐渐地便平静下来。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韩茵的事儿居然没有人知道。

庄泽阆以为韩茵还在公司加班,而全静认为韩茵留在tk和庄泽阆回去,便对这件事儿也没有关,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八点,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准备给的惊喜却凉了。

这时候庄泽阆心里头才有些慌,赶忙给全静打了电话才知道韩茵并没有回公司,可是手机上韩茵的定位一直没有变化。

他皱了皱眉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全是未接状态,好不容易接了,对面却铁门开关的声音,而且似乎还喊了探监两个字,庄泽阆还没来得及听清楚手机便传来兹拉的声音便挂了,再打过去便是关机了!

庄泽阆知道有些监狱有干扰器,尤其是在和犯人见面的时候,杜绝犯人传递什么消息。

虽然没有听清楚,可是那喊得探监两个字十分清晰,庄泽阆认为自己不可能听错,他冷冷一笑便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韩茵,你还是背着我去见那个男人,就必须承受我的怒火!”说完,庄泽阆气氛地将那一桌子美味佳肴全部挥了。

而此刻的监狱内,还真的有人探监彭凯,不过这个人当然不是韩茵,而是童娅。

当彭凯出现的那刻,童娅只是表示认错人就直接离开,离开后,便将韩茵的手机踩碎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

手机毁了,按照在里头的跟踪器也随即消失了,而此时正在耍游戏的kill,电脑弹出了一条提示:跟踪器已毁。而这个提示意味着手机损坏,他想着要不要将事儿给boss报备,可转念一想,这跟踪器是链接在庄泽阆手机,便继续玩游戏。

事情便是这样在自以为的状态下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一天又过去了,韩茵还是没有回家,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以及没有任何幸好的定位图,庄泽阆的怒意达到了最大值,而这个时候全静也一天没有再见到韩茵,心里头已经起了疑问。

于是在下班之后便联系了丘戈询问韩茵的消息,可丘戈的却告诉她韩茵和庄泽阆闹别扭,这让她更加担忧,赶忙联系了贝雪。

贝雪听闻这件事什么也没有说便让保护自己的卫队去寻找,连夜去了庄泽阆屋子却扑了空,最后在一家高档的夜店中,从一堆女人之间把庄泽阆拉了出来。

“松开,你凭什么管我,别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在y国为所欲为!”庄泽阆一身酒气,双眼通红,眼里头清明一片,看得见是没醉。

“庄泽阆,我不管你和茵茵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告诉你,要是韩茵出了什么事儿,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再也得不到她!”

“呵!”庄泽阆冷笑,“走吧,带她走,让她嫁给你那个什么堂兄得了!”

“我掏心掏肺地对她好,她还说什么一辈子不欺骗,可到头来我却像个傻子一样被她刷得团团转!”庄泽阆看着贝雪嗤笑,“我得到了什么,你告诉我得到了什么,我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可她倒好,对那个家暴的前夫念念不忘,甚至都忘了我们以前的纪念日!”

“我瞪了她一夜,可她却在那个监狱陪了那个贱男人一夜!”

啪——

重重的一记耳光甩在庄泽阆的脸上。

“庄泽阆,茵茵从来没有变过,是你变了,我现在很后悔给你们两个人牵线!”说完贝雪便离开了。

这个时候丘戈风尘仆仆赶来,看到自家boss脸上那硕大的手指印,再联想刚才离开的贝雪,瞬间明白了什么。

“boss,你的脸”

庄泽阆瞪了一眼丘戈,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就要回到包厢。

“boss,韩小姐失踪了。”

庄泽阆身子一顿,慢慢地转过身,满脸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

“boss”丘戈见庄泽阆忽然的脸色苍被吓到了,赶忙扶住,“你放心,全静一早就报警立案,贝雪也去找了,一定能找到的。”

庄泽阆忽然想到了前天的电话:“监狱呢,韩茵去过监狱!”

丘戈摇了摇头:“全静报警前将韩小姐去过的地方都去过了,监狱那边也说从来没见过韩小姐,所以不可能”

庄泽阆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嘴唇甚至都发紫了。

“boss,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庄泽阆笑了几声,猛地推开他朝外头跑去,可刚跑了几下,酒劲儿就上来,一个趔趄就撞在了一旁的大花瓶上。

“boss!”丘戈赶紧冲上去却被庄泽阆推开了。

“我居然因为吃醋,错过了最关键的一天!”庄泽阆看着地面,泪水模糊了双眼,“我该怎么弥补,是我推开了她”

庄泽阆抬起头,第一次这么地失神落魄,他推开丘戈,再一次跑了出去
sitemap